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心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index_today!
!index_yesterday!
!index_posts!
!index_members!
搜索
查看: 32390|回复: 139

随笔畅想徒步•手记(I)

[复制链接]

75

主题

493

帖子

525

积分

等级:4级

Rank: 4

发表于 2017-4-27 16: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水磨沟”.首次户外体验】相比精彩的户外,我的生活只能用枯燥和烦燥来形容,整天都是没完没了的材料和文件,烦的要死,我的性格又有点二,一到周末我就把手机关了,虽然领导不喜欢,可我不管,不然一准会有电话来让报(或要)这个或那个材料,且一般都是必须或马上,没有半点缓行的余地,多是意味着加班,所以,干脆一关了之,手机没电了,有事周一再说。
    能接触到户外徒步全有赖于“星星”的引领,“星星”是我同事,在单位算是能合得来的少数几个人之一,我们不在一个部门,可有闲的时候,我总喜欢跑到她们办公室聊天。
    “星星”见我平时没什么爱好,天天都是整材料,整的暮气沉沉,说了好几次让我跟她去徒步,换换心情,而我对户外和徒步还没有什么概念,所以并不是很在意,只是口头敷衍着答应了,一忙起来也就忘了。
    “星星”很喜欢和热衷户外活动,算是个老户外了,每隔一段时间她都要出去走走。告诉我最近有个“水磨沟”的活动,一起去吧,终于架不住她多次的邀请,我答应去参加体验一下。
    首次户外徒步,什么也不懂,什么也没有,问“星星”,回答是什么都不用管,由她来准备,她会向别人再借套“装备”,什么“装备”,都有什么,我也不清楚,反正走路我知道,应该没问题。
    活动险些流产,因为某些事情,原先报名参加活动的人纷纷取消了出行的计划,到活动当天,算上“星星”,报名的人只剩下三个人,活动发起人想取消活动。“星星”却坚持要走,她也没有瞒我,实话相告,说我若去,活动就能成行,我若不去,活动就可能取消,很希望我参加,她真的想出去走走,若就此放弃,太可惜了,我当然是去了,不管是不是凑数,这是个难得的机会,觉得也没有什么可怕的,也的确想出去走走和体验一下什么是徒步和徒步的感觉。
    因为人少,租车也免了,我们四人直接坐的线路车,到了终点站,给开车师傅商量了一下,加了几块钱,又把我们送到了出发点,整个行程都显得很恬静,虽然没有人多的热闹,但一点也没有无趣的感觉,空气很清新,视野很宽阔,就像手机没有信号一样,烦心的事也忽然少了,出来走走的心情果然不错。“星星”给我借的“装备”原来是背包、睡袋和睡垫,出发前,我们商量好,吃的重的都由我背,衣服和轻的她来背,其实不用商量,也是责无旁贷。第一次走,就是纯纯的体验,没有什么想法和概念,只管跟着带头的(领队)走,说休息就休息,说走那就走,其它一概不知道,也不懂,也不知道问什么,就是很新奇的感觉。
    “水磨沟”是一个山谷,谷中有河流出,应该是库河的上游,据说是因山谷附近有个“水磨”而得名,但我并没看到什么“水磨”。“水磨沟”谷口和往里三五公里的左侧山坡上,有泥土建的牧屋,牧民大都是冬去春来,我们这次来的时候,基本都是人去屋空;山谷底部比较窄,百米左右的宽度,小河从中一分为二,有牧道清晰可寻,河两岸地势较为平坦,沿河岸生长有不多的苦杨、稠李、野果树等树种,其中以苦杨较多,其它较少,两边山坡多为灌木,坡势入谷先缓后陡,牧道也是先宽后窄,越往里走,越多巨石危崖,大有幽谷之感。时值深秋,牧民大都已经外撤搬走,虽然牧印清晰、车辙有痕(摩托车)、处处牛羊粪便,却是山野无踪,唯有我们一行四人的身影和声音,荡漾在“水磨沟”已渐清凉的山涧和林间。
    带头的人说“水磨沟”的深处有一条漂亮的瀑布,那就是我们此行的计划和目的地。我并没有什么憧憬,只是跟着走,也着实出了一身汗,幸好平时都是骑车上下班,体能还有一些,没有累的太难看。一直跟着走,不知道走到哪里了,也不知道走了多远,只知道走到一处河两边都没有路了,我们便停了下来,跟着带头的人四下打探,我又爬到旁边的山坡上观察了一下附近的地形,前面没有路了,带头的人告诉我们走不到瀑布了,决定就地扎营,于是我们就在河岸旁的高地上找了块平坦的地方扎营。虽然走的很尽兴,但心里还是有些为没有见到瀑布而觉的有点可惜。
    晚饭算是小有口福,营地的旁边竟然有刚长的蘑菇,我不认得,但他们认得,说是可以吃,于是当晚我们就吃上了超新鲜炒蘑菇和稀辣蛋拌面(不过对不熟悉菌类(野生蘑菇)的人还是不建议采食,野外食物中毒是一件相当危险的事)。饭后,天色还没有完全的黑下来,附近的断木干柴很多,我们就点了一堆篝火,围坐着闲聊,听着他们三人讲着徒步中经历的各种趣事,蛮有趣的,可惜我是初次体验,没什么可插嘴的地方,只有听着的份。不知不觉天就黑了,黑暗中,河水发出的流淌声像风声像涛声,满天的星星也特别的清楚,而那红彤彤的篝火,就像是这暗夜里一点星光的点缀,好看,也别致。
    晚上我和“星星”睡一个帐蓬,第一次睡帐蓬,虽然都是穿着衣服睡,还是有点别扭,总觉的不习惯,“星星”说这叫“混帐”,在户外很常见,不过大都是男男或女女混帐,特别熟悉或是一家人才会“异混”。哦,原来如此,没聊几句,我就进入了梦乡,走了一天,说不累那是假的,何况第一次这样走,还背着好多东西,疲乏是自然的事情。
    第二天,我们睡到自然醒才起,真是一种无牵挂的感觉,吃完早饭,开始收拾东西,我还不会装包,主要都是“星星”操作,我在旁边协助,等收拾好,我们又把跟前的垃圾捡拾了一下,能烧的烧,不能烧的就装塑料袋里带走,等垃圾烧完灭了火,我们又顺着原路返回。回来的路上,比起来时候轻松了许多,但也少了很多来时的乐趣。
    这次体验,感觉不错,很有意思,有点探险的感觉。还知道了户外也如网上,没有多少人会用真名,也会有个类似网名的昵称,大家相见都以“网名”互称,不该问的不问,不想说的不说,团结互助,快乐为主。
   “水磨沟”回来我便有了买“装备”的想法,就让克市的朋友“巴依”从鸟市替我买了一套装备。只是没想到,竟然一放就是三年,才得以见光。

点评

继续写啊  发表于 2017-5-23 08:09
http://www.tai2.cn也迷里论坛-欢迎您!

17

主题

171

帖子

156

积分

等级:3级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7-5-8 22:31 | 显示全部楼层
em-野鹰 发表于 2017-5-8 16:25
补充一:一路上我们都在最后,难得没有收队吗,有,收队很忙,也在收人,还在双背,根本顾不上我们,其 ...

户外不少人有个错误观念:烧垃圾比抛弃垃圾好。
实际上,烧垃圾是比抛弃垃圾更为不环保的行为。你以为烧掉了,看不见了,实际上全部扩散到了大气中。尤其是在高山、冰川附近,会加速冰川的融化。当今全球性环境难题,是如何减缓全球天气变暖,减少排放是首要措施。
目前关于环保的最高标准是LNT,其核心思想之一:垃圾不要分降解还是不降解,一律带走所有垃圾。仅有的例外,粪便可以掩埋处置。
你已经做得不错了,希望做得更好!以上内容供参考!

点评

谢谢獬老师的关注,是的,也有看LNT法则,也意识到了烧垃圾不是个好的解决办法,也在努力做到“除了脚印和粪便”什么都不留下;但也只能努力从自己做起,做好自己的那一份,没有办法改变烧垃圾和乱扔垃圾的现象,除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5-9 16:51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493

帖子

525

积分

等级:4级

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17-4-27 16:43 | 显示全部楼层
    【“水磨沟”.二次户外体验】还是“水磨沟”,“星星”不忍看我整天埋没在没完没了的材料之中,初冬,再次邀请我到户外去呼吸一下自由和新鲜的空气。而我那等了三年的装备,也终于有机会见光了。
    与三年前的初次户外体验相比,这次略有所不同,我不再是“清徒”了,有自己的“装备”,但户外知识和经验还是“零”的状态,所有的经验和能力也仅局限于喜欢“爬山”的爱好范围。
    这次徒步的人数比上次要多一些,算上我,十个人。除了星星和一个经常见的“老哥”(真没看出来这位老哥也会徒步,更没想到人家还徒的挺历害),其他人都不认识,所以一路上也没什么话,只是埋头跟着走,虽然是第二次来“水磨沟”,但因为季节的不同,风景的不同,同行的人不同,还是一样的新奇,这次我把单位给我专配的单卡相机带上了,虽然水平不行,也还是忍不住“拍”的冲动,眼里全是风景啊,心想,再怎么拍不好,多拍几张也总会有一两张可取的,事实证明确是如此。
    我们并没有走多远,就扎营了。过了两条可以跳过去的小河,走了四五公里左右,就到了扎营的地方,旁边有个牧民的空房子,里面有个土炕,虽然没有门窗,但比起外面的雪地还是暖和和干爽多了,他们商量了一下,决定在房子里过夜,以大通铺形式,依次在炕上排着铺好床铺(防潮垫、睡垫和睡袋),男女各一侧,窗户用滚的大雪球堵上,则以地席挂起作“门帘”当“门”,就这样,算是布置好“营地”,我还可惜帐蓬没用上,事后证明幸亏没用。
    我没有参与营地的布置,而是忙着在雪地里找寻和扒拉可点火用的干树枝,帮忙找些柴禾生火,需要赶快点一堆篝火来取暖和拷湿鞋湿袜。干柴禾还真有点不太好找,雪太深,都被埋起来了,只好从树上和倒下还没有完全被雪埋起来的树杆上撇一些干树枝,碰能拖动的树干干脆就拖到篝火旁,若是不带上手套,手一会就会被雪沾满并冻木。我的鞋是从军品店买的类似户外的休闲鞋,保暖和防水性都是没法与正规户外鞋相比的,也没有雪套,到营地的时候,鞋和袜子还有半截裤子都湿的可以拧出水来。走时还不觉,一停下来,凉风一吹,浑身发冷,恨不得马上钻到睡袋里,而且由于身体原因,冬天特别怕冷,很幸运,我们没有在外面雪地扎营。
    扎营后,大家不用刻意去安排,就自觉分工,布置营地的布置营地、找柴禾的找柴禾、加火的加火、准备晚饭的准备晚饭,闲着的很少。以为点了火,吃了饭,很快就可以睡觉了,可一看大家的样子和架式,好像早睡不了。晚饭并不是各吃各的,而是集中一起共享,单调的食谱立即就变的丰富,不怎么样的胃口也一下被调动起来,那种氛围相当地不错,会让人有一种被融入的感觉,也能很快消除大家的陌生感和距离感,如果再喝上一杯,那效果就更好了。说到酒,酒就来了,我倒不是完全不喝酒,平时也喝点啤酒,但白酒基本是不沾的,没想到这次出来还要喝酒,本想拒绝,刚说了句不能喝,就被封堵了,一是被大家的热情,初次相见之类,虽是客气却也不好反驳,二是被户外驱寒解乏的必须,觉得的确有些道理,三是竟然有人过生日,这要算是祝福的酒,你说喝还是不喝,真的没法推却了,终还是喝了两杯,好在“星星”知道我不能喝,大家也就没有过多的相劝,随意好了。不过喝了酒,还真的不觉的冷了。
    当晚,所有的食物都是最好的美食,不管看起来还是吃起来,都是一个香,再加上酒精的烘托,一顿平常的晚饭,也被神奇地变成一次特别的热闹的难忘的聚餐,“水磨沟”的雪夜也被变的不平静。
    饭后,我们又到房外围着篝火一边聊天,一边烤着湿鞋、湿袜子、还烤了洋芋,不过是埋在火堆里,香不香,我不太清楚,因为没抢上,但见吃上的都直竖大拇指;我们还燃放了烟花,大家站成一排,抓着长条花炮的一端斜上举着手,就听“哧~~洞踏~洞踏~洞踏~”,黑黑的夜一下子被渲染的五彩缤纷,这是我这辈子放过的最美最漂亮的烟花。夜半忽然下起雪,没有风,雪片轻飘飘地落在我们的四周,雪夜赏雪,在火光和头灯的照射下,雪花美极了,成了我们片片中的点缀,而我们,也成了它片片里的点缀。
    在别人都正玩的尽兴的时候,我不觉地打了个哈欠,困乏的感觉油然而生,我也没有吭气,就转身进了牧屋,也不用怎么脱衣服就麻利地上炕钻进了我心爱的睡袋,这可是它的第一次,我要倍加珍惜。虽然有篝火,虽然也烤了,可袜子和鞋还是湿的(没经验),也没有替换的(没想到),鞋只能湿着扔在炕边,明天再湿着穿上,袜子却不能乱扔,又怕把睡袋弄湿了,于是我把它压在屁股部位的睡垫之下,希望能用一夜的体温把它暖干(笨蛋!),可惜微薄的体温,只能在寒夜里勉强地维系住一点点的暖和,第二天起来,袜子还是潮乎乎的。
    本以为会一觉睡到天亮,那想完全不是这么回事。首先,晚上睡前喝水太多,半夜被尿憋醒,房里有一盏昏暗的小灯,并不用摸黑起床,但就是不想起来,冷的不想出睡袋倒是其次,关键是有点害怕,害怕外面有个狼啊啥的,外面黑呼呼的夜实在有点吓人,所以就努力忍着,希望能够很快天亮,哪知夜晚却漫长的像极夜,一眼望不到头。
    天没亮,我实在憋不住了,外面有啥都得出去一下,被逼着鼓起莫大的勇气从睡袋里爬出,两边的人都睡的跟猪一样香,真佩服这些人,乍就能一晚上不解手呢,要是有个伴多好。挡门的“门帘”下面压了个大石头,要出去得先把大石头搬开,我正弯腰搬着石头,就听身后忽然有人大吼了一嗓子“去!”,大概是听到“门帘”发出的沙沙声,以为有啥进来;怕吵着了大家,我赶忙低声说“是我!出去解手。”,“哦,还以为是狼呢” 就听有人含糊地说了句,然后再没下文了。原来不止我一人想外面会有狼,至于是谁吼的那一嗓子我也不知道,第二天也忘了问。
    解了手,以为就可以舒坦地睡到天亮了,那知新问题又来了,有人打呼噜,声音不是很大,是非常大。可能前面是尿憋转移了注意力,现在不行了,我的天,吵死了,打呼噜的和我隔了三四个人,还像在耳边一样,吵的没办法睡。翻过来覆过去,睡袋蒙着头,双手捂着耳,都不行,那强力的声音硬生生地穿透耳膜,我甚至坐起来不打算睡了,坐到天亮算了,可看看其他人睡的这么香,不睡是不是有点sb了,我更佩服这些睡着的人了,这么大的呼噜声,竟然还能睡着,尤其那个睡在打呼噜的旁边的那个,就算喝了酒也不至于一点干扰都没有吧,可就是一点干扰都没有。在我快要绝望的时候,手无意中碰到了头顶的衣服,抬头一看,心中一喜,有了,试试这个!伸手从衣服里揪出两个布条,揉吧揉吧弄成两个小团团塞到耳朵里,有用,声音小多了,虽然还不算清静,但已经阻隔了很多声音,我再用睡袋蒙住头,声音又小了一些,过了一会我就睡着了。
    感觉还没有怎么睡,天就亮了,还早早地就醒来了,房里静悄悄地,大家都是照着自然醒的模式睡,出来就有这个好处,可以睡个超好的懒觉。我有点躺不住了,尽管穿着保暖衣裤,还是觉得有点冷,中空棉的睡袋根本挡不住这冬天的冷,昨晚要睡外面,估计得冻死,想起来出去加点火取取暖。慢慢地爬起来,穿上潮湿的袜子和冻的硬梆梆的鞋,到外面火堆旁扒拉着看了看,还有火粒,便开始撇些细小的树枝引火,没一会火便燃起来了,冷的身体也有了暖烘烘的感觉,舒服多了,如果再有口热水喝可能就更舒服了,于是又弄了点雪烧水。这时,开始有人起来了,呼噜声好像并没人在意,但冷的不止我一个,至少我知道“星星”冻的比我还历害,原来她也是中空棉的睡袋。
    吃完早饭,收拾好,熄灭篝火,我们又拍了合影,就原路返回了。第二次户外体验结束。
    如果第一次体验是一种“静”的感觉,那么第二次体验就是一种“热”的感觉,尤其那面“挑战自我、融入自然”的队旗,实在令人心生向往,这是一个多么好的团队啊。
    二次体验,也着实让我离户外更进了一步,从“水磨沟”回来,不但加入了本地户外QQ群,还在发布活动的户外网站注册了一个ID,似乎从陌生和有距离一下变成零距离,虽然感觉不错,比第一次体验还好,但我还是不能确定是否已经喜欢上了户外。
http://www.tai2.cn也迷里论坛-欢迎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7

主题

171

帖子

156

积分

等级:3级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7-4-28 19:27 | 显示全部楼层
还在认真写作业的同学,继承了真正的户外精神!

点评

嘿嘿。。。。谢谢。。。我当这是对我最高最好的评价!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5-1 11:2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493

帖子

525

积分

等级:4级

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17-5-1 11:26 | 显示全部楼层
獬豸 发表于 2017-4-28 19:27
还在认真写作业的同学,继承了真正的户外精神! ...

嘿嘿。。。。谢谢。。。我当这是对我最高最好的评价!
http://www.tai2.cn也迷里论坛-欢迎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493

帖子

525

积分

等级:4级

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17-5-1 11:48 | 显示全部楼层
    【“斋桑古道穿越.空中花园”.一次疯狂的正式之旅】初春,脑子正一片混乱,呆望着窗外的残雪,感慨着住院的短短几天,外面已从冰天雪地飞奔着春回大地了,真是“东风许许阳光暖,寒雪深深一夜残,几夜昏沉绿已来,世间不觉又新颜。”。
    适逢家事,心情恶劣,对于户外的活动并没有在意,身体情况也不允许参加,休养了几个月,心情略好,户外群里已在热议端午节的“斋桑古道” 穿越。虽然已经有过两次体验,但对徒步还是没有太强烈的感觉和吸引,所以并不是很想报名,打算再养养身体再说,不想却被几个熟悉的人打乱了计划。
    这几个熟悉的人,有兄弟,有同学,还有发小(没有“星星”,她说这条线有难度,她可能走不了。),也是听了户外的精彩,憧憬不已,非要见识一下,体验一下,呼啦一下子都报了名。这下我有点受不了了,平静的内心变成了激烈的斗争,最后,不管是不放心也好,想凑热闹也好,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也了报名(其实也有借此散散心的目的)。
    虽然听说这条线不太好走,可看到28人的大队伍时,我心里的担心、害怕和不安少了许多,人多不仅力量大,人多胆子也大,有什么可怕的,再说了,总共才35公里,还走三天,那还不轻松的要死。没想到,还真是要死的节奏,不过不是轻松的要死,是累的要死。
    出发前的一晚兴奋或是紧张的睡不着,兴奋,这可是条“大线”啊,与前面两次体验那是不能同日而语的,还没走,就有种“够味”的感觉;紧张,也是因为“大线”,即将新的面临挑战,会不会能什么意外,别的不怕就怕丢人,尤其当着熟悉的人的面,心中,好不忐忑。一晚没睡多少,但还是早早地醒来,换好衣服,装好包,灌好水,看看时间差不多,就迫不及待地赶往集合点,守时,是一种美德,而作为一个新人,更要守时,不为别的,只为那颗早已飞到“斋桑”的心。
    线是好线,就是出发点有点远,百公里左右,可能是本地最远的出发点了。在去往出发点的路上,虽然大家在车上说笑不断,我还是忍不住犯起困来,睡了好几觉才到地方,算是补了补昨晚没睡好的缺。
    出发点在一个边防站的门口,呼呼啦啦从班车上一下子下来这么多人,还大包小包的,把边防站的人一下给搞懵了,顿时紧张起来,差点没把军车开出来,幸好领队及时向站领导(首长)说明了情况,只是普通的户外徒步活动,不会乱走,才算无事。接着,领队就催促着大家赶快整理好自己的背包和其它物品,准备出发,但出发前的合影还是必须的,于是大家又在不断的催促下赶紧聚到一块写着“平安出行”的石头前喀嚓了几张,我们这才算正式地出发。
    出发时的天气很不错,算是风和日丽,大家有说有笑,相当的轻松惬意,我整包整的有点慢,又想拍几张照片,所以走在了最后。刚开始挤在一团的队伍,慢慢地就拉开了距离,有单个的,也有三五成群的,有埋头走路,也有闲聊嬉笑着走的,还有专注于花花草草的,我并不知道这里面很多人都是头一次走,我也不知道这里面有一些人都有走了十年以上。虽然已经是在山地,但并没有什么大起伏的地势,只是一些小而缓的山坡,走到一两公里以后,大家的表情就不全是轻松了,脸上或身上开始有些汗意,我没有完全跟在队伍后面,而是在旁边或前或后,因为这样可以多拍一些队伍的照片。走到第一个需要“爬”的山坡时,大家都有了累的感觉,坡不陡,也不算高,但对于初徒和还没适应的人来说,背着一个十几公斤的包包爬起来也蛮累的;最前面的一些人已经在坡顶卸包休息了,我才从后面慢腾腾地跟上来,累,热,出汗出的有些受不了,上身脱的只剩下一件无袖背心,我看到一个女的站在坡下,领队和收队都在跟前,从旁边经过,才知道这女的走不动了,我并没有停下只管往前走,走到半坡时回头看了一眼,看到收队正将那个女的背包扛在自己的背包之上往上走,那女的则在后面慢慢地跟着,还有个熟悉的身影也在后面,我猜也是累了。上了坡顶,把包卸下跟大家一块休息,天色有点不太好了,还刮起了小风,吹着有点凉,有人提醒我,把外套穿上,把胳膊暴露在阳光之下,很容易晒伤。看看别人都捂的严实,忽然觉得自己有点SB,赶快把外套穿上了。
    接下来的路,并不怎么难走,山顶的路相对较为平坦,而且还有很好走的牧道。我们在一堆大石头下休息,领队说这就是“龟石”(也有说是“小龟石”),我想爬上去看看,不过看着好像不太好爬,坐着也不想动,算了吧,万一摔着就不好了,不过有人爬上去了,是个身型瘦小的姑娘,我仰望着瞅了几眼,蛮厉害的啊,喀嚓,随手就拍了一张。虽然走的并不急,但我并不觉的轻松,在累的脚都快迈不动时走上一段小缓坡,回头看了看,把人都快羞死了,那叫坡吗,就是一条微有坡度的路而已,看看周围,呵呵,还好,好像累的不是我一个。
    天色不知不觉变的阴沉起来,不知道会不会下雨,不过没有阳光的暴晒凉快多了,汗出的也少了一些。就在我们埋头苦走的时候,走在最前面的领队喊了起来,好像说“冷泉”到了。当我们从一个小沟里转出到达“冷泉”时,立即就有一种愉悦的心情油然而生,很多人甚至发出了高兴的欢呼,眼前是一个“小平台”一样的地方,地上铺满了蓝色和黄色的小花,美极了,就像深藏在山坳里的一处“世外桃园”。不管领队想不想,都要在“冷泉”大休息一会了,因为大家早把背包卸下,开始各种陶醉的摆拍了,尤其美驴们,岂肯轻易放过如此留念的好地方。领队没有办法,只好坐下来休息,且耐心地等待,等大家拍好照足,补充了水,才又出发上路。
    从“冷泉”出发没多久,就开始稀稀拉拉地飘落起雨滴,情况有点不妙,有雨披的纷纷把雨披拿出来穿上了,没雨披的,还有背包套,也可以防雨。我是即没有雨披也没有背包套(回来我就用“彩条布”做了一个背包套),但我带了一个全身型的军用大雨衣,雨不大没好意思拿出来,等雨大时又懒的拿了(回来就让朋友帮我买了一套军用分体式雨衣)。等我们从山坳里完全走到山顶时,风也渐大雨也渐大,走过山顶一段松软的草甸路,顶着风也异常的难走,有些磕磕绊绊,看到我前面的一个女的,被风吹的晃来晃去,我走到她的前面,抓住她的手,拽着她往前走,她大声对我说,要不是身上有这么大个包压着,她可能就被吹走了。虽然有点夸张,但被风吹的站不稳绝对不是假的,等往前走了一段,风略小了,我才松开她的手,各自继续往前走。风大雨急,我的身上很快湿透了,即便穿了雨披,我想也好不到那去,暗自摸了摸绑在腰间的绷带,希望不会对刀口有影响,不然可就惨了,现在别说有干衣服可换,就是换了也还是湿,何况我只带了一套保暖内衣,并没有带可换的衣裤,只能寄希望早点到地方扎营,换上保暖内衣呆在帐蓬里不出来。风,使劲地刮着,雨披像一面急速抖动的旗子,呼啦啦地作响;雨,像箭一样下着,刷刷地没个停歇的意思,雨水顺着帽沿往下滴着,顺着脸往下滑着,像是汗水一样,我不敢停下,不停地往前走,因为只有这样身上才会有一些抵抗的热量。没想到这时我竟然还有心情作诗:“风萧萧兮、雨漫漫,望前路,诸云没没天一色;路难行兮,偏要行,无所畏,饮罢烈雨风作歌;莫非青色当春寒,无名花旁雪瑟瑟。”
    不知走了多久,当从山顶下转到一个山沟或山坳的时候,风和雨终于变小了,但还是没有可以避雨的地方,我们聚在一个可以略挡风的地方休息了会,风小了冷的感觉也少了,当从背包里拿出块馕吃时,是一种从来都没有觉得的香,真是又饿又累,得赶快补充点能量。
    略作休息,我们沿着山沟继续往前走,没走一会便走到了一个有河的山谷,领队在河上方的一个平台处准备扎营,正当大家卸包装备扎营的时候,又觉得不太合适(像是牲畜过夜的地方,取水也不方便),要换个地方,大家往前走了一段,在河边一块不太平的三角绿地上扎营。
    到达营地后,天还没晴,雨还稀稀拉拉地滴着,大家都各自选好地方快速地支着帐蓬,我第一次用帐蓬,不太熟悉,幸好有人帮忙,才得以很快支好帐蓬。这里我有点自私了,别人帮我支好帐蓬,我却没管别人和帮别人,不管旁边熟悉和不熟悉的的人还在忙着支帐蓬,自己就一头钻进帐蓬里再不出来了。我以最快的速度把帐蓬铺好,脱下湿衣服,取下绷带,看了看刀口,没事,又换上保暖内衣,随便吃了点东西,就钻进睡袋了。
    扎营的时候某个队员的装备出了点小状况,新买的帐蓬支架好像有问题用不成,领队只得让出了自己的帐蓬,要跟我混帐,被我拒绝了,这家伙就是“水磨沟”牧屋打呼噜吵的我睡不着的那个,才不跟他混,会S人的,我坚决不同意,领队没办法,只得另外找人。这可能也是我自私的一点,不过我的确不想混帐。
    在我好像睡着的时候,有人在喊我,好像是领队和熟悉的人吧,他们在外面做了热的汤饭,叫我出去吃一点,没有外套只穿着保暖内衣我不想出去,但领队坚持让我出去吃一点,没办法,我只得穿着雨衣出去了。没想到外面很热闹,都在忙着做饭和吃饭,并没有全部在一起,塔城、额敏、九师、克市分了好几拨,没几个钻到帐蓬里不出来的,除了我好像都带有可换的衣服(后来听说有人失温)。我吃了碗汤饭,里面有块肉忒硬,嚼了半天没嚼烂,我硬是咽下去了(后来知道那是某人背来的生羊腿肉),又喝了杯白酒,然后转了一圈拍了几张做饭的照片,就回到自己的帐蓬继续睡觉。
http://www.tai2.cn也迷里论坛-欢迎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493

帖子

525

积分

等级:4级

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17-5-1 12:1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早早地就醒了,也许是对我自私的惩罚吧,一晚上都没睡好,营地没选好,爬了一晚上的坡,腰酸背疼,唯一的好处就是帐蓬里没进水。天不亮就醒了,帐蓬上响着刷刷地雨声,还在下雨,过了一会天亮了还是有一阵没一阵地下着,忍不住拉开帐蓬向外看了一眼,咦,前面是晴天呀,怎么回事,从帐蓬里伸出头又向上看了看,我去,头顶有片云,原来这雨声,都是飘过的云干的。我旁边的帐蓬扎在了凹地上,晚上下雨积水,早上醒来才发现帐蓬进水了。
    天色越来越亮,我实在躺不住了,便爬了起来,从帐蓬里钻出来,开始打量四周。扎营的地方,地处山谷小河边,山谷直直向前延伸着,像个倒梯形,两边的山坡尽是绿草山花,还有未化完的雪,那一片片的雪,如一团团的花簇,镶嵌在山坡上,虽有寒意,却是春意浓浓。营地又处在山谷的一个叉点,像是个山坳,旁边是一座看看挺高的山坡,山花绿草直铺而上,山顶好像还有羊群,山坡不是很陡,也并不难爬,这让看到山就心痒痒的我,又动了爬一爬的念头。于是我把雨衣穿上,开始向山顶慢慢走去,不说无限风光在险峰,这座小山顶的风光也不错,视野很佳,放眼望去,四周的山顶云雾缭绕,就像在山顶滚动着一样,山谷的两边泛着绿色,错落有致镶着大团大团的还未消融的积雪,谷中的河水,像一条飘荡的白丝带,天空也是一半晴一半阴,即可看到日出的光辉,又有快速移动着的云雾从头顶飘过时不时洒点雨滴。再看营地,都变成了小点点,五颜六色的帐蓬也像是嵌在绿地里的小花了。
    等大家都起来的时候,雨已经没有,又变成了一个风和日丽,白云悠悠的好天气。昨天的疲惫并没有影响大家的好心情,起床,做饭吃饭,收拾,梳理打扮,都是在轻松的氛围中顺畅地进行。
    吃完饭,收拾好,合影一个,一声“走吧!”,我们又快乐的出发了。这么好的天气,没有了风雨,我以为今天会比较轻松,瞧,这么的天高云淡,瞧,两岸的绿草鲜花,瞧,蜿蜒的柔美牧道。哪里知道,弯弯的河水,也在欢快地等着我们。
    正是“山涧奔流迎路客,碎涛怒花拂纤足;绵延九曲二十弯,挥刀断水此无路;斜阳欲沉炊烟里,温煮悠然无辛苦;欢声笑语拌酒香,一杯一杯浓浓曲;三两疏星暂作陪,篝火轻弹佳人舞;不知几时入梦来,半听歌声半听瀑。”
    正当走的轻松欢快时,队伍在河边停了下来,说要过河,那就过呗,我没有跟着马上卸包,而是又往前面走了几十米,观察了一下,的确没有可以跳过去的地方,于是又回到了过河点,才卸包脱鞋换鞋,这次我还是没有买专业的户外鞋,还是穿的去年买的那双中腰休闲鞋,河水不大,也不太深,流速也不是很急,所以很轻松地就过了河。不过有几个女的说过不了,其中有个我熟悉的人,她从昨天中午开始,膝盖就疼的不能打弯了,过河真是个问题,有点担心她能不能坚持到最后。我有自知之明,不敢逞能,背人过河的事干不了,但看这情况,必须要有人背,这次来的人虽不少,但一大半以上都是女的,包括我在内的男队员没有主动站出来要背人的,不过不包括领队和收队,碰到这种事情,大概他们也是责无旁贷的吧。果不其然,在没有男队员出面的情况下,领队和收队出面解决了问题,我在旁边坐着穿鞋看着他们将人一一背过,觉得这点事对他们的体型来说还真是小菜一碟。
    刚穿上鞋没多久又要过河,这河过的也忒频了吧,还不知道,这才是刚刚开始,今天就是围着这条河转,果然,后面就在不停地过河,穿鞋脱鞋,脱鞋穿鞋,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次,浅的地方到小腿,深的地方到大腿,听别人说有二十来次吧,后来脚掌上磨的都是水泡,和这过河不无关系(脚没晾干袜子受潮后磨脚,也没带备用袜,蠢。)
    过了多少次河没数,领收队背了多少次人也没数,反正都挺辛苦,不过背人的没有背醉我却快要过水过醉了,路并不太难走,但频繁的过河影响了行进的速度,也消耗了大量的体力,不但想快也快不起来,还把人过的疲惫不堪。
    快要黄昏的时候,我们的河还没有过完,从密林中穿过几道浅小的溪流,我们又到了大河边,一群人沿河岸撒在二三十米的距离内,都在找着过河的地方。最后领队确定了过河点,把大家都叫过来集中过河,这是今天最后的一次过河了,河面很宽,比前面过的都宽,河水不是很深,大概在大腿中位置,但流速有些急,不容易站稳,天色渐暗,视线也不太好,感觉好像水涨高了,此刻的大家又累又饿又急,再不过河太阳就要落山了。领队和收队商量了一下,必须要拉安全绳过河,水太急背不了,于是收队把绳子绑在腰上先过了河,找好固定点,绑好绳子,再站在靠河边的水里做接应,以女士优先为原则,女的先过;这时,有几个男队员主动出来站到河中排成一排抓着绳子当“人桩”,为过河的人(主要是女的)做保护,这样一来,过河的人就安全多了(这场面感动了很多人)。我站在岸边焦急地等着过河,并没有跟着下河去当“人桩”,看着太阳一点点落到对面的山后,心里只有一个急字。在大家排队依次过河的时候,我想从旁边自己蹚过去,刚下到水中,领队就喊了一嗓子,不让我过,我有点没趣,又不想闲着,干脆也搭把手吧,于是就站在靠岸边的水里,抓着安全绳帮着大家过河。我站的地方水到膝盖位置,感觉挺凉的,站了一会便有点快要冻木的感觉,有几个站在河中间位置,水到大腿位置,遇到阻力翻起的浪花又把水位抬高了,那冰凉的感觉可想而知,但当时的场面和情形让人顾不了那么多,干快过河,是大家共同的想法。女的很快都顺利的过了河,有一个个子矮小的女的(当时不熟,后面很熟),抓着安全绳走到河中间的时候,“啊~”的声被水冲倒飘了起来,幸亏领队眼急手快,一把抓住提了起来,有惊无险。男的不多,过的也快,我是最后一个,想把绑在大石头上的绳子解了带过去,领收队硬是不让解,等我过去,收队直接把绳子从河中间割断了。过了河,就不走了,扎营休息,我们几个在水中站着的等大家都过去后,又专门把裤子脱下来拧干,下半身都湿透了。
    营地不怎么样,都是半小腿深的草,感觉潮气很大,但好像没人在意,能有个扎营的地方已经很不错了,我换了几个地方都不是很满意,没有更好的地方了,再不支帐蓬天就黑了,只得踩倒一片草赶快支帐蓬。进了帐蓬我就再没出去,晚饭随便吃了点,任谁叫也不出去,不过听着外面挺热闹,饭香里还有酒的味道,还有唱歌的;等我睡了一觉起来解手,还有人没睡,在喝酒,看着都有几分醉意了,旁边有人点了篝火,但火看着好像并不是很旺,我又快速地钻回帐蓬,一觉到天亮。但我总是醒的很早,没有睡懒觉的福气,这种福气的印象好像仅停留在上学的时候。
http://www.tai2.cn也迷里论坛-欢迎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493

帖子

525

积分

等级:4级

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17-5-1 12: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em-野鹰 于 2017-5-1 12:18 编辑

    第三天,我又早早地醒来和起来,营地静悄悄地,一堆燃尽的篝火缓缓冒着袅袅的轻烟,三根树枝交叉着立在篝火的上方,树枝上挂着若干个袜子和鞋垫,看着不像干的样子;我说昨晚外面的人说话的声音怎么听着那么近,原来就在我的帐蓬旁边(后面),地上还凌乱地摆放着一些锅锅碗碗、盆盆罐罐。这时才看清楚,营地是在一个山坳里,除了对着河流的一面其它三面都是山,太阳已经出来了,还没有照到营地。
    除了那个膝盖不能打弯的朋友还在坚持着,拖着腿慢慢地跟着走,昨天又有人受伤了,好像是那个爬上“龟石”的女的,脚崴了,我虽把带的“急救包(出院时朋友送我的,里面有些纱布块、棉球、棉签、塑料夹、几贴胶布等)给领队了,好像也没帮上多大忙,有个男的帮着把那女的背包背上了(后来知道这叫双背),还把手杖给那女的用,那女的就拄着杖一直在后面跟着慢慢走。我第一天也把双杖借了给人,崴了几次脚,都不太严重,硬是撑到第二天,不敢再骚情了,把杖要了回来,不过一个杖已经被弄坏了。
    今天一出发就是一条向上的大沟,沟中有牧道,感觉挺长也挺陡,还真有点累人,好不容易爬到了山顶,一眼望去的感觉,就像是一种奖励,丰厚的奖励,一顿视野和精神的大餐。平坦的山顶上,除了铺满绿悠悠的青草,便是数不清的蓝黄相间的小花,一片一片,一簇一簇,整个山顶都是,美不胜收,任谁看到这样的风景和到这样的地方,都会忍不住来几声惊喜的尖叫。所以,每个爬到山顶的人都会先来声尖叫,后面的人心便生好奇,不知觉又心生动力,加快了步伐,最后,就成了一片惊喜的尖叫,算是到了花海吧,与不远处的海航山隔谷相望,我们给这个铺满鲜花的山顶起了个名子,叫“空中花园”。
    虽然没走多久,但我们还是“空中花园”停留了好一会,风景赏足,照片拍足,空气吸足,才合影出发。我的“小卡”有点不给力,电池没电了,虽然太阳晒着,每隔会一会还能再抢拍一两张,但基本不能成事了。
    下了“空中花园”,我们直奔海航,并沿着海航的边缘一直向西,这时,山坡上有了牧民,也有了悠闲的牛羊,我们好像又回到了人间。
    一回到人间,问题就来了,队伍里有人闹情绪(矛盾),要脱离队伍自行离去,劝了好像也没用,至于什么事,不是很清楚,大概是对领收队的有些做法(或过河背人)有不同的看法吧,以致弄的有点不快。不过据我所知,领收队好像并没有说过什么,而是被某位看不惯的大哥说了几句,心生不痛快,便因此要单独离队吧。我走在队伍的最后,又因为上包时没注意,把手表链子给剐掉了,便坐在草地上修起表链子,并远远地看着那个离队的人,拦了好几个摩托都没有带他,表链修好那人还在远处孤零零地站着,像是一根倔强的柱子,看样子是坚决要自己走了,管不了那么多,我摇摇头便起身去追赶前面的队伍。
    海航的山顶是平坦的草场,脚下踩的是青草铺成的“地毯”,走起来没有多累,也不是很费力,但脚疼的感觉,那怕轻微的震动,也是一种折磨。前脚掌上磨了好几个水泡,而且都已经压烂了,我也没管,疼就疼吧,那也没办法,最好的办法就是走到不疼,有时心里还不停地默念着“这不是我的脚、我不是我的脚……”,听起来有点可笑,但真的就是这么干的。好不容易走到不疼了,一坐下来休息,再起来,那又是一个疼,又重新开始念起。第一次走长线大概都这样吧,我心里想。
    从海航山顶下来的时候,有个带点危险的碎石小陡坡(崖),我在最后面跟着,站在收队的后面,看着膝盖不能打弯的、脚崴的、背两个包的都安全下去(就这次双背后男的膝盖受伤),仿佛也松了一口气,崖下有个小瀑布,有人摆拍了几张,我们很快从2公里半的密林巨石小溪的下坡势山谷中走出,终于,出山了,沿着平坦的河谷又走了四五公里,终于到了终点,终于看到了接我们的车,终于可以回家了!
    我的正式之旅,斋桑古道,再见!

http://www.tai2.cn也迷里论坛-欢迎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493

帖子

525

积分

等级:4级

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17-5-2 17:17 | 显示全部楼层
    【“克叶尔套山”环线.山的召唤】“抛却凡尘向山野,山川马道任我游。高山低谷走泥丸,开怀一曲合涧流。汗后抚风谁逍遥,且听满山歌伴酒。拾罢残梦寻归途,何时快马再轻裘!”
   “斋桑古道”我是完整地走了回来,没有“劈叉”,对自己的表现还算满意,没掉队,没给大家添麻烦。但回来后的感觉就很不好了,浑身每一块肉都在疼,肩膀疼的像烂了,腿也疼的抬不起来,谁要拿手指头戳一下大腿,那一准是疼的龇牙咧嘴,走路也直不起腰来,都快十天了腿还没好利索。
    还在休养身体的时侯,又有人发布了“克叶尔套山小环线”活动,我盯着发布的活动贴,心里却想“疯了吗,这么快,才几天,又发线!还没缓过来呢!”,可我想参加,但又不敢报名,腿还疼厉害,要去的话怕不能走下来。决定以十天为限,十天后如果腿不疼了就报名,如果还这样疼那就算了。
    十天,很快就到了,腿虽然没那么疼了,但还是有些轻微地疼,并没有好利索,我挠着头想了又想,去,还是不去呢!心中很是纠结,不去吧,想去,去吧,又担心腿疼会拖后腿。经过一翻激烈的斗争,已经被点燃的热爱之心战胜了内心的忧虑,经不住克山的撩拨和召唤,我又报了名。
    克叶尔套山属于巴尔鲁克山系,不在本地范围之内,距出发点120余公里,线路类型为O型闭合线,级别3级,全程26公里左右。
    这次没有专门雇车,几个驴友自己开的车(油费不含车主由大家平摊),集合的时候出了点“小故障”,有个队员(领队级)迟到了,眼见都过了出发的时间还没来,打电话,关机,最后不得已,由我坐的那辆车去他家去找,另外的车和人先走。人在,就是喝了一晚上的酒,睡觉时又把手机关了,睡过了,今天的事忘了,一开门看到我们,才想起来,慌忙穿衣和装包(好像也没装全),被大家骂了一路,到了出发点又罚他多拿东西,全程陪护一位头次走的大姐。
    出发点坐落在一个山坳中的牧民家,地势比较高,起点就在在海拔2000米以上,房后就是一座山,有山沟直通而上。山虽不太高,上山的沟坡也并不陡,但由于一上来就爬山,身体的各个方面都还没舒展和适应,所以很容易感到累,等爬上第一层次的山顶,再往上走,我们就没有那么累了,气喘吁吁的情况就好多了,我们在山顶上向前走了大概一两公里,就是一个很陡的下坡,有点垂直的感觉,虽然旁边可以绕着较为缓一点的地方下去,但我选择了正面,不是能力强,而是有一种“过瘾”的感觉在驱使着,能有多“过瘾”呢,下到山底我的两个膝盖抖的像筛子一样,我认为是我的腿还没完全恢复好的原因,觉的有点丢人,好在跟前没有人。
    下了陡坡,眼前是一条类似于河道的山谷,可能本身就是一条干涸的河谷吧,像一条毫无遮拦的阳光大道。我们略作休息,小行吃喝,然后就顺着这条河道直直往前走。河道两边的山势并不高,有点像丘陵的样子,光秃秃的只有一些稀疏的青草,如果“空旷”、“戈壁”、“荒漠”和“云朵”不算是风景,那就基本没什么可看的风景了,偶尔看到几只旱獭,大概算一点风景。直到我们走到一处休息的“小盆地”时,才难得看到一片铺有黄色和白色的小野花的草地,的确是一个比较适合休息的地方。过了“小盆地”,河道的路算是到头了,一改其平坦的风格,变成弧形的半山马道,视野也一下子变的开阔起来,也是一种不同的风景吧。
    路过一个小山头的时候,有一家牧民正准备在旁边的一块空地上扎帐(蒙古包),满地散放着帐蓬的组件和毡毯类的生活用品,看到我们这些奇怪的过客,便停下来好奇地看着我们,旁边还有一个小男孩,站在哪里呆呆地望着我们。我已经走过去,忽然觉得不应该就这样走过,想了想,又拐回来,从背包里掏出一块巧克力给小男孩,小男孩回头望了望他的父母,见大人点头同意,便高兴地接过了巧克力,我笑着摸了摸他的头,才又继续往前走。从这个牧点走到对面的另一个弧形马道的拐弯处,我跟着其他人坐在石头上休息,休息了好一阵,见这个牧点旁一直有几个人没过来,有点远,看不清是谁,等了好一阵,那几个人才开始慢慢往这边走,我又起身继续往前走。后来才知道,几个人半天没过来的原因,原来第一次走的那位大姐累的不想走了,不想拖大家的后腿,想住在那个牧点等我们回来,陪护的人一直在旁边鼓励她继续走,并告诉她我们不从原路返回,但大姐还是不想走,最后没办法了,陪护的人干脆把大姐的装备全部拿上,大姐才不意思地从后面慢慢跟上来,一路下来倒也没什么,顺利地走完,好好地回来了。
    弧形马道一个接一个,接连走了几个,越走道越窄,越走山越高,但始终没看到什么很养眼的自然风景,最后一个马道的尽头,是一个高点,也是一个垭口,先到的人都在垭口卸了包,坐着或站着等着后面的人,我想走快点,但腿重的像灌了铅,快不起来,只能慢悠悠地晃上去了。一上垭口,嚯!眼前就是一亮,真是一道山梁色迥异,山的那边,有树、有水,树,是高大挺拔的松树(据查为云杉),水,是穿梭于松林间的潺潺溪流。这种视野的反差,让我的心情顿时也有了反转的感觉,天上的浮云也一下子变的可爱无比。
    等人聚齐后,我们开始往下面有松树的山谷进发,虽然也有牧道,但由于坡度较陡,顶端横切的一段几乎就是松散的碎石坡,不太好走,过了这一段,也不敢和不能太快的下行。快要下到谷底的时候,我不小心把脚崴了一下,幸好不严重,没有造成什么损伤,再不敢大意,默念着“慢点”一直到谷底。谷底有“拴马桩”一根,形状特异,休息间,领队躺在地上作骑状摆拍,成了某个“大卡”的点晴之作,也成为此线的特色景点。
    我们继续往前走,有了花草树木溪流的相伴,心情不再那么单调,可拍的风景也多了,摆拍的心情也有了,我的“小卡”,也不觉的寂寞了,一路都没让它闲着,不觉得累便快到了营地,在一个“丫”型的路口,往左一拐就看到了已经先到营地的人。
    营地位于纵向(南北)山谷的中间位置,谷中有小河穿,营地在小河左侧一片平坦的草地上(似有牧民扎过帐蓬的痕迹),右侧有一条可行车的牧道(有牧民骑摩托驶过),左右山坡均长有高大的松树,山谷到头拐弯处是一座高大的山峰,远观,很有视觉效果。正是:小酌半罐随意梦,阳光伺候溪涧扇;休管营帐与何处,且将逍遥付叶山。
    这次扎营的时间比较早,太阳还老高,时间充足,所以也并不怎么着急,选好了位置我才不紧不慢地开始拆包,往外拿东西,先把地席铺好(我用彩条布做的),再开始支帐蓬,我已经可以独立完成,何况时间很充足,支好帐蓬,铺好防潮垫、睡垫,又把睡袋搭在帐蓬上晒一会,然后把背包和吃的喝的其它物品都拿到帐蓬里放好,我的扎营就算是基本完成了。我没有买炉灶锅等做饭的东西,除了没想着要做饭,觉得徒步是一种带有苦修性质的运动,目的是为了获得更多精神上的慰藉,而非物质的享受,所以只带了一些馕或馍馍类的简单的速食。
    扎完营,我不用做饭,做饭的人手富余,也没什么可帮忙的,有人想去爬山谷尽头的那座高山,我嫌有点远不想去,想爬跟前的山,但两边都是松树,遮挡的太历害并不好爬,还总感觉树林里藏有什么可怕的怪兽,就在营地里闲转悠,东看看,西看看,给这个做饭的拍一张,给哪个做饭的拍一张,或者,再给某个正在做的饭菜来个特写。忽然觉得肚子不舒服,得找个地方“唱歌”(解手的雅称或戏称),便沿着牛羊踩踏出的小道向山坡的松林里走去,解决完内需,又不想马上回去,便顺着山坡往上走。人在林间的视野慢慢地适应了,胆子也大了些,并不像想像中的那么难走,还是有路可循,只不过,要小心点,要慢点。我沿着牛羊走的道路爬到了一个小山顶,或者说是从松林中突出的很大一块岩石,登上山石,山谷两侧的松树和景色都尽收眼底,山谷在阳光的照耀下泛着青绿色的光芒,低矮的灌木丛也都成了松林下团团的绒草,向下俯瞰隐约可以看到到营地的一角和几个红蓝色的帐蓬,向远处望去,那座大山赫然在目。正是:登高瞰营地,三两挂树梢,眺望不尽惬,此来不虚行。
    快到吃饭的时候,我和其他出去爬山的人都回来了,绿绿的草地像一张软毯,用不着铺什么东西,无论放吃的还是席地而坐都没有不卫生的感觉,当然,吃的都是装在塑料袋或塑料饭盒中,大家还是集中到一起吃饭。我最能贡献的就是馕了,并没带什么好吃的,在别人带的美食面前,我的咸菜萝卜还是算了吧,就这样,“餐桌”也已经很丰盛了,不算没炒好的菜已有十来个菜,荤素凉热皆有,主食为馕;我心情和胃口都是一样的好,“餐桌”上的每一样食物,对我来说都是美食,没什么可挑剔的,觉得在户外什么都变的很简单。吃饭是必须的,喝酒也是肯定的,这种情况,户外之人自是不必说,未曾户外之人,想想“酒逢知己千杯少”和“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的那种情景和心情,再想想老李(李白)的那首《将进酒》“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任谁都会情不自禁地喝上三两杯。酒量不行,喝上两杯,我就头晕目眩的不行,还没等到酒酣耳热的时候,就钻进帐蓬睡觉去了。
    睡的早也起的早,半夜酒醒后有些失眠,听了会音乐,又被外面流水声和风声、树声纠缠,各种声音混在一起,像波涛声,又像瀑布声,声声入耳,不知何时睡去,再醒来时已经天亮。起来也没什么事干,就在四周走走看看,没有再爬山,只是到对面的山坡上拍了几张营地的照片,然后就是等大家“起床”,一边等,一边开始收拾物品,准备装包,等大家都起来的时候,我的包也装的差不多了。早餐没什么好说,都是昨晚的剩饭,因为喝酒的缘故,有些人早上的精神也不是很好。
    回程并不枯燥,而是出乎意料的带劲,完全不是那种“平铺直叙”的路程和轻松,反正对我来说是这样。
    先是一个大概五公里左右上升六百米的山谷,领队没什么要求,小河两边随便走,怎么走最后都要汇到一起,先是走着走着没了树,再是走着走着小河也没了,走到快没水的地方,领队让把水都补充上,后面不一定有补充水的地方,再往上走草也没有多少了,都是碎石了。别看地势是一点一点地抬升,走起来还是很有累人的感觉,累不累,看看拉的细长的队伍就知道了,我有点喘不上气来,幸亏走到山谷的尽头又休息了一会,吃了点东西,消耗的体力得以恢复了一些。这次来很多人都带的是鸡,结果剩下最多的就是鸡肉,一坐下来吃东西,都是“吃鸡吧、吃鸡吧”,倒成了大家的一个笑点。
    好不容易翻出了山谷,短短的一截坡也那么费劲,山顶又是绿草山花编织地“地毯”,虽然没有树了,但风景一样漂亮,我的“小卡”喀喀,别人的“大卡”也不断,除了自然的风景,风景中的人也变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
    正当大家驻足欣赏四周的风景时,从最高的山峰上悄悄掩来大片的云雾,等注意到时,已经快要到头顶,在领队的一声“快走”下,我们开始快速往回走。不过有时候想快也不一定就能快起来,走着走着没路了,往哪走,等领队,领队往哪走,我们就往哪走,先从山顶下到半山,再切腰线,腰线有点陡也有点窄,如果下雨就不好走了,陡的地方有点攀岩的感觉,需要拉一把才能上去,走完腰线又开始翻山坡,连着翻了好几个,看着不高,但翻起来尤其是上的时候还是很累人,即便看着很优美的弧形马道,一旦走起来,我也是三步一小喘,五步一大喘,数着数走完的。滚滚的乌云一直身后紧紧地追赶,我们虽然快走,但并不是仓皇和狼狈,还是一样有说有笑,很多人看上去始终都是一副从容的姿态。
    终于,看到前面的人些兴奋地站在山坡上指指点点,过去才知道我们走出来了,指点的方向,就是我来时的路。山坡下的一条山沟直直通到来时的路上,接下来,我们一路狂走,一口气走到来时的路上,当距离终点还有百米时,我们排成一排或坐或半躺在山坡上休息,我有一种很轻松的感觉。
    这就是克山和克山环线,挺好,值得一走。
http://www.tai2.cn也迷里论坛-欢迎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493

帖子

525

积分

等级:4级

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17-5-3 16:40 | 显示全部楼层
    【“水磨沟休闲”.初识休闲】“斋桑古道”走完腿疼了十天都没好,走完“克叶尔套山环线”,情况一下变了,腿脚几乎都没怎么疼,让我都有些诧异,而肩膀疼的原因也找到了,是作训服肩膀上两个纽扣在作怪。我有种开始适应了的感觉,也似乎开始有了状态,对徒步迟来的热情,一下子迸发了。
    我开始盼着有活动,整天都想着到哪走走,但实事上并不是如此,只有周末或节假日,才可能会有活动,而且还要看有没有领队发活动。
    终于又有人发活动了,“水磨沟休闲”,一听这个名子就有种亲切的感觉,加上那种迫切想出去走走的心情,甭管什么休闲,都要走一下,我有个想法,就是要把附近的线路都走一下。所以,活动一出,不带犹豫地报了名。
    休闲归休闲,也是两天的线,还是要装成重装的包去走,有些人装水来增重,而我根本用不着,只要装备带齐,重量基本都在十七八公斤左右。我的装备有点笨重,和别人的装备没法比,但我并不在意,可以用就行,重点就重点,就当练负重了,以后若是走长线,背的东西多,重量肯定要大,光图轻快,那肯定不行,负重是好减不好增,所以,我要尽量保持重装,即便体能不能增强,至少也可以保持在一定的状态。
    先是“水磨沟”经典的三公里戈壁滩,走了一半,领队就喊着休息,我也跟着卸包坐下休息,旁边一大哥还带着折叠小板凳,往那一坐,那真是太休闲了。全程15公里,来回对折也就7公里多,领队并不急着赶路,一个小休也休了半个多小时,然后才继续走。
    进了河谷,就没那么热了,有树又有河,从树林里走,时不时还要过河,水一点也不凉,可以洗澡的温度,气氛相当轻松,在一次过河后,竟然还在河边小睡了片刻才又上路。尽管走的并不快,还是三点多就到营地了,我真想让领队再往前走一会。
    大家很快扎好了帐蓬,太阳还老高,都把睡袋搭在帐蓬上晒着,领队让大家先午睡一会,起来再做晚饭。有睡觉的,也有没睡的,没睡的,有的开始支锅搭灶为做饭作准备,有的则拿出地席铺在地上坐在一起聊天。也不知谁提议先喝一点,就见有人拿出了油炸花生和咸菜,有人拿出了酒,一个酒杯,就开始轮着喝起来了。我睡不着,帐蓬里热的躺不住,把两个充气睡垫拿出来拼在一起铺在树荫下还是睡不着,我也不喝酒,总之,就是一个闲,感觉身上有劲没处使。
    在营地转悠了半天实在无聊,看看旁边近似垂直的山,心生攀登之意,爬山去吧,想着便穿上鞋带着手杖往山上爬去。我从陡坡中找了一处看着可以下脚攀登的地方,连抓带爬地上了山,山并不是很高,大概百十来米高,但俯瞰营地的感觉很高,没事吼了几嗓子,在崖边站了一会觉的无聊,开始在山顶转悠,东看看,西逛逛。我从山顶往回方向走了百十来米,在一处塌落的乱石堆上慢慢下到了河谷,又找了一处可以跳过河的地方跳到河对岸,玩了个有点心跳的攀岩,从一个巨石倾斜的缝隙中爬了上去,又走到营地对面的山坡上,发现有个小瀑布,如果想洗澡的话,完全可以站在下面淋浴一下,接着我又爬到河边一堆巨石下的一个大洞里,大洞正对着营地,我正玩的高兴,就见营地有人对着我喊,“你跑到哪去了,他们找你去啦!”。我一听赶紧过河回营地,有个找我的人还没回来,当时就被领队训了一顿,无组织无纪律,爬山也不给领队说一声,万一出了事怎么办。幸好找我的人没一会就回来了,说见我爬的这么过瘾,他也爬了会,我看他喝的脸红红的,心想,喝成这样还找我还爬山,比我出事的可能性还大。
    虽然闲的太厉害爬爬山没什么,但没给领队打招呼也的确是我的不对,出来听指挥,有事要报告,不然队伍没法管,出了事又算谁的。领队批评的对,我没敢顶嘴,也老实承认了错误,这事就算过去了,但感觉领队在后面一段时间内都记得这事,把我视为一个刺儿头。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这只不过是“休闲”的一个小插曲,爬山的回来了,睡觉的也醒了,喝酒的也停了,该是抄家伙做饭的时候了。而我,要做一个比较清纯的吃货,大家都这么辛苦地亲情奉献着自己厨艺和美食,如果没有一个好的吃货,怎么能对得起他们,对我来说,吃,便是对他们最好的欣赏和赞美。
    白吃之余,我一般都会留下些吃的痕迹,这次的晚餐就被我详细地定格了:抓饭、炖整鱼、西辣蛋、芹菜炒肉、素炒瓠(hu)子、葱炒牛肉块、卤鸭、红烧茄子、火腿土豆片、姜豆炒肉、牛排、辣子炒白菜、油炸豆腐炖鱼块、辣子肉、奶茶、酒水若干,还有一个大西瓜。酒我没怎么喝,饭绝对是没少吃,后续的活动,围着篝火唱歌、做游戏我没有参加,酒量不行,一喝就醉,又回帐睡觉去了。
    第二天,照例都是睡到自然醒,吃完喝完收拾完,大家又集体摆拍了几个合影,然后原路返回,在回到出发点的时候,有个女队员中暑了,在小溪边的一棵树荫下躺了半个多小时,用凉水冷敷,又吃了点西瓜,才好多了。
http://www.tai2.cn也迷里论坛-欢迎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493

帖子

525

积分

等级:4级

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17-5-3 18:59 | 显示全部楼层
1.JPG


2.JPG


3.JPG


4.JPG

5.jpg



http://www.tai2.cn也迷里论坛-欢迎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亚心论坛 ( 新ICP备09005267号 )

GMT+8, 2017-12-12 16:09 , Processed in 0.117127 second(s), 4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