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心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index_today!
!index_yesterday!
!index_posts!
!index_members!
搜索
楼主: em-野鹰

随笔畅想徒步•手记(I)

[复制链接]

75

主题

493

帖子

525

积分

等级:4级

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17-5-6 16:44 | 显示全部楼层
7-5.JPG

---------------------------------------------
7-6.JPG
---------------------------------------------
7-7.JPG


http://www.tai2.cn也迷里论坛-欢迎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493

帖子

525

积分

等级:4级

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17-5-8 16:06 | 显示全部楼层
    【“巴尔鲁克山穿越”.困惑之旅】“五一”后消停了一个多月,休息的脚上都快长了毛,六月的“端午节”小长假有什么活动呢,正在想的时候,又有“大线”来袭,一条我所知道的“名线”——巴尔鲁克山穿越(简称巴山穿越,级别五级,全程53公里)。网上有介绍,也常听人说,甚至在某个驴友的“作业”中有“徒步者的天堂”一说,怎么个“天堂”,很想见识一下,机会终于来了。
    这里说的“大线”与“名线”是在一定范围内的相对之说,不能与狼塔、夏特、乌孙、孟克德、博格达等实至名归的大线名线相提并论,个人认为线与线之间就如人与人之间一样,不能比,也没法比,即各有所长,也因人而异各有所好。对有些驴子来说,如果不走走狼塔类的大线名线,是一种遗憾或缺憾,也是对经典膜拜的不够虔诚(不包括镀金的伪驴),当然也有些驴子并不怎么崇尚大线名线,只要能够走的开心,痛快,够爽,哪里都一样,不需要展示什么,哪怕默默的行走,有徒步运动的实质和精神就足够了,我属于后者。如果有大线的机缘,当然也不会错过。
    这次的巴山穿越从一开始就注定不会太顺利,出发的头一天还是乌云密布的冷空气模式,让人觉得活动有可能要黄,领队和远道而来参加活动的驴友都在宾馆里一杯接一杯地痛饮,大概觉的走不成了,也放开了的喝,听说都要准备取消活动了,还好,没有真的取消。
http://www.tai2.cn也迷里论坛-欢迎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493

帖子

525

积分

等级:4级

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17-5-8 16:07 | 显示全部楼层
8.JPG
http://www.tai2.cn也迷里论坛-欢迎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493

帖子

525

积分

等级:4级

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17-5-8 16:0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天】五月三十一日,端午小长假的头一天,天气奇迹般地转晴了,可能是被外面呼呼的大风硬是吹晴的,不管是不是,都要心存感谢;虽然还是冷意犹存,但冷不是问题,能不能走才是问题,只要能走,对我来说,一切都好说。直到出发的早晨,也没有接到活动取消的通知,说明计划不变,天不亮我就起来开始烧水、装吃的(背包基本装好,吃的害怕捂了早晨现装,水现烧再冷凉),然后换上徒步的衣服鞋帽,提前半小时出发到集合点。走到门口,看到院子里的树叶被刮的呼啦啦作响,心中犹豫了片刻,老实地回房把秋衣秋裤又穿上了(爱惜点自己没有错)。
    不知道是因为天气太冷,还是改变了集合点,只有我和另外一个驴友在集合点等车,一直没见其他人来,打电话询问才知道都在宾馆;风吹着把人冻的不行,幸好旁边有个没盖好的空房,我们就在空房里避风,等到了出发时间,过来了一辆大班车,领收队和其他驴友都在车里,就差我们俩了。
    虽然距出发点一百多公里,但一路上并不寂寞,车里有说有笑,气氛互动的很活跃,每个人对此行也都是信心满满。只是班车并没有开到指定的地点,我们在距出发点大概五公里的地方提前下了车,新修的公路还没有摊铺沥青,压平的石子路在雪水的浸泡下变的十分松软,班车不敢再往里走,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可以掉头的地方,司机说什么都不愿在往前走了,万一车陷下了,对司机对我们都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我们也不再勉强司机。
    下了车,卸完包,我们并没有马上就走,而是看着班车倒车调头,重新上公路顺利地开走,我们才开始各自整装,快的已经走起,慢的还没有上包,我属于慢的部分,这时又有人喊着要拍合影照,克市一驴友帮大家申请了免费的红牛,也要拍个合影照,以作“证据”,场面一时有点混乱,我也搞不清哪个是哪个,记得活动的合影也照了,红牛的合影也照了(后来只见过红牛的合影)。
    车不能继续走了,人能走,平整的公路人走在上面硬实中略带一点松软,犹如高速公路,轻松又省力,大家三五成群地在公路上聊着走着,没有车的公路感觉真好,虽然多走了一些路,大家似乎并不怎么介意,大概是经常遇到这样类似的情况。
    公路的尽头有一座桥,桥的那边有个林业管护站,我们此行已经提前告知林业部门,所以并没有受到阻拦。我们在护林站前面的一块硬地上略作停留,等后面的人都到齐后又继续出发,再走,便没有公路那么好走了,裸露的地面变的有些泥泞,即便是草地,上面也覆盖着一层薄雪,偶尔,化开或还没有完全被雪盖住的地方,有露出一些金黄色的小花,雪,一直铺到我们要去的前方的一座大山上,虽有阳光,却没有暖和的感觉,刮过的风吹在脸上并不刺骨却很冷,寒流的余威仍在。
    山谷中有马道一直通往前方的山下,大家沿着马道,排成一字形的队伍往前走,并不是很累,但因为有雪,也不容易走快。阳光与白云、绿草与白雪,多么美的景色,如一幅绝美的画卷,但因为冷意,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欣赏,都被冷和累的感觉充斥着,呼入的空气是凉的,手杖抓的冻手,没有一个干燥的地方可以坐下来休息,即便是垫了东西坐着,屁股底下也是凉意深深,还不如站着。走的慢的还在山谷中,走的快的已经到了山脚下,等我到山脚下的时候,已经有人到了半山坡,不知道是谁,走的那么快。开始翻达坂了,翻达坂就意味着爬山,爬山,对我来说一直都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一个感觉,累!非常累!!看别人那种轻松的感觉为什么自己从来没有,每次爬山,都有一种很懊丧的感觉,感觉自己像个熊包;也总是在这样的时候,会让我想起狼塔、乌孙、夏特等大线,不过有的并不是动力,而是泄气,觉得离走大线的要求差的实在太远,这样的体能可能会累死在大线的路上,越是这样想,我也越不敢想大线,也越没有走大线的欲望,能够走走巴山这样的线,我已经很满足。
    不管怎么累,爬山是必须的,后面没有退路,就是累的像狗一样也得往上爬。爬不快,那就爬慢点,往往都是借着站着喘气的功夫,欣赏或浏览一下周围的风景,再看看别的驴友,于是风景和也同样累的驴友就成了我继续往上爬的动力。
http://www.tai2.cn也迷里论坛-欢迎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493

帖子

525

积分

等级:4级

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17-5-8 16:11 | 显示全部楼层
8-1.JPG


============================

8-2.JPG


============================


8-3.JPG


http://www.tai2.cn也迷里论坛-欢迎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493

帖子

525

积分

等级:4级

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17-5-8 16:13 | 显示全部楼层
    快到山顶的时候,领队让休息,吃午饭,我正处在斜坡上,一听说休息,就和身边几个驴友找了个略避风的地方,半躺着休息和吃东西,没有风,太阳晒着还挺舒服,可惜风不容易被挡住。我刚喘了口气,吃了点东西,喝了几口已经冰凉的白开水(这次回去后买了个保温杯),就听到领队催着出发,乍这么快呢,心里想着慌忙起身上包,没想到一下被食物给“激”着了(我是这样认为),顿时心里就产生了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满是排斥和厌恶的感觉,一步都不想走,站在原地,呆呆地望望山上又望望山下,有种想从山上滚下去的冲动,不知道有没有表情,但内心很激烈,如果不是收队站在前面等着和看着我,我不知道会怎样;最终,我还是往上走了,到了山顶,我又停下,对收队说,“你先走,我手冻的慌,换个全指手套。”,等换上手套,那种不好的感觉才渐渐褪去,又做了几个深呼吸,才去追赶前面的队伍(我一直觉得是没有休息好的原因,但不排除其它可能)。
    再走起来,我已经没有那种难受的感觉,但很快又有点不对劲,只觉大腿根处的神经,在迈腿时一抽一抽的,有种咯噔咯噔的感觉,很奇怪,不过这现象持续了大概十几分钟就好了,我也就没当成一回事(根本没想到和失温有关系)。此后路程,我再没有出现过什么异常的情况,但那一阵短暂的异常的“难受”,却让我印象深刻。
    其实,“难受”的不止我一个,只是谁也不轻易说出口。我因为“难受”走在队伍的最后,看不到别人的情况,所以也不知道“难受”的不止我一个。当我一个人在后面慢悠悠地晃上垭口时,早已看不到前面的队伍,只有一个驴友正在垭口上卸包找东西,我心想,这家伙勺了吗,垭口的风这么多大,武侠小说中的罡风一样,他却在垭口卸包,就不能再往下走一点吗,只要下了垭口风肯定会小。从驴友旁边经过,问他在作什么,他说找衣服,冷的不行了。我再没吭声,继续往前走,翻过垭口,一下坡风就明显的小了,我有些体寒,天一凉就容易闹肚子,这次也不例外,又忽然内急起来,好在是最后一个,没那么多顾忌,便在路旁找了个可以蹲下的地方;刚蹲下,加衣服的驴友过来了,瞥了我一眼,没有说话也没有停留,继续往前走,等我优哉游哉地解决完,大家都已经走远了。
    下到山底,眼前的视野又是一变,没有什么雪了,都是一片青绿,可能太冷的缘故,也没有什么花儿。可能是起伏不平的山坡挡住了视线,大部分驴友已经看不到,很远处的山下有几个彩色的小点点,刚才换衣服的驴友,并没走多远,我很快就撵上了他,看上去一副步履艰难的样子。问他什么情况,说一条腿不听使唤,迈不动,所以怎么都走不快,我也搞不清楚怎么回事,能做的就是立即帮他减负,只见这家伙从包里拿出四个大苹果,看样一个就有一公斤重,他的背包重三十多公斤,远不止这四个苹果,我决定把苹果扔了,但就这么扔了实在可惜,于是我们俩一人两个,狠狠地咬了几口,再扔。帮这位驴友分担了一些重量,还是走不快,腿依然没有好转的迹象,我就后面陪着他慢慢走,任谁也不能把一个走不动的人扔在最后吧。其实我想走快也快不起来了,我的包自己装了将近二十公斤,现在又分担了一些东西,包的重量已经在二十五六公斤,包塞的满满,感觉已达到背包所承重的上限(背包质量不是非常好,太重了怕要把背带拉坏,真拉开线了,当时不知道,回去才发现,一顿缝上了,继续用),也基本到了我能承受的上限,所以也快不起来,就一起慢慢地晃吧,只要能看到前面的人,大概是丢不了的。
    下到山谷的时候,我们撵上了前面的“大部队”,很多驴友都一副疲惫的样子,就这样还走的这么快;情况好像有了变化,线路由领队的朋友(异地驴友)主导了,在用手机GPS现找线、现“打点”、现走,因此还走错了一截,误入了不通的山谷,又拐回来沿着旁边的山谷继续往前走,什么情况?为什么要让别人带我们?没问,也没人说,跟着走呗,反正我又不是领队。
    山谷中有河,水略急但并不太宽,碰到有石头露出的地方可以跳过去,但石头多湿滑,也不容易跳,我们过了几次河,有个别驴友滑倒和湿鞋,有个驴友过河时没跳好,滑倒把新手杖摔断了,不过整体比较顺利。也就这段路程,我们和新领队比较接近,还见他背人过了次河,第二天好好就没看到过。等我和迈不动腿的驴友走到营地时,已是黄昏炊烟袅袅的时候,大部分驴友都已经支好了帐蓬,开始做饭,各自一拨,营地比较分散,我们在营地的另一头找到几个比较熟悉的驴友挨着他们的帐蓬扎了营,并一起互相协助着把晚饭做好,吃了一点热饭,喝了点白酒,又点了一堆篝火取暖,我还是继续早睡。
http://www.tai2.cn也迷里论坛-欢迎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493

帖子

525

积分

等级:4级

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17-5-8 16:15 | 显示全部楼层
8-4.JPG


======================


8-5.JPG
http://www.tai2.cn也迷里论坛-欢迎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493

帖子

525

积分

等级:4级

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17-5-8 16:1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继续早起,两边的山坡松树太多又太陡不好爬,但我还是找了个“小山坡”爬了爬,即算是热身和提神,也算是满足一下个人的兴趣。
    饭后,收拾完,大部分人出发刚跨过小河,在河岸的小坡上被新领队叫住,然后狠狠地把我们训了一顿,好像没有专门针对谁,但也可以听出有所针对,针对的是起营时收拾动作慢的驴友,还有收拾好不走在旁边等的驴友,因为这样会影响队伍的行进速度和效率;领队要求我们,收拾好就走,不要管别人,也不要等别人。大概意思就是这样吧,还说了什么没记住。没有人向新领队叫板,或提出异议,大家只是默默地听着,等训完了,就继续跟着新领队往前走。对于新领队的话,我有些不以为然,只能说可以服从,但不代表认同。不知道我们的原领队怎么了,随便把我们交给了一个陌生的领队,有种怪怪的感觉,就像从一辆车上被导到另外一辆车上,虽然目的地都是相同的。我不能否认,我与新领队在徒步上的理念有所不同。
    不管新领队愿不愿意,该等的我还是要等,也更不想往队伍的前面走,可能是情绪使然吧,但我觉得自己很平静。队伍的速度不是取决于最快的那个,而是取决于最慢的那个,虽然陪着最慢的,但我有信心走到营地,不害怕掉队,所以我一直在后面走,不知别人怎么看的,可能有人以为有什么情况,或是“劈叉”了,好几次有人问我怎么了,我很奇怪,怎么了,好的呢呀,其实就是好的呢呀,我们走的慢,但很自由,也很放松,也有时间欣赏风景,心情也不算太差。我们或可能掉队了,但我们没丢,也没迷路,也没拖累队伍的行进,也没让谁回来找我们,事实上的确没有,我们一样走到了营地,而且自始自终,我们都有能力照顾好自己。
    刚出发不久,就有个驴友过河时没踩稳,掉到水里,水还挺深,要不是有人眼急手快一把抓住,提了上来,怕是要出大事。不过那驴友挺皮实,没挡一回事,把湿的冲锋衣脱下来扔给原领队拿着,自己又跑到队伍的前面去了。就冲这一点,不能说不强悍。
    鉴于第一天的情况,走的慢,被拉的太远,看不到人,找不到路,我们几个熟悉的驴友商量好,采取“三点一线”的办法,我走在最后的,要有人始终在我们视野或我们在他的视野,而他又能看到前面的人或队伍,这样,拉的远了也不会找不到路,只要知道路,那就不怕了,就是爬也能爬到营地。事实证明,这个办法很有效。
http://www.tai2.cn也迷里论坛-欢迎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493

帖子

525

积分

等级:4级

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17-5-8 16:19 | 显示全部楼层
    还干了一件狠事,我帮一个新人拿了一只烤鸭,第一天没有吃,到第二天中午我累了,烤鸭还在背包里没动,问他们吃不吃,都不吃,我有些生气,觉得等到晚上怕是要捂坏了,直接拿出来扔了(从哪以后这个驴友再没带过烤鸭)。不过,给着没人吃,扔了却有人吃,在我们后面,还有几个收人的驴友,看到地上烤鸭,闻了闻,没坏,吃了。说来可笑,之所以这么饿,是因为没吃的了,而被收的人的能吃的东西,都在前面的人的包里,自己拿的都是不能吃的,收人的人又没有带多少吃的。
    新领队在前面带着使劲“跑”,我们在后面被越来越远,驴友的腿还是不见好转,带烤鸭的新驴友也出问题了,拉肚子,脸色很差,快要走不动了,还不好意思对我们说,我们也没注意,被一起走的老驴发现了,赶快给弄了点止泻的药吃,状态还是不太好,就跟我们搭成一伙,在后面慢慢地走。我们不敢休息,领队看到了又要说,当我们走到一个“小坑”样的地势时,领队看不到,老驴忍不住了,把杖一扔,草地上一坐,不走了,要吃东西,实在没劲了,说什么都要吃点东西再走;这腿迈不动的驴友是一个做饭的好手,立码支锅烧水熬了一锅小米粥,又弄了几个Z蹄出来让我们一顿啃,感觉好多了。
    等我们吃好喝好,才又出发,这时,在前面不远处的山坡上,有两个驴友坐在哪也饿的没劲了,等我们走过去,立即支援了一下。
    山野变的越来越空旷,视野里的驴友越来越少,都不知道跑到哪去了,只有我们四五个人还在后面不紧不慢地晃着,幸好,还有些影子可寻,否则,我们真要迷路了,估计与最前面有五公里左右的差距。在爬一个很长的大缓坡前(看着也类似一个达坂),我们又过了一次河,河水很凉,但并不深十来米宽,原领队和另外个驴友各背一个驴友过河,我背不了,就协助帮他们拿包。那个大长坡走的并不是很累,就是有点长,还好,我们边走边聊,不觉就走到了顶端,翻过大坡是过一段上坡趋势的“w”型腰线,走完腰线,再爬上山坡,对面远处的山坡上,坐着个人,仔细看,是我们的原领队,大概是有些有些不放心,看到我们想必他松了口气,都好着呢,我们看到他,也松了口气,终于到营地了。
    营地在两个山谷的交汇处,也是一处牧民居住点,提前到的驴友都已经支好了帐蓬,各自聚在一起做饭或是闲聊,我们是最晚到的一拨,好的营地都让人挑完了,随便扎吧,我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感觉,也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同样的一条线,我相信,没有相同的心情和想法,走的开心就好。对于某些事情我可能有自己的想法,但对于这条线和这次徒步的感觉,还是相当不错的,对我来说很有挑战。尽管到的晚,我们的晚饭还是很有质量,我们与克市两个驴友一起整了个“四菜一汤”——芹菜肉、葱爆木耳、辣子肉、辣子鸡蛋、疙瘩汤(拨鱼子),味道肯定是很香的,累了一天,能吃上这样的饭菜,不但是一顿很享受的晚饭,也是一种福气(次日的午饭还有香喷喷的粽子)。
    这么累,我还是睡不好,有一点声音,就会醒,半夜,旁边帐蓬灯光一亮,我就醒了。接着又把人吓一跳,老驴睡的有点死,新驴以为老驴怎么了,不停地推搡和喊着老驴的名子,那种压着不敢太大,又满含害怕和焦急的声音,在夜里听着有点瘆人。老驴终于哼了一声,又含糊地说了几句什么,这才结束了这段吓人的午夜叫魂,我也又重新入睡。
http://www.tai2.cn也迷里论坛-欢迎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493

帖子

525

积分

等级:4级

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17-5-8 16:20 | 显示全部楼层
8-6.JPG

=====================

8-7.JPG
http://www.tai2.cn也迷里论坛-欢迎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亚心论坛 ( 新ICP备09005267号 )

GMT+8, 2017-12-16 15:28 , Processed in 0.063690 second(s), 3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