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心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index_today!
!index_yesterday!
!index_posts!
!index_members!
搜索
楼主: em-野鹰

随笔畅想徒步•手记(I)

[复制链接]

75

主题

493

帖子

525

积分

等级:4级

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17-5-16 13:03 | 显示全部楼层
12.JPG

================


12-1.JPG


http://www.tai2.cn也迷里论坛-欢迎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493

帖子

525

积分

等级:4级

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17-5-16 13:0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雨消云散,天气出奇的好。吃完饭,收拾好,我们并没有继续沿着山谷向山谷的尽头继续前进,而是从营地旁的一个山沟爬上了山顶。经过两个领队的商量,决定从营地右前方的一个山沟上山(约1400-2070),我们过了河,翻上一个小坡,便是一个“八”字形的山沟。
    对于上山的路线,两个领队有不同的看法,一个领队认为从山谷左侧的山坡上去比较容易,另个领队则认为右侧的山坡比较好上,最后,认为左侧好上的领队走左侧,认为右侧好上的领队走右侧,队员都跟着右侧的领队上。我没从右边上,而是跟在了左侧领队的后面,我并不知道从哪边好上,看着都不好上,都挺陡,也不知道哪个领队是对的,但我觉得左侧的领队一个人走也不是个事,万一有什么事,连个策应的都没有,我跟着,有什么事好歹也有个策应。
    我走在两个领队中间的位置,从下面看,右侧山脊直到山顶,但往山脊爬的坡度和山脊到山顶的坡度都有点陡,而且也有点长;左侧山脊看着像是个弧形线,山脊到山顶的坡度好像没那么陡,往山脊上的地方有马道,看着似乎短一点。
    右侧我没走,具体怎样说不上,我在左侧山脊上休息时,右侧的驴友们还在往山脊上爬,看着都是小点点,如果不是彩色的着装和背包(背包套),很不容易看清。我们走的确是弧形线,不过不是山脊的内侧,而是外侧,虽然一直有马道(或羊道),但并不是很好走,山脊的外侧下面也是一个山谷,坡陡路窄,多石头,还有一段巨石坍塌的斜坡,要从乱石堆上穿过去,需要小心一些。在领队休息的时候,我先穿过了乱石坡,回头没见领队上来,等了一会,还没有,正准备回去看看的时候,看到了领队,并向我挥了挥手。我们爬到了山腰,又转到要爬的山顶的正面坡下,右侧山脊的驴友也到了正面坡,看来两边的距离都差不多。我个人觉得选择右边的山脊是对的,相对来说,风险低一点,比左边安全一些。
    我们花了三个小时左右才爬到山顶,别人什么感觉我不知道,我是累了个半死。但也有点收获,快到到山顶的时候,有个领队在给队员讲如何爬山,如何保持体力,用什么样的步调,不巧我正从旁经过,听了两耳,受益匪浅。
    登到山顶,风挺大,我们找了个低洼的地方避风和休息。领队稍作休息就就往前探路去了,我和其余队员都在原地休息并午餐;休息一会,我又往前走了一点,以便保持在对讲机的有效距离,等着前面领队的指示。领队在前面探好了路让我们跟上,我又通过对讲机告诉后面的领队,一起向探路领队走的方向进发。
    领队选择的方向有误,向西走了没多久就没路了,我们到了山顶的边缘,前面是一个挺深的山谷,于是我们沿着山谷向左后方迂回,绕过山谷,又沿着牧道向南走。空旷的山顶让人觉得无聊和沉闷,我把带的音乐功放打开了,声音调的略大,为避免吵着别人,我在后面拉开了一段距离跟着,听听音乐,心情好多了。
    如果不是眼前的深谷,很难想象这类似于草原丘陵、马道纵横的地方会是海拔2000多米的山顶。山顶静悄悄的,没有半只牛羊的影子,牧民都已经转场走了,只剩下空旷的草场,等待来年的相会。整个草场除了一团团还常青的“爬地松”,草地已变的枯黄,丁点的鲜花绿叶也无可寻觅。不过也不能说完全的没有其他色彩,色彩还是有的,除了秋色,还是有些点点艳丽的彩色,镶嵌在这秋黄的高山草场,也像是一道天然的风景,那色彩,便是我们一行的身影。
    在枯燥的山顶绕来绕去,肚子忽然不舒服起来,且来势很急,眼前只有个小坡,光秃秃的连半点的遮掩都没有,我想再坚持往前走走,看看有可供方便的地方,却疼痛阵阵,急势汹汹,有种憋不住的感觉,艹,真TM会找时候。我回头看看,后面的人还挺多,迅速观察了一下四周的地形,顾不那么多了,包往地上一卸,拿了点纸,就往路旁的沟里走,路旁是个不太深的沟,光秃秃的也没什么遮挡,但坡度是弧形的,往下走了一截,抬头看了看,看不到上面的人了,也不管上面的人能不能看到我,面朝坡面一蹲,头一低,不管了,就这么办吧。我这是老毛病了,疼来的快,好的也快,往往都是一拉了之。等一身轻松地爬上了坡,我已经是最后的一个,顺着牧道往前过了小坳,拐了个弯,就看到大家在不远处停下来休息,走过去又跟着休息了一会,吃了点东西喝了点水,不过不敢再喝凉的水,弄了点温乎的水喝。
    下午7点多,太阳快要落了,山顶的寒意渐渐重了起来,上午爬达坂消耗体力过大,大家都显得有些疲态。虽然是平坦的地方,但没有水源,适合扎营,领队又带着我们往前走了一截,走到一处山坳,坳里有个干河沟,还有一小股流水,做饭喝水够了,领队决定就此扎营,再不走了。太阳已经照不到坳里,冷的感觉也变的明显,大家纷纷都把冲锋衣拿出来穿上,我没有冲锋衣,带了个羽绒服,也拿出来穿上,感觉暖和多了。等做好饭,天色渐黑,我在领队的“饭桌”蹭了点热饭,又到熟悉的驴友帐内蹭了点“豪华拌面”(西红柿炒鸡蛋+辣子炒蘑菇+挂面),当然,解乏驱寒的酒也蹭了一点(我倒真的从没带过酒)。
    山顶没有生火的东西,外面冷呆不住人,而早睡又不是驴友们的个性,于是喜欢热闹的驴友就分别挤在大一点的帐蓬里,喝酒,唱歌,好不热闹。我是喝酒没酒量,唱歌五音不全,凑了会热闹,便觉得无趣,趁酒劲上涌,回帐睡觉,驴友们行酒对歌的热闹还是声声入耳,大家一天的疲惫似乎也消失无踪。
    这次出来我担心会冻着,除了中空棉睡袋,还带了一个抓绒内袋,和一套保暖内衣,准备晚上睡觉时全套在身上;搭伙的驴友怕我冻着,又把他的内袋也借给了我,于是两个内袋加中空棉睡袋,嗯……应该没问题了吧,果然不错,一觉到天亮没有冻着,又是美好的一天。
    (注:因为第一天营地位置前提,第二天所走路线完全脱离了计划线路,从山谷的尽头上去,直切孟布拉克核心区扎营,实际是从营地旁提前翻到了山顶,随探随走,随机扎营。回来我在谷歌地球上画出走过的实际线路,第二天线路与计划线路基本呈平行状,而营地位置距孟布拉克核心区直线距离不到三公里,不能不说有点可惜。)
http://www.tai2.cn也迷里论坛-欢迎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493

帖子

525

积分

等级:4级

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17-5-16 13:06 | 显示全部楼层
12-3.JPG


================


12-4.JPG


http://www.tai2.cn也迷里论坛-欢迎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493

帖子

525

积分

等级:4级

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17-5-16 13:1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天】早晨起来,地上已铺了一层白白的霜,扔在外面的手杖也结满了霜,我一时兴趣,在上面写下了当天的日期。
    起营后,跟着领队从低洼处向南面的坡上走,上了坡,又围着几个小坡转了几转,就看到了孟布拉克主牧道,或者说,一条山顶公路。没有任何悬疑,只管放开了速度走,在这条只属于骏马和越野奔驰的道路上,我们成了一群疯狂的驴子,上演着一场自由的狂飙,不用担心迷路,不用担心走错,只有被拉远,大家都埋头狠走,走、走、走啊走,直到拐出牧道,走上山边的马道。
    几个M型小翻越后,我们就看到了山下的河谷,只是山势很陡,着眼处没有地方能下去,但风景不错,大家摆拍了一阵,又休息一会,办了午餐。再出发,我们沿着山边继续往前走,希望能找到一条下去的路,山边弯弯曲曲,我们又切入主牧道,又拐到山边,还是找不到下山的路,都太陡了。终于在山边看到了一条马道,沿着走,没多久,就发现了一条下山的路(约1926-1193),有点陡,领队和收队先下去观察了一下,觉得没问题,其他队员才开始慢慢往下下;可能是我嗓门大的原因,有驴友让我提醒一下往下下的驴友,“男女穿插,保持间距,五米左右,慢行,注意脚下”,我照做了,向正往下走的驴友大声喊着,没人理我,但都放慢了速度,拉开了距离。大家依次而下,都很小心,很是顺利,没有什么惊险,下到半山腰是个漂亮的“鞍”,我们留了个“一”字形举杖的集体照,然后又向鞍一侧的斜坡冲下去,以为很快就会到底,到了坡底略呈平势的时候,前面忽然没路了,是个十几米的断崖,幸亏我刹的快,差点冲下去。怎么会这样呢,一面停下来找着有没有下去的路,一面等着还没下来的领队。这时我发现有一条不起眼的羊道,沿着崖边向右手侧一块突出的山体延伸过去,我小心地走了过去,突出的山体靠边部分有点像“驼峰”,羊道沿着突出山体的边边绕到“驼峰”,并从“驼峰”中间穿了过去,我向“驼峰”那一侧伸头一看,顿时喜出望外,有下山的路啦,有条羊道曲拐着从“驼峰”另一侧直到谷底,虽然下势有点陡,却是唯一的必须走路。我有种“柳暗花明”的感觉。
    半小时后,我们到达了河边,一片非常美的秋色映入我们的眼帘,像是迎接着远道而来的客人,为我们洗尘接风,我木然的心情,一下就被挑动的鲜活了,无论眼睛,还是心情,还是“小卡”,都得到了最好的款待。
    我决定蹚水过河,河水并不深,小腿一半,有十余米宽。河中有几有个大石头,已经有人双杖撑着跳过去,我犹豫了,即对手中的单杖没有把握,也对自己疲软的腿脚没有信心,想了想,换鞋,过河。我没有背人,帮两个要过河的美驴把包拿了过去,尽管她们表示不需要,我还是帮她们拿了,必须要尽尽自己的心意。后面又过了几次河,都可以踩着石头过去,也有驴友协助,美驴们不用再蹚水,我倒是都蹚水而过,懒的再换回户外鞋,就穿着涉水鞋走到了营地。
    营地选在河边一处树林里,可能是地方太好,我竟然不知该在哪里扎营,转悠了半天,最后才选在一棵树下的沙地上。晚饭没有搞成“大饭桌”,我也没有到处混,大家三五一拨的各自做着吃,我与搭伙的驴友做了点汤饭,私下喝了两杯。饭后,在靠近河边的石头滩上点了一堆篝火,篝火旁横竖摆了两根大木头,大家围坐在火旁唱着歌,兴致很高,气氛很热烈,还有专门的歌单,如演唱会一般,月色和夜色也特别棒,真是一个很美好的夜晚,我在旁边听了一会就回帐蓬睡觉去了。领队则围着篝火和帐蓬不停地拍照,还说要找什么光影的效果,不懂,不过我猜领队可能是急的,头两天没敢放开喝,今晚想好好喝一下,结果酒没了,刚把酒瘾勾出来酒就喝完了,看样子,连一点微醺的感觉都没有,那种心情大概很不好受。
    我带了一个汽车功放改装的音乐播放器,里面有几首DJ串烧,有驴友要去跳舞用,我心里忽然有点惴惴不安,想到有一首儿童不宜的DJ,如果被大家听到影响就太不好了。我在帐蓬里坚着耳朵听了一会,一直没听到有放,再后来就睡着了,不知道到底有放没有,反正第二天没人提。我给一个驴友说了此事,驴友认为这样很不好,说了我一顿,我也颇为懊悔和自责,回去就把那首DJ删了。
    睡觉的时候还是繁星满天,月光皎皎,午夜就突然狂风大作,迷迷糊糊地听到帐外风声呼啸,把帐蓬吹的不停抖动着,困意正浓,管它呢,风渐停,雨声又起,又下雨了,我把头往睡袋里缩了缩,想怎么下就怎么下吧,睡觉。正是半夜帐内听风雨,清晨四面绕云雾。
    早晨醒来,发现帐蓬进水了,好在进的不多,湿的一边也没放什么东西,怎么回事,原来是外帐没有扎好,被雨水打湿贴在内帐上,雨水就顺着帐顶流淌了下来,我赶紧钻出睡袋,穿好衣服和雨衣,把睡袋和其它西都拨拉到没水的地方。我的装备不是很好,所以我很注意防水,每次出来都要做防水,分别用塑料袋包裹起来,即便扎营,也不全拿出来,这次算是发挥了作用,湿的东西不多,睡袋也没怎么湿,我用毛巾清理了帐内的少量积水,又出去把外帐拉紧,和贴着的内帐分开,雨已经小了,没有什么大的影响,要是雨大,就很难说了。直到现在,我才意识到我的帐蓬包里有一截没搞清干什么用的绳子是干什么的,好几年了都没动过,大概就是拉扯外帐的防风绳,我竟然到现在都不会用,也没用过,真是蠢货!也一直没有好好地加固过外帐,以至于出现今天的结果。
    (回去后,我又做了几个地钉,在外帐两侧又各加缝了两个挂扣,再扎帐时,我可以尽量把外帐拉紧,不过那根外拉的绳子我还是一直都没用。)
http://www.tai2.cn也迷里论坛-欢迎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493

帖子

525

积分

等级:4级

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17-5-16 13:15 | 显示全部楼层

12-5.JPG


---------------------------------


12-6.JPG


---------------------------------



12-7.JPG


---------------------------------


12-8.JPG



http://www.tai2.cn也迷里论坛-欢迎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493

帖子

525

积分

等级:4级

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17-5-16 13:1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天】一夜风雨梦凌乱,惺忪探首半山雾。昨晚上好的心情,被一夜的秋雨反转的凉意丝丝,大家纷纷起床,开始整理被雨水打湿的装备,营地变得有些凌乱,我喝了点热水热汤,感觉才好一些。只是减负的部分又被秋雨增加了回来,装备整理停当一掂,还是老重,丝毫没轻。
    我收拾好帐蓬,并将睡袋、衣物等一部分可以先装包的东西都先装到包里,然后出去又溜达了两圈。
    第一圈,解了个手,又沿河边往前走,看到突出的一块巨石下有条路,类似“栈道”,较窄,凹进去的地方还较浅,走过时身体得向外侧身(往外悬空,下面是河),方可勉强通过,不背包尚且如此不便,觉得背着包过不去,看样子要过河绕行。
    回到营地我有些不甘心,又出去绕了一圈,在营地右侧靠山根的地方,看到有一条马道一样的路,从山下微上扬地通向半山腰,我有些好奇,便走到跟前看,是条路;顺着走,路一直通向刚才那真突出的巨石上方,只是到巨石上方的一截斜坡路,大约十来米左右有些陡,如果不下雨,没什么问题,一下雨,便有些湿滑,不好走;我试着走上去,土还不算太湿,在没有完全变的泥泞之前还不是太滑。我上去往前看了一眼,就立即觉得必须要从这走,首先我不想过河,其次一上到巨石上面,就是一条平平的漂亮的马道,直往前延伸开去,给我的感觉就像一条高速公路。我立即返回营地,把观察的情况告诉了领队,建议就从巨石哪走,但也有驴友认为斜坡过于湿滑,风险很高,建议还是过河绕行,我则坚持建议,领队决定一会到巨石哪看看再说,不行的话过河也不迟。
    起营后,领队就到巨石前看了看路,很轻松地从斜坡上走上去了,觉得可以走,于是后面的队员就跟着往上走,最终全员顺利通过,我也松了一口气,即便这样,建议过河的驴友还是认为有很大的风险,应尽量避免,万一有什么事,我是承担不起这个责任的,我认为这位驴友说的没错,但我们已经通过了,心想以后吧,以后我一定更加谨慎一些。
    翻上巨石,便是“高速公路”,驴友们“开足马力”甩开步子向前走,似乎再没有什么障碍的感觉,没走多远,便看到有牧民在路边树下搭建的“草垛”,这是长住的迹象,果然没错,再走就看到了有牧民的房子。这时河谷的秋色也尽显眼底,有人说像“禾木”,有“小禾木”的感觉,我不知道,没去过,虽然有从别人的照片中看到过,也没法作出比较,从名气的角度没有可比性,从家乡的角度也没有可比性,在我的眼里,这就是家乡的风景。
    路并非顺着河流“直直地”延伸到终点,快到“渠首”的位置时,马道拐进一个山沟,又有一个三四十米的陡坡需要翻过,并不高爬的我竟然还有点累,在我的后面还有个老哥级的驴友在慢慢地往上走,有驴友下去帮他,他谢绝了,坚持要自己走上去。这时,有听旁边的驴友说,这位老大哥做过肺切除手术(部分),我顿时就有种肃然起敬的感觉,生命在于运动,也因自强变得顽强,这位驴友的精神值得我学习。这场景,又让我想到另一位老哥级的驴友,曾经身患癌症,坚持户外运动,十几年如一日,最终战胜了病魔,书写了生命的奇迹,这得需要多么大的毅力和顽强的精神。无形中,我被身边的驴友感动着感染着激励着,徒步运动对我的吸引也愈加的强烈,我也越发的热爱这项运动。
    翻过陡坡,在一段下坡路的末尾,便是坐落在山坳里的“渠首”和荒废的“苗圃”(来过所以知道),还有写着“有志者事竟成”的引水桥,再往前走,就是水电站,终点已近在眼前。穿过水电站前的乱石河滩,绕到水电站大门前的路上,就算到了此行的终点。
    想坐在路边休息,等后面的人,又看到前面百米处的一排房子旁坐着先到的驴友,便前去会合。只见几个驴友闲坐着,地上放着一件啤酒,驴友的面前各有一瓶,我愣了一下,什么情况,还有这么好的待遇,一问之下才知道,旁边的房子竟然是个商店,虽然没别的,但有啤酒,这已足亦,我直接打开一瓶对着“吹”了几口,哎呀,那是一个过瘾啊,从来都没有喝过这种舒爽的感觉。后面的驴友陆续赶到,我们又要了更多的啤酒,大家一起用酒瓶的瓶跟敲击着商店里的木桌,庆祝这次活动的成功,那场面和场景让人难忘。
    难忘的还有我竟然喝醉了,晕晕呼呼地躺在商店的土炕上睡了一觉,虽然驴友给我盖了件衣服,最后还是给冻醒了。我们在商店等了两个多小时,接我们的车一直没来,后来打来电话,让我们再往前走走,因为刚才下雨的原因,有个大坡上不来。我们又往前走了三公里左右,翻过一个大坡,才看到坡底下停着接我们的车,这时的太阳已经落山,天已渐黑,等我们放好包、上了车,天边只剩下一线的黄昏。
    至此,“孟布拉克穿越(探路)”圆满结束,。
    (注:虽然“孟布拉克穿越(探路)”没有完全按计划线路走,但也符合探路的性质,没有人受伤,没有人掉队,大部分线路也在计划范围内,也在计划的时间内出山,可以说探路是很成功的,也是圆满的。因为存在的变化,也给以后再走或线路的变化留下了一定的空间,如果有机会,我还是想将没有走的部分按最初的设计走一下。)
http://www.tai2.cn也迷里论坛-欢迎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493

帖子

525

积分

等级:4级

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17-5-16 13:19 | 显示全部楼层
12-9.JPG


====================


12-10.JPG


====================

12-11.JPG


http://www.tai2.cn也迷里论坛-欢迎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493

帖子

525

积分

等级:4级

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17-5-17 10:58 | 显示全部楼层
    【反穿“水磨沟小环线”热身与拉练】每年“五•一”假期都会有个三天的线,而休息了一冬天,消减的体重不但长了回来,还有反超之势,手脚也又变的笨重了,觉得领队应该发个活动让我们热热身,好为将到的“大线”做准备。所以,我便在群里鼓噪着领队发活动,领队真的发了个活动——两日反穿“水磨沟小环线”。
    有点出乎我的意料,报名的人并不多,并不都像我一样着急,似乎都要把有限的时间和体力放在“大线”的时候,过个瘾,痛快一把;但平时不拉练,等到真正“大线”时能走的动吗,很怀疑,反正我认为,拉练是很必须的一件事情,要想保持和提升体能,就必须要拉练,没有天生的体能,只有练出的体能。
    其实在这次“正规”拉练之前,我已经私下单独拉练了两次,一是新年的第一天往返十八公里公路重装,一是本月初重装十八公里穿越田野。第一次纯属兴之所至,第二次却是为了取放在乡下的摩托车,也为了测试手机新装的户外软件和轨迹记录功能。曾见驴友带有记录行程的手表,很感兴趣,一打听价格不菲,且此类户外装备都是比较昂贵(对我来说是这样),买不起;后来我专门买了个智能手机,以便使用户外软件,虽找到一些,如动动计步器、户外助手、云狐户外工具等,但不是功能受限,就是功能简单或不称手;无意中,在网上看到一款OruxMaps的户外软件,功能很强大,想用的GPS定位、动态行程、全程信息统计、时间记录等功能全有,还有其它很多功能,有了这个软件,我就不需要纸质地图了(可用谷歌离线地图或局部抓图保存后放大查看),很喜欢,用着也比较顺手,决定以后就用这款软件。不过再好的软件要会用才行,所以,我开始做一些简单的测试,尽快掌握所需要的功能,以便在户外可以应用。这次的拉练又可以试用一下了。
    四月份以前也有活动,一来我的活动期定在5-10月,二来都是一些休闲性较强带有自驾性质的腐败活动,基本都不怎么走路,对我来说就是瓦解斗志的活动,所以根本不想参加(腐败游、自驾、聚会与重装徒步无关的活动我基本都不参加)。不过反穿“水磨沟小环线”不一样,一天也有十公里的路可走,虽不长,我可以重装,不算太腐败,何况又是拉练,要走的。
    初春的水磨沟,除了淡淡的青草,山上还没有完全的青绿起来,就连山花也很少见,到处都是未化的积雪,野果树绿叶还没有发出,更不要说果花了,河边的苦杨也还是静默的枯色。
    一路走来,不管是公路,还是山坡,都是很舒服的感觉,这可是新的一年的初徒,感觉,从头顶到眼睛,到鼻孔,到腿,到脚,到脚趾头,都好的不能再好,虽然有累的感觉,才更有热身的感觉。半山腰的马道还有着没化完的雪,踩上去,有些泥泞,十分好走的路,也不得不小心一些;在有泉水的那面山坡,开着一片黄色的小花,看上去煞是可爱,我们在哪里留恋了好一会,都有些不想走了。
    营地周围光秃秃的,河水还有些洪水的残迹,发出着湍急的声音,营地旁只有一片稀疏的绿草,相反,旁边的小溪倒有些泛滥的样子,不过并不影响大家的心情,来的路上有驴友拔了些新鲜的野菜(蒲公英),为本就很丰富的晚饭锦上添花;八个人,九个菜,外加一截熏马肠、一份凉皮、一锅火锅,还有包子和馕,这得有什么的心情和什么样的胃口,感觉已经不是丰富,而是有点奢侈了。饭后,我们又点了堆篝火,暖暖肚子烤烤背,让有些冷的夜晚变得暖和了一些。
    第二天我依旧起的略早,只是没有爬山,没有什么新意了,只是在半山拍了拍日出。
    营地旁边就是河,一起营就要过河,河水还不是很清,有点混,水深到膝盖位置,水流较急,翻起的浪花就到了大腿位置。有两个美驴过不了河,我是背不了,站在河边没有背人的意向,领队和收队只好背了,很少见他们背人,这次大概是没办法了。被背的美驴,一起走过多次,从没见蹚过水,都是背过的,佩服之余,不能不说是有福之人。
    领队为了尽量减少过河次数,没有走山谷的路线,而是走的山顶,绕开了河道,但还是又过了一次河,虽然水已经很浅了,领队和收队还是又背了一次。
    这算是一次春天里的热身,也是我一年里正式徒的开始,走的很轻松,也比较愉快,是个好的开始。
http://www.tai2.cn也迷里论坛-欢迎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493

帖子

525

积分

等级:4级

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17-5-17 10:59 | 显示全部楼层
13.JPG

========================

13-2.JPG

http://www.tai2.cn也迷里论坛-欢迎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493

帖子

525

积分

等级:4级

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17-5-17 17:22 | 显示全部楼层
    【“水磨沟小环线(B)”以壮行色致巴环】拉练后的十天,还有两天就到“巴尔鲁克山大环线”(以下简称巴环)出发的日子,我已经有些按捺不住内心的兴奋,开始提前准备装包的内容了。
    然而就在这时,病弱的老爷子出了问题,当时不知道什么情况,后来经医院检查,才知道是脑癫,虽然很快就好了,但我害怕再有什么问题,不敢轻易离开,不得不作出一个痛苦的决定,退坑!领队听我要退坑有些生气,要退坑怎么不早说,我向领队说明了情况,领队没再说什么。可能也正是因为情况特殊,本要扣除的活动费用,领队也破例没扣。
    “五•一”终于到了“巴环”出发的日子,可惜,没有我。
    走不了巴环,老爷子又没有什么事,心里那是一个说不出的纠结和郁闷,内心充满了躁动。“不行!一定要将整个冬季蓄积的希望和等待释放!”心里暗暗地在想。
    也来一次“说走就走的徒步”吧,算是不能“巴环”的慰藉,也以此为“巴环”的驴友以壮行色!我决定用一天的时间去走“水磨沟小环线”(以下简称小环线),经么这一想,就立即变成了按捺不住的冲动,似乎也只有这样,才能释放没有参加巴环的失落。
    于是,我决定把两天的小环线改成一天的重装线,不知道这算不算暴走,我不乎这种说算,我只在乎,能不能走。
    想早睡却是不能,因为感冒咳的不能入睡,脑子里还在想着明天的事,河水的问题、体力的问题、时间的问题……家里的问题等等,各种预测,各种不安,忍不住暗自骂了句,“去他N的,顾虑太多别走了!”,但为了安全,还是预留了备用方案。真好,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
    六点的闹钟还没响我就醒了,起来各种准备——烧水、装包、检查、热早饭;计划八点出门,用一个小时的时间到出发点;还有点早,我耐子性子等到母亲和老爷子起来吃完饭,交待好,才迅速把背包往摩托后面一绑,出发!
    水磨沟风平浪静,天好的出奇,烈日当空,我的最爱;到达河边,不安的心情一扫而光——水是半清澈的,就是有点凉。自从上次拉练走的山顶,我便喜欢上了山顶的路,这次又走的山顶。与十天前的嫩绿相比,现在已是浓绿,野果花也已开了,看到绽放的果花,心情也格外地好,各种忧虑渐渐地消失。
    一路都是轻车熟路的感觉,山顶的牧道很好走,坡度不陡也不高,虽有累的感觉,但走的很舒服。从山顶拐下来的地方有家牧民,从哪经过的时候,看到牧民小孩,略作停留,拿了苹果向旁边的大人做了个给的手势,见点头同意,就把苹果给了小孩,又给小孩拍了张照才继续往前走(回去后把照片洗了出来,准备有机会给给牧民)。
    要到营地就必须过河,到河边的时候,我有些彷徨了,河水看着好像一点都没小,反而还大了一些,看了几个地方都过不去的感觉,有一处看着略浅一些,觉得这个位置有些眼熟,原来就是十天前的过河点,看着水流还是很急,尽是翻着白色的浪花。如果过不去,难道就要原路返回吗,我内心激烈地斗争着,害怕的感觉被逼到了墙角,一咬牙,过!以防万一,我解开了上下的包扣,正对河水,以从下往上斜线的方式侧身过河,每一步都确保踩稳了才敢抬腿,这时我才感到单杖的力薄,要是双杖该多好(有驴友送我一副卡式双杖没舍得用,想留到大线难线时再用,用的单杖也是别人送的),翻起的浪花把卷到大腿的裤子都打湿了,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很幸运,顺利过河。
    我在营地休息了半个小时左右,吃完午饭,又略躺了一会,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收拾好往回走。为了保证在计划时间内走完(8小时),除了午饭时间略长一点,其它时间基本都是不卸包休息。
    从营地出来,很顺利地就切到野果林旅游区的山坡上,本该沿着原路线返回,因为走的兴起,我把回程略微调整了一下,不向北走原路线,而是向西穿过野果林旅游区,从公路西侧山沟的山顶向北走,八公里,一半是山沟,有很多盛开的野果花和怪石,走走看看,并不觉得枯燥;一半是长满刺芽子的荒坡,反正穿的户外鞋不怕扎,我就低头不带停地狂走,有一种什么味都快走没的感觉。
    很顺利,我按计划走完了小环线,不过因为后半程有所不同,觉得应以“B线”加以区分。走完也并不觉得太累,反而有一种比较轻松的感觉,不管是积攒的力量,还是郁积的心情,都得到了一次很好的释放。如果以后没时间参加活动,一天的暴走,也不失一个不错的选择。
       我又一次“单干”了,用自己的方式,表达了对户外的情感,也用自己的方式,与巴环的驴友同行,尽管他们并不知道。
http://www.tai2.cn也迷里论坛-欢迎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亚心论坛 ( 新ICP备09005267号 )

GMT+8, 2017-12-16 15:28 , Processed in 0.064243 second(s), 3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