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心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index_today!
!index_yesterday!
!index_posts!
!index_members!
搜索
楼主: em-野鹰

随笔畅想徒步•手记(I)

[复制链接]

75

主题

493

帖子

525

积分

等级:4级

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17-5-4 18:03 | 显示全部楼层
    【“哈拉也门小环线”.享受“腐败”】闲了一个多月没有人发活动,我也被煎熬了一个多月,在群里急的嗷嗷叫。户外运动虽然在我们这边距今也兴起了有六七年,但领队还是很稀缺的,当领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据我说知,本地的领队也不过三四人。大概是不好意思或看不下去了,有人发了“哈拉也门小环线”,是两个刚走完“狼塔C线”没多久的领队,脸上还带着难掩的倦意。我已经有点饥不择食的感觉,一看到有活动,想都没想就报了名。
    线路感觉还不错,从河谷出发,草木茂盛,风景各异,视觉上始终都不觉的枯燥和无聊,河是额敏河上游的一个支流,河面不是很宽,河水也不深也不太凉,很符合休闲嬉水的主题,只是没想到过水的次数与“斋桑古道”有的一比,短短的几公里竟有二十多次,这条河道的弯弯实在太多了,到头拐弯的一段还很有原始林的味道,树木粗大,草有人深,少有牲畜,一个人行至其中还真有点害怕。
    由于过河的频繁和次数较多,我有点醉了的感觉,实际上是有些疲乏了;河里的石头比较滑,一不小心就容易滑到,好几个人都险些滑倒在河里,我的涉水鞋还不错,在水里一点都不滑;有一位第一次走也是来体验的大姐,来时领队让她带双涉水鞋,结果带了一双凉鞋来,虽然不行,也不能光着脚过河,也得穿,但过河时总是站不稳,其中一次过河时,我们左右略有前后一起过河,走到河中间时她脚下一滑,就坐在水里,我虽然以最快的速度把她拉起来,还是湿了裤子,插在裤子后面口袋里的手机也进了水(幸好她及时关机),但脚上的一只凉鞋却怎么也找不到了,这时有位男队员把自己的涉水鞋借给了她。这位大姐的手机还算幸运,另一位克市的驴友就没那么幸运了,出了河谷,往山上横切一条略宽的溪流时,手机没放好掉到小溪旁的水坑里,同行驴友在齐腰深的水里摸了半天也没找到,好像还是才买的新手机。
    出了河谷,翻过一个稍微陡一点的小山坡,前面路就变的平坦了,小路也变成了比较宽的马道或牧道,再穿过一片长有稀疏树木的湿地,就到营地了,山谷不宽,旁边还有条小河,从中而过的牧道将营地一分为二。如果不是过河,会更早到营地,也不会有多累。
    虽然是一条很休闲的线,但因为过河多的原因,湿鞋湿袜子是肯定的,有位驴友竟然忘了带涉水鞋,索性穿着徒步鞋一路蹚了过来,到了营地就开始忙着生火烤鞋。看他们手拿树枝,有站着烤的,也有坐着烤的,很有烧烤的意境。
    领队这回带了一个超大帐蓬,吃住两用的,帐蓬中间设计有“帷幔”,放下来,就是内外两个可睡多人的“房间”,扎起来,就是一个可供多人坐的“客厅”或“餐厅”。晚饭我们就在大帐蓬里吃的,大家围坐成一圈,有说有笑,气氛很不错,那是一个形容不了的热闹,这次我带了几罐啤酒,好好没喝白酒。因为睡的早,又喜欢清静,没住大帐,最后几个喝多了的男的睡在帐蓬里面的一角,我早晨起来帮着收拾昨晚扔在帐蓬里的锅碗时,才把他们叫醒。
    回程的路不走河谷,走山顶牧道,从营地到山顶有个百米的爬升(100多米)外,再没有太大的起伏,山顶的牧道很好走,从山坡上下来时要穿过一片比较平坦的“草场”。在山顶上可以看到河谷对面山上私人开采的“露天煤矿”,有些山头都被削平了,绿色的山坡也被黑色覆盖了,除了视觉上有些不舒服,对这片区域的自然环境评价也打了些折扣。
   
http://www.tai2.cn也迷里论坛-欢迎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493

帖子

525

积分

等级:4级

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17-5-4 18:08 | 显示全部楼层
    【“克因光斯休闲”.北山之遗憾】听说北山有个瀑布,高度为“亚洲第二”,还有个累人的“飘雪达坂”,便一直心存念想,希望有机会一睹,但似乎与北山没有什么缘份。
    第一次发北山的活动,已经背着背包准备出门,领队打来电话,说北山正在下雨,活动取消。
    这是第二次发北山的活动,“穿喀浪古尔河攀塔尔巴哈台达坂”,我猜想这个达坂大概就是传说中的“飘雪达坂”吧,终于有机会见识一下有多累人了,这次北山没有下雨,我也去了,活动也没有取消,但内容却变了。因为修路的缘故,我们没有在预定地点下车,等我们走到预定地点时,晚了几个小时,领队可能是担心有人走不下来(女的较多),便改成“克因光斯休闲活动”了。
    说老实话,线路改了后,我的心情就有点低落,很没劲的感觉,也少了许多积极性,感觉领队有点没原则,随便找了个地方就把我们打发了,把我的热情和愿望也打发了。
    我们穿过山下的一个小村庄,爬上一个小山坡,又下到一个小山沟,往前走了一段,又拐进一个大点的山沟,没走多远便开始休息,一直到吃完午饭,睡了一觉,才继续往前走;谷中有条小河,虽然略宽一点,但还是可以跳越过去,就在我协助一名女队员过河时,犯了一个错误,用手杖拉她过河,结果手杖被拉脱了(手杖还是用可伸缩的拖把杆做的),害的女队员一下扑倒在地上,虽然没受伤,人家也没说什么,但我很不好意思,还有些惭愧,幸亏只是条小河。后面再协助另外一个女队员过河时,人家不让我协助,直接就说不相信我,让领队协助她过河,我有点尴尬,但想想,也没什么,要我我也不一定会相信一个不认识的人,看上去还没什么经验。
    我们并没走多远,走到一个“丫”型的叉路口,左拐又往前走了百米左右,就扎营了。营地旁边有条小河,河水很浑,而旁边山沟里有条小溪,水是清的,我们也没换营地,就翻过中间的小山坡来回取水做饭。
    可能只要带着一颗快乐的心出来,走到哪里都会有快乐,虽然我认为这趟的难度和风景连“水磨沟”都不如,但大家还是很开心,吃的开心,玩的开心,即有人专心于人像摄影,也有人专心于唱歌,大家一晚上都在唱歌,只要有人说个歌名,马上就有人会唱出来,然后大家又一起唱,我五音不全,不会唱歌,只能坐在哪里听他们唱,看他们唱,偶尔再拍几张照片。
    晚上睡觉时,好像帐蓬不够,早晨起来,发现领队在外面睡了一晚上,问他为什么睡外面,他说有狼要看着点,我知道是玩笑,没再说什么,就转悠着爬我的山去了。虽然山上除了草和灌木没啥风景,但我还是想爬,到了山跟前怎么能不爬山呢,爬到山顶看看日出也算不错;爬上山顶才发现这个沟还挺深,日出有,但乌云也有,看样子要下雨,拍了几张日出的照片,我便赶快下山。
    果然,我们还没走出山沟就开始下起雨来,我觉的离终点可能没有多远,也不觉的冷,就没换雨衣,谁知出了山,前面修路车过不来,又沿着公路走了将近十公里才到车接的地方,回去就感冒了一个星期。不过从这以后,我也基本断了北山的念想,当然也有属于边境区域不能随便走的原因。
http://www.tai2.cn也迷里论坛-欢迎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493

帖子

525

积分

等级:4级

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17-5-5 15: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阿勒玛勒山穿越”.最后一幅卷轴】因为我的户外装备不行,我便将活动期设在5-10月,太早或太晚我的中空棉睡袋都是抗不住。眼瞅着十月将过,还没有活动,心中有些焦急,还有一次可走的机会,难道就要浪费了吗,幸好有人发了“阿勒玛勒山穿越”,让我有了今年的“最后一幅卷轴”。
    秋高气爽的一天,雇的班车把我们送到一个风力电站附近,我们从这里出发向前面的一座山(阿勒玛勒山)走去。穿过一个旧公路,爬上一个长满芨芨草的坡,走过一段干燥石子的戈壁,才正式地向着一山谷进发。我又走在了队伍的后面,看着驴友们的背影,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欢。在后面走,我帮一个驴友看看有问题的手杖(拧式),拧不动,卡不住,还没看出问题在哪,这驴友就说杖给我了不要了,觉的还能用,我也就拿着了(回去拆开发现里面拧的丝口都锈了,可能是进水的原因,清理时不小心把内卡又给弄坏了,不过还可以凑合着用。)。
    似乎不象以前那样,线路是固定的,这次好像并不是,虽然进了山谷,但总感觉没找到路一样,领队在找路,穿过山谷,翻了个山坡,又下了一个山谷,又翻上一个较陡一点山坡,山坡下有点小河,这回,好像才到了正轨。
    刚进谷的一侧山坡,不好走,斜面很“光滑”,都是细小的碎石,往前走了一段便没法再走,只能下到河床走,谷口的河床比较宽,还有刚刚被洪水冲积的痕迹,河水已经不大,河床底部是细小的碎石,踩上去很硬,可以走。随着往里走,河床开始变窄,有些地方更像一条被水冲出的深沟,深的地方有一人多深,我们沿着河床一直往里走,走到不能再走时才翻出河床,沿着牧道继续往山里走。
    也许来的时间不对,并没有说的满地的果子,树上的叶子大都已经落完,只有开始变的枯黄的山色,秋色。
    我们在一处像“鳄鱼背”一样山下扎营,营地旁有个可能是洪水冲的大深沟,只是现在已经没有水,沿着沟向下走到头便有条小溪流量的小河,不过完全可以满足我们的需求。
    到了营地,扎了营,还没开始做饭,好喝的驴友就开始先喝上了,喝酒的喝酒,做饭的做饭,扫了一眼,有做的抓饭的,有热红烧肉的,有做火锅的,还有烧奶茶的。我对火锅有点兴趣,打算蹭一点,不过还没来得及,被热情的驴友叫着吃抓饭,还灌了两杯酒,味道怪怪的,好像是药酒,然后,火锅的事就被耽误了,没多一会,我就自觉地回帐蓬了。
    起早是我的特长,在哪都一样,我对“鳄鱼背”也很有兴趣,昨天扎营的时候,我就欣赏了它好一会。起的早,自然是要爬山的,“鳄鱼背”看着不是很陡,但不太好爬,碎石太多;爬到山顶往下看,又觉得挺高挺陡,与周围山相比,“鳄鱼背”也不算太矮,望来处,算是最高的了,看营地,也很小了。看过日出,准备下山,又不想原路返回,想绕个小圈,没想到真的是上山容易下山难,有些地方下去后回头再看,真有点不敢相信是怎么下来的,下着下着,几乎没有路了,只有一处塌成扇形的大碎石坡,穿的软底涉水鞋很不好走,硌脚,不过总算小心翼翼地下来了,腿有些发软。这“鳄鱼背”真不简单,看起来的感觉和爬起来的感觉实在有点悬殊。
    大家是照例睡到自然醒,等吃完饭,收拾好装备,大家又捡拾了一下营地的垃圾,已是日上三竿。
    回程要比来时略累一些,先沿上扬山谷走,然后翻过或爬上一个较陡的山坡或鞍部到山顶,山顶有一段平坦的路,走到头,沿着一个由洪水冲击出而成,落差较大,布满巨石和碎石的“河道”下行,此段大家互相协作而下,下到山谷,我们休息了一会,把剩下吃的东西都消耗了,最后有三个馕没人要,我带了回来。剩下的路一直到出山都很好走,出了山到公路还有五公里左右,要走一段戈壁和穿过一片田地,本来脚并不疼,穿过田地时被收割的庄稼茬硌的疼起来,好在已经到地方了,站在路边等车时,听到有驴友闲聊,说穿双层袜子不容易磨脚,哦,心里道原来如此,并暗暗地记下。
http://www.tai2.cn也迷里论坛-欢迎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493

帖子

525

积分

等级:4级

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17-5-5 15:32 | 显示全部楼层
6.JPG
http://www.tai2.cn也迷里论坛-欢迎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493

帖子

525

积分

等级:4级

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17-5-6 16:29 | 显示全部楼层
    【“将军沟”.虽败犹荣的痛快与心疼之旅】本来五一准备参加巴尔鲁克山赏花徒步活动,已经在群里有讨论了,谁知快到五一的时候,计划忽然变了,活动改成了“霍城县萨尔布拉克镇(三村)切特萨尔布拉克村经孔杜努苏至将军沟探路”(简称“将军沟”)。这么远,算是一条外线了,虽然我没探过路,但从字面理解,也应该是要走一条未走过的路,好走不好走,能不能成功,都不好说,谁也没有肯定的答案。但我不介意,憋了一冬天,好不容易有机会可以走走,赏花线我都不放过,何况探路的线,应该要比赏花更有挑战性,我认为在自己能够承受或尝试的范围,就毫不犹豫地报了名,于是也有幸见证和拥有了“将军沟”这段难忘的驴途。
    去年走完最后一次,我终于决心买一双专业的户外鞋,不买不行了,那双休闲鞋已经不能满足我的需要,都快走烂了,脚踝保护性太差,容易崴脚,鞋底也太软,走石子的路硌脚,越来越觉得有必要买双专业的户外鞋。我和另外一个新驴一起从网上买了两双德国造户外鞋,长度合适,但有点窄;领队帮我们看了下,认为鞋不行,让我们把鞋退了重新买,要买大两码的鞋,还要宽型、硬底、防滑,并为我们推荐一款他觉得不错的户外鞋(AKU),虽然我们都不懂,但我们相信领队,便退了先买的那一款德国造,换成一款美国造的户外鞋,这也是我这辈子到目前为止买的最贵的一双外国品牌的鞋。新户外鞋到了以后,领队又亲自给我们送来,看着我们试,说脚后跟处要能插进两指才行,另一个人的可以,我的两指略紧,领队建议我退了重新再买,说鞋的大小很重要,我有些不以为然,觉得就那么一点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不想再退了,领队不好再勉强,我的第一双户外鞋就这么成功落地了。这次“将军沟”探路,我的新鞋算是首秀,心里满是期待和兴奋的劲儿。(我要是知道后来的结果,说啥也不会穿新鞋去)。
    我们提前了半天出发,出发时领队才发现有点失策,雇的车小了,人刚好坐下,但放包的地方不够,没有时间重新找车,只好人和包挤在一起,那塞的是一个满,一路上我是麻了左腿麻右腿,怎么坐都没有舒服的感觉,其他人大概也没几个舒服的。
    经过一夜的拥挤和颠簸,凌晨五六点,我们到了霍城。因为到的太早,不方便打扰相约的当地驴友,我们只能漫无目的地在清冷的街上转悠,等待天亮,也算借此逛了个街,略见霍城一角。车里太挤了,要有人让出点空间来,让更需要休息的驴友(尤其美驴)休息,虽然我很想呆在暖和的车里,但还是自觉地下车了,在车外,在空荡的街道上,消磨时间。两个小时后,领队与当地一个驴友取得了联系,我们得到了短暂的休整——上厕所、洗漱、补充和喝点热水,然后就一起去吃早餐,吃完早餐就开始慢慢地往城外走,边走边等其他赶来会合的驴友,等到10点半左右人全部到齐,我们正式向着“将军沟”进发。
    据了解,此次要探的线路是穿越线路,等级5级左右,全长45公里,共24人,其中塔额九师16人,克市2人,霍城6人。霍城的驴友本来不止这几个,只是见我们来的人多,怕队伍不好带,才精减了一些。
http://www.tai2.cn也迷里论坛-欢迎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493

帖子

525

积分

等级:4级

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17-5-6 16:32 | 显示全部楼层
    按着我的方向感,车是向东行驶的,出了县城,有条公路直直对着一座南北横卧的大山,看着挺高,山顶还有雪,不知是不是终年不化,我想可能是西天山的分支,能够走走天山的分支也是一件很荣幸的事。车开到一个村子的中间位置便停了下来,前面在施工,过不去了,我们只能下车,村子就位于山谷的谷口,下车的地点距谷口也就一两公里,也算是到了出发点。
    从村里出来没走多远,就是一条小河,河水很急,很浑,也很凉,跳过去是不可能的,村口的河不会没有桥吧,我们沿河边找了找,果然有一个小木桥,算是没有这么早就蹚水。过了小桥,出了村,就走进一个喇叭口形的山谷,算是正式地入谷了。刚开始还有路可走,没走多远,好走的路就没有了,不是河滩,便是山坡,也没有什么养眼的风景。此时的河面也变宽了,河水还是一样的急,洪水的浑浊颜色,还翻着白色的浪花,看着有些吓人,脚下的路,已经变成了河边的乱石滩,要是穿休闲鞋,估计很难走,而穿着新鞋走,一句话,感觉好的很,鞋底很硬,一点也不滑,走起来很有劲的感觉。随着山谷的深入,两边的山势,也渐高陡了起来,开始有稀疏的树木,杨树、松树,和一些正在开花的杏树,山根下还有少量没化完的积雪。
    当前面的人已经在一片绿地和开满杏花的树下休息时,我还在烈日下的乱石滩里,踩着大块大块的石头,跳着,找着,适合下脚的地方。我们就在这几棵杏树下很轻松地吃了个午饭,杏花映绿草,细枝休闲影,感觉很是不错。
    再出发,就是横挡在路前的河水,男驴们尝试着想搭个木桥,只是试了几次,都不行,只能脱鞋过河了。河水的感觉,就是咬着牙从牙缝中挤出一个“艹!”。过了河,一个豁口式的路口正对着山坡下的一片未化的积雪,看着很刺眼,走过去,拐个弯,山势和山色立刻又进入了另一个层次;山高了不说,松树多了不说,绿色变浓了也不说,只说雪,雪更多了,而且还是覆盖在河上的厚厚的积雪,可以当“雪桥”的雪,难怪水这么凉,不,应该是冰,都是雪水啊。
    河水看着很急,也很浑,但好在不深,大都在膝盖的位置,不算难过;过了第一水,后面就断断续续地过开了,走不了多远就要过一次,像斋桑古道一样,路是顺着河走,河是绕着路走,渐渐也适应了这种冰冷的感觉。只要卸包休息,我都要把鞋脱了,好好晒晒我的脚丫子,让被河水扎的疼的脚暖和暖和,以继续应付后面的过河。一路行进,虽有牧道,也多是在河滩和积雪之下,很多河上覆盖的积雪里,还夹杂着横七竖八的残树断木,不禁让人联想到雪崩的威力,走在上面也不禁多了一份格外的小心。
    下午六点多,领队告诉我们今天的任务完成了,走了十七公里,再走都是赚的,在我们到达了一个适合扎营的地方时,领队还不想扎营,觉得还有些时间,想继续再往前走走。后经过商量,先休息,让人往前探探,如还有合适扎营的地方就再往前走,没有,就原地扎营,等了一会,去探路的驴友回来说前面没有合适的地方扎营,这才促使领队决定扎营。
    营地四面环山,居中类似一个半圆的平台,平台上铺着一层绿绿的夹着各色小花的青草,用洗的比脸还干净的脚踩在上面,非常舒服。这个地方也是一个牧民的居住点,地上埋有搭棚子用的木桩,只是现在还没有来。
在没有确定扎营前,我们虽卸了包,却不敢拆包,只能就地休息,等待领队最终的决定,走或是留,走,就马上背包走人,留,那就拆包支帐蓬。等领队决定扎营后,我选了靠边的地方,利索地支起了帐蓬,紧绷的身体也终于松懈下来,看着山坡上的松树和还没有消融的积雪,有种难得的悠闲。
    我的晚饭照例是馕和咸菜,等别的驴友把热饭做好,我又去蹭了一点,还喝了碗奶茶和姜糖茶,后者是驱寒的。我们这边有个新人,带了瓶茅台酒,我喝了一杯,好辣,没觉得好在哪;领队又让我们过去给霍城的驴友敬了杯酒,不熟,没什么话可说,喝了杯酒,说了几句客套话,我就回到我们的饭点,和熟悉的驴友呆在一起,等小酌饭饱后,我又早早地钻进了帐蓬,这次是必须要早早地休息,才第一天,后面还要更累,半睡半醒间听到外面又是唱又是笑很是热闹,驴友们的热情和精力真是太让人佩服了。
    (体验的新人我认识,并不徒步,主要是骑行和摄影,这次也带了个单反,主要是跟同学来体验一下,很有个性,也挺历害,一直穿着宾馆的那种拖鞋过河,即没掉队,也没出问题,回去后再没见走过。)
http://www.tai2.cn也迷里论坛-欢迎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493

帖子

525

积分

等级:4级

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17-5-6 16:33 | 显示全部楼层
7.JPG


---------------------------------------------------

7-1.JPG


------------------------------------------------

7-2.JPG


http://www.tai2.cn也迷里论坛-欢迎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493

帖子

525

积分

等级:4级

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17-5-6 16:3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我起的并不早,因为大家起的都挺早,9点半就出发了。一出发就是过河,早上的河水特别的冰凉,扎骨头,冰冷的寒气穿透脚底板直达小腿,那种感觉,是将愉快的心情立即冻结并打碎的感觉,让人情不自禁地龇牙咧嘴,甚至忍不住吼叫出来。水凉归水凉,可一点都没挡住大家的速度,或许,恰恰更加刺激了速度的爆发,我前面的几个新驴看起来根本不当一回事,不管男的还是女的,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历害,貌似趟的不是冰水而是温水。大家都这么历害,也不能就我一个人怂,埋头走起,谁怕谁。
    路上的积雪越来越多,像是从春天走到了冬天,一幅“冰川期”画面,山谷里到处都是厚厚的积雪和雪桥,如果不是山花绿草和泛绿的松树,真会以为已经到了冬天。路已经基本没形了,所走的大部分都是乱石、“冰川”、河道、狭谷,即有“冰川”之上的壮美,又有冰冷河水的刺骨,过着过着,我竟有一种奇怪的感觉,雪比水热,真的,穿着涉水鞋,挽着裤腿,走雪里一点都不觉得冷。而对我的新鞋,我有些内疚,一大半的路都是穿着涉水鞋走的。
    不管路是不是好走,风景绝对是没得说,走着拍着,停下休息的时候,还是拍拍拍,连人也觉得是一道亮丽的风景。欣赏好风景的时候,也不知觉的把路难和疲惫的感觉抵消了不少,这并不是心中的刻意,而是自然的馈赠的结果。
    光顾着走路,裤子烂了都不知道,裤裆开线了,没有发现,在没有出大丑前,被走在身后的一位美驴发现,悄悄地婉转地告诉了我。我好像没带可换的裤子,不要紧,带针线了,趁大家在路下休息,我爬到路上方的一个平台处,郑重地告诉大家,不要上来,我要缝裤子,惹的大家很笑。因为缝裤子,我没有跟上队伍,不过后面还有几个走的慢的,却喝上了他们烧的铁观音,也算是晚走的一个小享受吧。午饭时又喝了铁观音奶茶,很有点奢侈的感觉。
    尽管走的很累,大家的玩心却一点没减,趁着休息的时候,有驴友在一座大山下的雪坡上滑起了雪,虽然滑的不是很流畅,但玩的很嗨,根本没把上面有点小雪崩的痕迹放在心上。滑完雪,拐了个弯,我们就走出了狭窄和狭长的山谷地带,一转为开阔的山谷,但雪一点都没少,反而更多了,大概和上升的海拔有关吧。
    就在这时,有位驴友因为大意,出现了低血糖,幸亏及时发现,休息了一会,喝了些热水,补了点糖,好多了,但体力明显下降,再负重走有些困难,我们便帮着分拿了些东西,剩余物品及背包由另外一个体能较好的驴友双背。
    又是下午6点多,领队告诉我们今天的计划行程也完成了,走了大概十八公里,但没有合适的地方扎营,山下虽有牧民点,都是厚厚雪,领队决定翻过前面的大阪(大概2200-2800左右),再找扎营的地方。达坂从远处看,并不是很高,也不是很陡,但爬起来的感觉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
    看着不怎么陡的坡,走到跟前就一下子变的陡了起来,往上爬了一段,往上看是屁股,往下看是脑袋,要是脚一软或踩滑摔倒,准得滚下去,听到领队喊着不要去有雪或太湿的地方,心里又无形增加了一些难度感。爬着爬着呼吸就有点跟不上了,开始大口大口地喘气,想斯文,门都没有,再也走不快了,每往上走几步,我就要站下喘一会,前面好像已经有人登上达坂,再看看后面的太阳,快要落山了,心里有些发急,默默地盯着前的人,数着数往上一步步地爬,心里不停地说着“跟着!跟着!跟着!”,这已经成了一个强制的念头。花了3小时(9点半)左右的时间,我还没爬到顶,但觉得已经离山顶很近了,估摸着大概还有五六十米的距离吧,这时太阳的余辉已经开始变淡。就在这时,上面的人让停下,我隐约听到上面对讲机的谈话,山顶和背面坡全是积雪,没有路,下不去,下徹吧!听到这消息,我有一种功亏一篑的感觉,心里是十二分的不情愿,坐在原地,半天没动弹,其他的人也或站或坐在原地,等待着领队的指示,不知道心情是不是也和我一样复杂。领队和收队一番讨论后,一致同意下撤,我半喘着看着将到的山顶和“遥远”的山角,眼神和心情一样的复杂,将所有的述说都化成一声叹息,下吧!真可惜,硬是没登上去看一眼。
    服从,对于户外,不一定是百分百的正确,却是百分百的法则,不论你有什么想法,不论你多么强悍,不论你多么不愿,只要没有站在领队的位置,只要没有查百分百的把握,为了整体为了大局,服从,或许是唯一的选择。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更何况是在天色渐暗,又乏又累的时候,往下没走几步,我便滑倒了,滚了几滚,幸好抓住了一把草,还好,检查了一下,没掉东西,手杖也没坏,没下到一半,天便黑了,打开头灯继续下,顿时半山坡变的星星点点,直线下的脚发软,只好慢慢以“之”字形往下走,两个小时后才下到山脚。相互一聊,才知道下撤途中掉装备、掉石头、滑到翻滚的大部分都有发生,有的把手杖摔坏的,有的把套锅掉了(被捡回来了),有的把单反相机掉了(幸好挂在灌木上)。
    撤到临时营地时已是晚上11点多,也顾不许多,就在雪地上找到一块略合适的地方,随便踩了踩(一晚上都在踩的坑里躺着),便以最快的速度支好帐钻进去,任领队和其他驴友怎么喊也不出来了,睡觉,就是睡不着,躺在哪里也不想动。这时有人烧好热水、做好热饭挨个喊着吃点喝点,累之余,我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和暖和,在帐蓬里默默听着这些可爱的声音。听着听着,就有事了,隐约听有人说,明天要赶回出发点,要把两天的路一天走完,霍城的驴友说我们明天能在夜里十二点到就不错了;听到这,我有点不乐意了,觉得有点门缝里看人(把人看扁了),不行,得合计合计明天怎么走,一定要在十二点前赶回出发点;觉得有两点要明确,第一要轻装,没用的东西全扔了,第二要节省时间,过河不换鞋,直接穿着户外鞋过河,嗯,心里觉得可行,决定明天就这么办。头次雪地扎营,还是中空棉睡袋,我觉得要惨,可能要被冻个半死,咦,真奇怪,一觉到天亮,一点也没冻着(大概逆温带的原因)。早晨起来听他们说附近有狼的踪迹,幸好一夜平安无事。
http://www.tai2.cn也迷里论坛-欢迎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493

帖子

525

积分

等级:4级

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17-5-6 16:37 | 显示全部楼层
7-3.JPG



----------------------------------------------

7-4.JPG



http://www.tai2.cn也迷里论坛-欢迎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493

帖子

525

积分

等级:4级

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17-5-6 16: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em-野鹰 于 2017-5-6 16:43 编辑

    第三天,大家都早早地起来,速度地吃喝完,收拾停当,开始减负,挂面啊,馕啊,没吃完的菜啊,都扔在营地不要了,轻装上阵,光做饭的清油,就在牧民的木桩上挂了两瓶。霍城驴友的营地也扔了好多吃的,有一摞馕,数了数,六个。
    根据领队的安排,我和几个走的快的驴友先走,领队和收队押后。情况已定,去路明确,什么也不想了,趁着早上雪没化,我们五个“先头部队”商量好休息不卸包、过河不换鞋,尽量以最快的速度往回走,我感觉我们已经不是正常的走了,而是半跑着走了。刚开始,霍城的驴友还在我们前面,后来有个驴友丢了东西,回去找,被我们超越,便再没有见他们追上来。过河的时候,看着坐在河边换鞋的驴友,我心里有些发急,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换鞋,二话没说穿着户外鞋就下水了,鞋子立即被灌满了冰凉的河水的,从河里出来,鞋面有些地方还没有湿,防水性真不错,可经不住水多,很快就湿透了,一路不停地在过河,伴随的是鞋里不断发出的噗嗤、噗嗤声,一路下来,感觉真是痛快,但,也心疼极了,哪有这么磨合新鞋的,太伤鞋了,为了赶时间,只能特事特办了(回去虽然鞋面又喷了一次防水胶,但也是无法弥补造成的损伤)。
    虽然我们尽量早出发了,但雪还是明显地化了,前面来时可以踩在雪上走的路,回去时,很多地方已经站不住人;有些地方瘦的人可以,稍微胖或重一点的人就站不住了,踩上去,一步一陷,很累人,也快不起来。雪一化,河水也跟变化,脚脖深的水到了小腿,膝盖深的水到了大腿,比来时的水位明显的高了,因为走过一次也没有多害怕,都顺利地蹚过。我们用了3个小时就到达了第一天的扎营点,有点出乎我们的意料,半小时的午餐和休息,等后面的驴友陆续赶到,我们几个又继续出发。
    走着走着,我和前面的四个人分开了,他们走的太快了,我在后面有点撵不上。有多快,我不知道,但后面另外两个一起走的,其中一个停下解了个大手,然后四个小时没追上前面哪个。带茅台酒的那个新人和他的同学从后面撵上了我,他同学也是个非常历害的老驴,我就跟着他走,老驴不想过河,就从山坡上绕着走,我也跟着绕,三绕两不绕,把后面的新人给丢了。等老驴发现时,新人不知道跑到哪去了,等了一会也不见来,于是我们俩继续往前走,一会回头看一看,希望能看到那个新人,但就是不见那新人,我有点担心,别是过河时被冲走了吧,想想又不太可能,前面几个人不都是安全过河了吗。等我跟着老驴终于找个到一个过河点过了河后,才在后面几公里的山坡上看到那个新人,正晃悠着往这边走来,这下我和老驴才算放心。
    别人没出事,我差点出事,只顾跟着老驴往前走,没留神脚下,被绊了下,直挺挺的趴在地上,幸亏地上都是软沙,要不然,可能要受伤了;不过没人看到,摔到沙子上没声音,老驴直顾往前走,河对岸的四个人也没往我们这边看。最后几公里异常的难走,不是路不好走,是迈不动腿了,好不容易到达出发点,也顾不上晒,一屁股坐在路边半躺着,再不想动了。背包里的巧克力也被太阳晒化了。
    下午3点半在离沟口五公里左右的地方手机有了信号,我们立即和司机取得联系,4点半出沟到达出发点,5点左右2辆租车到达;押后人员于6点半左右全部安全到达。然后,我们到霍城县简单吃了一点饭,8点半左右就又踏上归途,凌晨4点半到家,一路上我基本都是保持“V”形坐姿,而且还能睡着。下车卸包后,发现地上多了一个背包,原来有人多卸了一个包,又在原地多等着来把包拿走才回家。
    至此,“将军沟”穿越探路活动全部结束!
    根据别人统计,三天我们走了70余公里,趟河90余次,过冰雪桥30余次。我不能确定数据很准确,但也不觉得夸张,尤其第三天表现,直到现在我都有点不相信自己有那个能力,在那么短时间内走出来,觉得领队是不是在行程上忽悠了我们,实际上没有那么远,不过新鞋过河是真真的心疼,疼的现在想起来还疼。
    虽然“将军沟”探路没成功或者说失败了,但走的很过瘾,完全达到了徒步的目的,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而没成功的原因也是客观的,并非主观造成(据碰到的牧民讲,达坂背面的雪要到八月以后才能化完)。走的也很心疼,新鞋的处女行,竟然成了“急行军”(或暴走)的牺牲品,多少觉得有些冤屈。总的来说,“将军沟”虽败犹荣,不能以成败论徒步,这就是徒步,不一定有什么结果,只要觉得值就行,而我觉得,值!
http://www.tai2.cn也迷里论坛-欢迎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亚心论坛 ( 新ICP备09005267号 )

GMT+8, 2017-12-16 15:27 , Processed in 0.093740 second(s), 3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