亚心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index_today!
!index_yesterday!
!index_posts!
!index_members!
搜索
楼主: 一六一八

公益活动【天山云关爱抗战老兵】铭记历史 今天向新疆老兵致敬!!!(直播中)

[复制链接]

497

主题

4310

帖子

4283

积分

管理员

Rank: 80Rank: 80Rank: 80Rank: 80Rank: 80

 楼主| 发表于 2015-8-2 12:54 | 显示全部楼层
       1937年底,任铮和同学们乘火车从郑州到武汉汉口的训练大队,为了尽快学以致用,学员们不分昼夜学习密码、密语、发报。随着战火四处蔓延,学员们不断搬家,先后搬到过湖南长沙的中正路、湖南洞庭湖旁的南县。1938年夏天,学员们又转移到湖南东部的醴陵,训练大队的教官都是黄埔军校5、6期毕业的,任铮还记得当时的大队长叫沈蕴存,中队长姓陈,还有一个队长叫李荣。

       学习了一年的无线电知识后,任铮于1938年毕业,这时候,训练大队已经搬到湖南的常德,任铮被分到设在湖南南县的“长沙防空司令部”电台工作,从那时开始,无线电台成为任铮坚守的抗日阵地,“嘀嗒嘀嗒”的电码,是任铮最亲切而熟悉的声音。

       随着战事变化,任铮又辗转桂林、重庆的“防空司令部”,这个司令部驻地在四川广安县城的图书馆里面,任铮记得,对面就是杨森公馆。

       “那时候,电台的工作特别重要,比方说,我们接到日军飞机的飞行信号后,立即把电报准确发到指挥部,指挥部根据信号攻打敌机,所有的命令下达,如何应对,让哪个部队出击,都要通过电台发出去,这关系着战争的胜败。”任铮说,当时,他所在司令部有三四个报务员,深感责任重大,最担心的就是电报没有及时发出,贻误军情。

        随着战事对通讯技能的要求越来越高,1939年,任铮考上了黄埔军校第17期设在贵阳的通讯兵科独立第三大队,在这里,任铮又进一步学习了通讯知识。1941年,任铮毕业后,被分配到国民革命军昆明行营通讯指挥部。

          远征撤退 踏向“魔鬼之居”

       1942年3月8日,日军攻占了缅甸的首都仰光,切断了中国当时最重要的国际运输线路——滇缅公路,威逼印度和中国的大西南。为了保卫滇缅公路,中国抽调了10万名精兵组成远征军奔赴缅甸抗日,任铮就是这10万名战士当中的一员。

        那一年,任铮被派到中国远征军第一路司令长官罗卓英部任电台台长,上尉军衔。司令部在缅甸缅甸中部城镇眉苗(Maymyo)。

       回想远征缅甸,任铮说,当时,远征军都是坐着大卡车从中国到缅甸的,车白天黑夜都在开,不记得开了多少天,只记得到了目的地,看到了大象。

       在缅甸,任铮所在的电台主要负责和中国远征军第五军联系,当时,杜聿明是中国远征军第一路副司令长官兼第五军军长。

2.jpg

       中国远征军在缅甸浴血奋战,屡挫敌锋,使日军受到沉重的打击。但后来因为盟军配合不力,战斗失利,远征军陷入腹背受敌的危险境地,不得不撤退。可日军欲置远征军于死地,切断了远征军的归国通道。远征军的将士们跟随杜聿明将军选择了一条无比凶险的回归之路——穿越一片叫做野人山的原始森林回到国境。

       对于这条可以回到祖国的撤退之路,任铮说,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虽然,他听到了很多“进野人山必死”的传言,但野人山到底有可怕,在没有进入之前,他毫无概念。

        “记得,在缅甸的曼德勒(曼德勒是缅甸中部偏北的内陆城市),我们接到命令,把重型武器装配全部就地销毁,包括我们的电台,那些装备全部被浇上了汽油,火焰燃得老高。”任铮说,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减轻负重并阻断日军的追赶。

        滇缅抗战史专家戈叔亚撰文说到部队进入野人山之前的情况:“5月中旬,部队到达曼德勒以北500多公里一个村庄,就再也没公路了。军长下令把重型装备全部集中销毁,原来乘坐车辆的1500名重伤病员就地安置。”


点评

这一千五百名伤员就是现在还滞留在缅甸,七十年来没有回国的抗战老兵。  发表于 2015-10-30 22:1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97

主题

4310

帖子

4283

积分

管理员

Rank: 80Rank: 80Rank: 80Rank: 80Rank: 80

 楼主| 发表于 2015-8-2 13:02 | 显示全部楼层
        目前身在安徽合肥的原第五军新22师卫生兵刘桂英向《瞭望东方周刊》回忆撤退野人山时说:“有军官把1500个伤兵集中起来问他们,现在我们无路可走了,你们跟我们走也是死路一条,你们自己想个法子处理吧。后来伤兵讲,你留一点汽油,你们走吧!” “看到那么多伤兵自焚而死,我们爬在地上哭起来。”刘桂英说,“是哭他们,也是哭我们,谁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下来。”

       邱仲岳将军在《抗战时期滇印缅作战(二)——一个老兵的亲身经历》中写道:“……(一九四二年五月)十四日黄昏时分,第五军军部与第六十五团(新二十二师所部)主力到达莫的林(Mode)宿营,军直属部队及各部队伤患一千五百余人进驻莫的林东南边的村子里……5月16日,第5军主力纵队徒步出发,伤病员及辎重全部留在莫的林,或为战伤或因重病不能跟随部队长途跋涉的一千五百余中华儿女,咸以生为中国人,死为中华鬼的志节,宁为烈士死,不做降俘生的决心,慨然于5月21日凌晨一时引火自焚,含恨而终!

       所谓“死路一条”的前路,位于缅甸密支那以北胡康河谷一带的原始森林,位于中印缅交界处,方圆近300公里,遮天蔽日、野兽触摸,瘴气弥漫,缅语意为“魔鬼之居”,因曾有野人出没,而又被当地人称为“野人山”。穿越这片原始森林前往中缅边境,直线距离为138公里。

            3.jpg

       “在进入野人山之前,我的一位要从印度撤退的好朋友李国栋告诉我,野人山特别凶险,他送给了我几盒火柴、两双胶底鞋、一件雨衣。我的一位同学送给了我治疗感染、发烧、恶性疟疾等疾病的药品,我把一支手枪送给了他。”任铮说,后来看来,就是这些珍贵的物品救了命。

        据抗战史专家戈叔亚考证:中国远征军第五军军部、新编第二十二师、第九十六师约4万多人,在远征军副司令杜聿明率领下,途经野人山撤退。

        就差一步 我的勤务兵没跟上来

      “刚进山的时候,还有工兵在前面开路,我们跟在后面走,原始森林的树高得很,树叶又大又密,阳光都照不进来,白天跟晚上一样,潮湿、闷热地透不过气,我们几乎都穿着草鞋,没人戴手表,我手里有个指北针,我身后还带着四个通讯兵。”任铮回忆说。

       据史料记载,1942年5月的野人山,闷热难熬。从未受过野外生存与丛林作战训练的远征军官兵,只能靠着几张并不准确的地图和少数指北针,摸索前进。

       对于时年23岁的任铮来说,发现队伍慢慢溃散的时候,他已感到不安。“我们进山没几天,就开始下大雨,雨像石子一样砸在身上,我立即穿上了雨衣,雨太大了,雨衣都穿透了,不一会就在地上积成一片水洼地,有些地方开始爆发山洪。”任铮说,很快,工兵也没法开路了,起初,队伍齐整地在原始森林里穿行,后来,人越走越散。

       缅甸的雨季从每年5月中旬开始,至10月结束,这期间,野人山终日笼罩在倾盆大雨中,雷电闪过,“魔鬼之居”的魔鬼开始苏醒。

       1942年5月13日,就在杜聿明向担任断后任务的第九十六师发出“自行突围”的命令后不久,一直跟随他前进的军部发报员不慎坠崖身亡,唯一的电台损毁。进入野人山的远征军官兵,从此与外界失去了一切联系。

        眼看,进山时带的粮食越来越少,一股不安的情绪开始在官兵中蔓延,随着热带丛林的雨季到来,山间的小涧也变成了汹涌的河流,整个队伍在没完没了的暴雨中慢慢溃散。“在行走的过程中,一不小心就会丧命。”任铮回忆说,一路下来,他看到身边的好多战友滑进河里就没起来。

       死亡一步步逼近行进中的中国远征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97

主题

4310

帖子

4283

积分

管理员

Rank: 80Rank: 80Rank: 80Rank: 80Rank: 80

 楼主| 发表于 2015-8-2 13:14 | 显示全部楼层
       任铮回忆说,身为电台台长,原本,他身边还带着四个通讯兵,但走着走着,有病死的,有滑进沼泽地的、有被山洪淹死的,最后只剩下一个兵,他们只能一路朝着北走,往祖国的方向前进。“他是我的勤务兵,我的毕业证、黄埔军校的通讯录、电码本都在他那,他帮我背着行李,他是四川人,特别能干,人也特别好,就差一步,就差一步他就跟上我了……” 说到这时,任铮突然忍不住哽咽,眼泪夺眶而出,那是多年来,任铮最不愿意回忆的一幕。

       当时,他们在大雨中过一个窄窄的木桥,任铮刚刚过了桥,正等着他的勤务兵过桥时,这时,工兵团赶来拆桥,以阻断日军的追击,任铮恳求工兵团等等,等他的勤务兵过来再拆,但军令如山,他们必须在3分钟之内拆桥,分分钟时间,木桥解体,随着翻滚的激流迅速消失……

       眼睁睁的看着桥没了,在悲伤和恍惚中,任铮远远地泪别他的勤务兵,心如刀割——他背着行李,无助地站在那里,向任铮挥手道别。“没吃、没喝、又没药,他过不来就是死啊!”任铮泣不成声。

       在最后活着走出野人山的官兵之中,任铮经过多方查找,也没有找到他的勤务兵。

       4.jpg

      一觉醒来 发现他们都死了

       泪别了他的勤务兵,任铮悲伤难平,只剩下他一个人独行,渴了喝雨水,饿了吃些野果野草,但那些东西很难消化,又饿又累,疲惫不堪。

       任铮不知道,更大困难还在后面,野人山由于不见天日、阴霾潮湿、腐烂气息令人窒息、漫山遍野的蜈蚣、蚂蝗、蛇、以及一些叫不出名字的毒虫到处肆虐着,完全不适合人类生存,方圆数百里都是无人区。

        最厉害的是蚂蟥,“那个蚂蝗比中国的蚂蝗大好多,大拇指那么大,吸了血,有手掌那么长,手腕那么粗,它咬到你,你根本不知道。” 任铮说着拍了拍了自己的右腿,行军休息途中,任铮发现自己的腿上鼓起来好几个大包,每个包都露出一节蚂蝗尾巴,才知道是蚂蝗钻进去了,任铮拼命拽,只拽断了一小节,这时,沿路行军的战士告诉他,蚂蝗钻进肉里是拔不出来的,要用力拍蚂蝗叮咬的部分以及外露的身体,这一拍,拍出来七、八条,全都吸饱了血出来了,每条都有两根食指那么粗,任铮说,至今为止,他腿上被蚂蝗钻过的地方都没反应(麻木)。

       热带雨林的虫子是能吃人的。任铮看到,沿路有很多走不动的官兵,躺在泥水里,瞬间就被蚂蝗和毒虫包围。一路上,任铮看到了太多将士们的尸体,还看到有病倒的将士自杀的,也许,这对于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他们来说,这也是种解脱。

        “在野人山那种环境下,心理承受能力确实是到了极限了。”任铮说,沿路看到太多尸体,那种惨状没法形容,他已经不记得自己在山里走了多少天,只是一路朝着北走,走着走着,任铮在一片山谷里看到了房屋,原来,那里是中国的华侨,他们在深山里采玉,他们力劝任铮留下来和他们一起采玉,因为再往里走,就是死路一条。

        “我是一名军人,我必须遵从军令回到祖国。”任铮说,当时,就是这个强烈的信念在支配着他,临行前,华侨送给任铮一些干粮、铁锅、火柴、以及一块像成年鸽子一般大小的红玉。

         依然不知道在深山里走了多久,当最后一点粮食吃完后,任铮只能吃野草充饥。任铮说,之后啥也吃不下,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他不得不扔掉了那块在当时看来价值连城的红玉,走着走着,任铮开始发烧、上吐下泻,拉出来的都是黑水,他知道,自己得了恶性疟疾,行军途中,很多战士都是得了这种病死的。

      “不到迫不得已,我是舍不得吃那几片救命药的,那时候,我真得感觉自己快死了,眼前就是一片白雾。任铮用树叶舀了一点雨水,吃下药片,极度疲惫之下,任铮看到一个用芭蕉叶搭建的小木棚子,在雨林里,找一块能遮挡雨水的地方很不容易,任铮使出浑身力气爬上棚子,此时,看到上面已经躺了三、四个战士,看起来都在睡觉,极度疲惫的任铮倒下就睡。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还活着,我看他们都没动,不对啊,好多大虫子在往他们身上爬,再看脸,青灰色,还有黑斑,原来,他们已经死了……”任铮说。

       人命还不如一根草,那一刻,他并不感到恐惧,沿途看到太多战士们的尸体,有些被蚂蝗吸血、蚂蚁啃噬、大雨侵蚀后,数小时后就变化了白骨,此刻,对于任铮来说,最大的恐惧是:怎么活下去?

        脚趾头插进石头缝 翻越高山迈向国境

       暴雨、饥饿、沼泽、毒虫、死亡、深陷野人山的任铮感到前路绝望。

       杜聿明曾在回忆录《中国远征军入缅对日作战述略》中写到野人山撤退:“……洪水汹涌,既不能徒涉,也无法架桥摆渡,我工兵扎制的无数木筏皆被洪水冲走,有的连人也冲没……蚂蝗叮咬,破伤风病随之而来,疟疾、回归热以及其他传染病也大为流行……官兵死亡累累,前后相继,沿途尸骨遍野,惨绝人寰。”

       野人山的生水是不能喝的,喝了就会死,但对于极度饥饿、且没有原始丛林生存经验的中国远征军来说,饥不择食,很多战士在喝了野人山的生水后腹泻、呕吐,直到倒下,再没有爬起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97

主题

4310

帖子

4283

积分

管理员

Rank: 80Rank: 80Rank: 80Rank: 80Rank: 80

 楼主| 发表于 2015-8-2 13:1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路走来,尸体遍地,每具尸体上都是成群结队、大得出奇的虫子。”任铮说,有一天,终于不下雨了,很难得的看到了太阳,他走到一个河谷边,躺在一块大石头上休息,不知不觉睡了过去,一觉醒来,突然发现自己的左腿泡在水里,整个左腿泡涨了,肿了好大一圈,“太累了,睡着的时候,腿荡到了水里都不知道。”任铮说,至今为止,他的左腿常常感到麻木。

        在艰难的跋涉中,同乡送他的胶底鞋全都走得破烂不堪,直到走没了,最后,任铮只能光脚前行。

       顺着指北针,任铮开始翻越一座高山,“那山很陡,我把脚趾头插到石头缝里,一步一步往上爬的,退路就是死,我只能前进。”任铮说,越往上爬越冷,他后来才知道,翻越的那个山叫——高黎贡山,他的脚已经迈到了国境。

5.jpg

       高黎贡山位于云南西部怒江大峡谷,坐落于怒江西岸,是横断山脉中最西部的山脉,北连青藏高原,平均海拔3500米,是中缅边境上的一道天然屏障,然而,高黎贡山的山顶常年积雪,由于中国远征军还是夏季装备,缺乏御寒的冬衣,成百上千的远征军在千辛万苦穿越了野人山之后,却在寒冷的高黎贡山被冻死。

        “我用最后的力气爬到山顶的时候,看到了白雪,可我身上,只挂着几缕破布,冻得要命,我不能停,停下来就会冻死。”任铮说,寒夜里,他光着脚在雪地里不知走了多久,突然看到了火光,是从一个洞穴里发出来的光,走进一看,有四、五个战士围坐在一起烤火取暖,他们看到任铮,那种无法言说的表情令任铮终身难忘,和战友们挤在一起烤火的时候,任铮忍不住哭了,“绝处逢生啊!”

        后来,残兵们结伴回到了云南,然而,活着走出野人山的官兵们并不感到欣喜,那些逝去的将士是他们的朋友、同乡,是曾经生死与同的亲密战友。

        1942年8月底,随着第九十六师最后一批残兵翻越高黎贡山,抵达云南剑川,中国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至此结束。根据杜聿明的粗略计算,中国远征军10万人,生还者仅有4万,战斗牺牲有1万多人,也就是说,有4万将士是在撤退途中非战斗牺牲的,他们的尸骨至今还在野人山的丛山峻岭之中。

        “同路的好朋友,好同学都死了,只有我一个人活着回来,我难受啊!”任铮说。

        在云南的兵站,当他把那身穿了几个月、已变成几缕破布的衣服脱下来的时候,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全身都是脓疮和密密麻麻的虱子,在当地治疗了很久,任铮身上的脓疮才勉强愈合。

        翻越野人山留给任铮的,更难治愈的是心理创伤。

        野人山大撤退,导致中国远征军走向惨重的毁灭之路,全程穿越野人山的将士死亡率接近90%,杜聿明本人也承认,这是他一生中最大的错误。

         身体逐渐康复后,任铮被调到“交通部公路总局无线电总台”第二台工作,脱离了军队。先当报务员,后当台长,同时兼任《大公报》电务员,负责收集日本,美国的电讯。

        抗战胜利后,任铮回到重庆通讯兵三团,1949年在重庆起义。

         后来,任铮在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通讯兵学校当教员,1952年转业回河南老家种地,教书,之后在当地成立了“童声豫剧团”。

        1959年,新疆生产兵团到河南招收豫剧团,任铮和他的豫剧团,全团81人被招录到了新疆,定居新疆后,改名为“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政治部童声豫剧团”,任铮担任编剧,他编剧的剧本以弘扬民族文化为艺术宗旨,在整理和改变传统戏、新编历史剧、创作现代戏等方面做出了巨大成绩,连文革期间还在演出他编的剧本,豫剧团后更名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豫剧团”,任铮一直在豫剧团工作,直到退休。

         如今,晚年的任铮住在儿子家,他极少向人提起那段抗战经历,哪怕是儿子。

         “这些年,我一闭上眼睛,就看到野人山了,我的勤务兵,多好的小伙子,我是踩着他们的命活出来的……”七十多年来,这一幕在任铮的脑海里反复上演,战争的残酷记忆在他的心里挥之不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44

主题

8763

帖子

5242

积分

等级:11级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发表于 2015-8-2 13:50 | 显示全部楼层
向老兵致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94

主题

3133

帖子

1019

积分

等级:6级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5-8-2 14:01 | 显示全部楼层
向老兵致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37

主题

3039

帖子

926

积分

等级:6级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5-8-2 14:03 | 显示全部楼层
致敬 老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460

主题

9320

帖子

8192

积分

等级:13级

Rank: 16

发表于 2015-8-2 14:05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0

主题

2643

帖子

1263

积分

等级:7级

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

发表于 2015-8-2 14:09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兵 致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6

主题

1881

帖子

817

积分

等级:5级

淫者

Rank: 6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5-8-2 14:16 | 显示全部楼层
还原历史
做一个有思想的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亚心论坛 ( 新ICP备09005267号 )

GMT+8, 2017-8-23 08:25 , Processed in 0.087010 second(s), 3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