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心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index_today!
!index_yesterday!
!index_posts!
!index_members!
搜索
查看: 2728|回复: 11

随笔畅想徒步•手记(II)

[复制链接]

82

主题

518

帖子

566

积分

等级:5级

Rank: 6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8-5-24 15: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em-野鹰 于 2018-5-24 15:14 编辑

       【NO1•热身】天不亮接我的车就来了,饭还没吃,鞋还没穿,水还没灌完,有点不好意思了,赶忙加快速度。半盆稀饭三下五除二喝完,一个花卷也两三口塞到嘴里,准备的水和吃的速度装包,穿裤子穿鞋,出门时,也出了一头小汗。
       走的还算顺利,去时一路都没有碰到人和车,前三公里半路上没雪,后三公里半有雪有冰,但有压过的车辙印,最后一公里半,只有路的轮廓,路面被雪半埋,没有人迹和车印。有雪的路段,有一截几十米的低洼路面,融雪流淌在上面结了冰,很光滑,虽然小心从路边踩着硬雪走,但还是不慎滑倒了一下,侧跪单手撑地,还好,手没有擦破,膝盖也没有问题。这是去的时候,还上着冻,回来的时候就不是问题了,太阳一出来,冰都化成了水,且积水也不多,直接踩着就过了,就是有点浅水鞋也不怕湿。
       最后一公里半的路,看被雪覆盖的样子,很久没有人走过了,犹豫了一会,不走到头总觉得差了一点,一咬牙便蹚了过去,幸好雪不太深,也被风吹的有厚有薄,走的不是很累。回来时想,如果从三公里半开始就是这样的路,大概是没有那个劲走到头了,可能也没那个勇气。
       有点奇怪,穿的新长靴,在城里试穿磨合时,转了一小圈,也就两三公里的样,就累的不行,感觉脚重的不行,走的腿都发软。而这次热身,还是一路爬坡,竟然丝毫没感到重和累,很是轻松的感觉,也没感到太热或捂的慌,不知是不是和十几公斤的背包相比,鞋的重量就相对衰减,重的感觉无形中被转移了方向,可能就是这样吧。
       走的顺利,但却是出乎意料的平静和平淡,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自信或激情之说,甚至一路都在思想跑毛,并没很专注于行走,想着一些与行走无关的乱七八糟的事情,直到最后一公里半,思想和精神才算回归主题,总算有了一点热身的感觉。
       热身来回路程走的都很顺利,回家的路程却出了一点小状况,回程还剩三公里半时,给送我的朋友打了一个电话,说快到出发点了,大概还有一个小时,朋友没想到这么快,有事还没办完,没法来,最快似乎也得好几个小时以后;本来还想在滑雪场附近休息一会,磨蹭点时间,听朋友这么一说,也不想休息了,一口气走完吧(早知道如此,还不如在山上多休息一会)。走着,又给另外个朋友打了个电话,也说忙的不行,正在“搬家”,等一会看吧,我朋友不多,便觉得无人可打了,心里开始盘算着没人接怎么办。
       想法一,热身的地方离家有三十多公里远,走回去,按四公里平均速度算,也得走七八个小时,按现在的体能和负重,保持这个速度可能有点困难,走回去不是不可能,但有点不现实,也是一个下下之策。
       想法二,到出发点,休息一会,再减点负,把没喝完的水全倒掉,然后继续走个五六公里左右,到有车的地方,看看有没有出租车或线路车;如果还没有车,那就继续走,再走五六公里左右,到大公路上碰碰运气,怎么都比走回去可行。
       眼瞅着还有半公里左右就到出发点,后打电话的朋友来电话了,问我在哪,来接我,虚惊一场,终于松了口气。即便如此,在出发点我还是把剩余的凉开和凉茶全倒了,只留了一杯热水,休息了一会,又继续走了一公里多,就看到了来接我的车。
       总的来说,这次热身也算顺利和不错,是个好的开局。
       后记虽然当天没什么感觉,下午回来还帮朋友“搬家”,但后面两三天,身上还是有些疼痛的感觉,小腿、腰、肩都有不同程度的痛疼感,不是很强烈,却也比较明显。时间长不走,体能下降,锻炼不足,猛地这么一走,也算是正常的反应。
       天气方面,第二天就不怎么好了,开始零星地飘起雨点,第三天就已经是中量的雨和雪,感觉这次热身的节点都把握的很好,即便近期再有晴天,恐怕也再难有尚好的雪意,已是残冬硬雪,溪流尽融融,可看可感的或只有初春的感觉了。
2.JPG

http://www.tai2.cn也迷里论坛-欢迎您!

82

主题

518

帖子

566

积分

等级:5级

Rank: 6Rank: 6Rank: 6

 楼主| 发表于 2018-5-28 19:23 | 显示全部楼层
       【踏青】说老实话,这次踏青的积极性并不是很高,甚至有种不想走的懒意,虽然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再走,心里似乎也并不是很着急,这多少也跟天气不好有关。
       不是说走就走,而说走就要走,在不太想走的同时,内心又潜在着一种自我逼迫的情绪和意识,更何况“清明”前已有“清明”后要出去走一走的想法。所以,“清明”后虽然天气还是不太正常,不好的天气多于好天,但鉴于只是一天的线,不似两天(含)以上那么麻烦和谨慎,可行性还是很大的。
       定了出行日期就开始关注天气情况,有点不给力,不是多云,就是有雨,看了就是走不成的感觉,虽然三五天以上都不是很准,更多的是一种预测,但前三天一般都还是比较准的。不过天气预报所谓的准不准,大都是针对平原或盆地,山区是不好说的,比如多云的天气,平原可能没事,只不过阴一下而已,但飘到了山前,情况就不一定如此了,很大程度上可能会聚少成多,变成雨雪的恶劣天气。
       从早晨就开始关注次日的天气,“多云转小雨”,有些沮丧的感觉,还有些矛盾,想走又不想走,但最终还是不想放弃的念头占了上风,决定下午再看看,如果还是这样的天气就不走了。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又看了下,有变化,变成了“晴转多云”,根据对这种天气的经验,算算时间大概够了,于是暗暗咬了咬牙,走!又立刻向单位领导告假,并回家准备。
       睡的正香突然被闹钟叫醒,感觉少了一点积极的心情,以前徒步是兴奋的睡不着,现在竟然是睡不醒,不管是不是久别的生疏,都有点暗暗的忧虑,不行,一定不能真的就这样了。刚烧好开水,还没冷凉,接我的车就来了,灌好水,也没顾上吃东西,就匆忙地出门,想路上碰到卖早餐的买一点,结果还没碰到,只能空着肚子出发了,幸好还喝了半杯开水,也不算完全的空。
       去别的地方太远,相对不熟悉也不好走,只能继续去我的“老地方”——野果林,走公路似乎也成了没奈何的选择,但我真的不想再走公路了。山坡上已经铺上了一层嫩绿的青草,地面不是很湿,完全可以走,在公路上没走多远,我就叉到一条土路上,比走公路的感觉好多了。
       走过的山坡,除了鲜嫩的青草、零星的山花,和尽情享用羊群,却没有看到心仪的蒲公英,倒是满山坡都是新发的刺芽子(大蓟),也算是绿色的点缀吧。
       我终于有机会走走一直想走的“果子沟”,以前走过几次都是从山顶走的,野果花开时,只能远远地观望,始终不能近距离一睹芳容,更不知沟底有没有可走的路,决定这次蹚(探)一下。
      “果子沟”不长也不深,三四公里、百十米左右,但野果树分布相对集中一些,在较为开阔的地带还有一些苦杨;沟中有一条小河,水量不大,从河床冲击的痕迹来看,春天融雪时水量比较大一点。沟中有牛羊马踩踏出的小道,可依迹而行,虽然还没有鸟语花香,但入眼的景色也还不错,别有佳境的感觉,只是走起来并不是很轻松,沟不直,曲里拐弯的,有一段走着走着竟然没路了,所立之处沟窄坡陡,身前忽然悬空,沟底的苦杨也只能看到树梢部分,若是轻装或几人带有人辅助装备,或可尝试攀岩或下降。我虽带了登山辅助绳,也主要是为了增加重量,不到必要时不用,经过再三观察,重装情况下一个人没有安全的把握,于是心中不断默念着“安全第一”,将侥幸、冒险和自信全部收起,转身,往回,绕到沟顶,走好走的安全的路去。
       沟中的野果树看上去还是呈干枯状态,但走近了就会发现有些变化,一些枝条已经开始泛青,并挂了待展的叶苞,而树根部已经开始有新发的绿叶,至于粉白的果花,可能要到月底才能开放了。
       往半山腰走的时候,山顶飘出些许云,且越来越多,呈扇形散开,走了一个多小时,休息兼吃“早餐”时,对云情进行了研判,认为对计划构不成威胁,继续前进。果然,没多久,太阳出了云层,云就散了,眼前与身后都是一片晴好。
       走出“果子沟”到达半山腰的“中点”时,也出了一身汗,也有累的感觉,爬个小小的山坡还是那么累,似乎每一次行走始终都是挑战,即便走过了很多次,没有什么难度,而这种感觉并不会因此而消失和没有。我想之所以会这样,大概是因为我的体能和意志(精神),不会因为时间的改变而不变,也不会恒久地停滞在某个点,也是会“不进则退”的,所以每一次又都是一次新的挑战。这样一想,我便不怎么沮丧了,反而又有了一些“斗志”。
       不知是在沟里没有风,还是刚刚才开始刮起,到达“中点”时风就大了,刚还埋怨风小吹不起旗子,现在旗子已经被风吹的呼啦啦作响,天色也变的有点不明朗起来。有风便有冷的感觉,随便自拍了几张留作纪念,就赶紧找了个风略小的地方坐下来休息、喝水和吃点东西。本来还想铺上睡垫睡个午觉什么的,等休息足了再从公路另外一边的山坡返回,但看着天上越来越多的云,身体也被风吹的半蜷缩着,午睡的心情也被吹跑了,望着一侧略高的山坡,更提不起一点想走的兴趣。
       山上并不一定会下雨或下雪,虽然云层渐厚,但我并不想冒险,风越来越大,吹的浑身发冷,走不动的感觉,如果从山坡路返回,势必要用更多的时间,但我只想赶快离开这片风区和可能雨雪的范围。等吃饱喝足,决定从最不想走的公路返回,本来计划走个椭圆的线,现在只能走个一半的弓形线;回去还是顶风,且越来越急架势,旗子被吹的呼啦啦,真担心会被刮烂(这次回去一定要把开线的地方缝一下),但又懒的卸包摘旗,只是埋头狠走,三个小时左右的路程被两个小时走完,走的快也有点狼狈,再回头看“中点”,已是浓云密布,至于有没有下雨或雪,已经不重要了,“踏青”之旅就此匆匆结束。
3_.JPG

http://www.tai2.cn也迷里论坛-欢迎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2

主题

518

帖子

566

积分

等级:5级

Rank: 6Rank: 6Rank: 6

 楼主| 发表于 2018-6-10 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2018.5.1-1.JPG
       【巴尔鲁克山(塔斯特)环线愉悦之旅】“巴环”回来第二天,别人的照片都出来了,“作业”也写出来了,就连很少写作业的驴友也写了,而我还一个字都还没写,忙碌之余,也仅限于脑子里一点浅略的构思,“下笔”有一种困难的感觉,但又必须要写,这不仅是为同行的驴友,也是为了自己。
       走过,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想的,反正我认为这是一次充满欣喜且非常有趣的活动,一路走来,把本有的沉闷和不安一扫而空,一条看上去挺简单的线路,竟然也走的很有挑战感,当然,也很过瘾。
       早在月初就在Q群里看到“巴环”的活动报名帖,当时并不怎么动心,我心仪的是“穿越”,但山顶的雪还没有化完,穿越还有点早,“五•一”比较适合环线。环线全程约二十公里,一天也就是十公里,又是在旅游区,觉的就是简单、轻松,让人有点提不起精神,反正时间尚早,再考虑考虑吧。
       自己也有计划,不在四月便在五月,地方无外乎常去的老地方,与活动不能相比,只能算作个人的热身或拉练;“参加一下集体活动吧!也该沾沾人气,光一个人走,会越走越孤僻。”心里这么想也便决定参加“巴环”。
       出发的早晨,六点半便醒了,再睡不着,于是起床!但绝不是因为兴奋和喜悦所致,而是因为下了大半夜雨和还没有散的乌云,愁的不能再睡。这天能走吗?!明知天气预报这两天是晴天,但心里还是有些不确定。领队没说取消那就是计划不变,走就走吧,谁害怕谁退坑,反正我是不能退!起床的闹钟还没响,我心里已经开始各种想,最终想的躺不下去,干脆提前起床,准备要带的水和食物,其它装备已经提前装包。出门前称了下背包,二十三公斤,有点重,哎,一天就十公里,这么轻松,不重点怎么能有感觉。
        心情,在四个小时的颠簸中起伏着,虽有昏昏欲睡,但心中更有一种自由飞翔的感觉,随着飞驰的车轮,逃出城市的阴影,跳出生活的压抑,心灵像插了一双灵巧的翅膀,掠过戈壁,飞过草原,冲向远山,就像越来越明朗的天气,远眺的不再只是视野。
       如果天气算“天时”,队员算“人和”,那河流便要算是此行的“地利”了,然而,当靠近塔斯特河的时候,看到宽阔的河道里滚翻着浪花且混浊发黄的洪水,心里一下子有种发凉的感觉,立时让人忧郁的不得了。虽然如愿的出发,却因道路问题提前下车而多赠送了五公里,我并胆怯,但这五公里的路,被洪水的耳听目染,走的甚是沉闷,还随着浪花不时翻滚着一些沮丧的念头,几乎可以断定,这种情况过河是无望的,只能寄予不用过河,如果要过河,那铁定是要原路返回,我是不敢有半点拼一下的念头,唯有的就是“安全第一”。
       “黑龙潭”,五公里走完,心里先是咯噔了一下,忍不住说了声“我靠!”,然后又哈哈大笑了两声,我先是看到混浊的洪水里忽然有一块青色的“玻璃色”,再向前看,又有一股如箭头般的“玻璃色”斜斜地插入洪流,好漂亮的一股青流!而那青流的方向恰是我们要去的方向!
       心情忽然大好,有种“天时、地利、人和”皆占的感觉,对于两天活动前后都是阴雨天气,独独这两天晴好,已经不仅仅是运气,更有苍天的厚爱!越发地相信,此行必将不虚。之余,竟忍不住有点可惜和惋惜,为哪些退坑的驴友,真是错过了一次美妙的体验。
       也许领队跟我的心情一样,甩开膀子阔步向前,没一会,我在后面就看不到领队的“尾灯”了,于是奋起直追,两公里外,领队正坐在河边等着我们,过河的序曲也由此拉开。
      不是洪水过起河来就没那么可怕和担心了,即便水流略急,水位到膝,冰凉刺骨,也挡不住大家因为好天好水而欣喜的热情,没有人说过不了,也没有人因为河水冰凉而报怨,过的都很利索和顺利。过河大概五六次,其中不换鞋踩枯木过两三次,换涉水鞋过约四次,某驴友在身体不适宜过河情况下还坚持多次过河,一路从不言累,又某驴友以前走个三五公里平路便累的不行,这次又过河又爬山,虽然走的慢,但能够全程坚持下来,感觉进步非常大,这些驴友都是好样的,其精神与意志也很值得称赞和学习,我以能与她(他)们同行为荣。
       窃以为,户外徒步“都挺难”,比如涉水,会有凉、深、急、险,比如走路,有平路、有山路、有爬(山)坡、有下(山)坡之累疼,比如食物,有带多带少不带之差别,也有吃自己的还是吃别人的之纠结,比如垃圾,又有扔、烧、埋、带之选择,而选择之不同,所反映和体现环保理念也不同,户外之难,难之在抉择,难之在合理,难之在坚持,也或也算是一种自我的挑战与超越。
       闲话少说,言归正传。过河之余,随着往河谷的深入,除了阳光和石头,开始有了绿油油的草地和绽放的山花,先是小片小片的,慢慢就是大片大片的,别的颜色的花儿也是有的,但放眼望去,河岸旁、山坡上、松林间,更多的则是一片片的金黄,让人说不出的心旷神怡和陶醉,开心指数也是直线上升,冰凉的河水算什么,值了!或因头几天阴雨和牛羊未至的缘故,我们不但有眼福,还有难得的口福——蘑菇(草菇和阿魏菇),眼尖的驴友发现了不少,有驴友兴奋的就根打了鸡血,爬起山来浑身都是劲,连手杖都不用,那种愉悦的心情甭提有多攒了,为此有人又多了几个额外的称号——“菇姐”、“像风一样”。
       过河并没耽误时间,多赠送的五公里也没怎么耽误,时间主要都耽误在路上了,四个半小时的路程,我们到营地时天色已经较晚,支好帐篷天色已暗,支好炉头天色又暗,等到吃饭已经需要打开头灯。
       晚饭应该算是很丰富的,大家没有全聚在一起吃,分了三个组,另两个组都以火锅为主,我们组则以馕、饼和菜为主,带了几个菜我不太清楚,但好像只热了四个菜大家便吃饱了(红绕羊排、野蘑菇烩红烧肉、麻辣虾尾、辣鸡爪)。都是美味,我很想多吃点,可惜也是眼大肚子小,就连啤酒也只喝了一罐,便吃不下也喝不下了。
       关于晚饭,我有点“失职”,以前我都是必定要先转一圈,拍一些做饭的场景和食物的片片,这次偷了懒,没有拍,回来没有了可供欣赏美味,才觉得有点欠缺,晚了。
       晚饭给我的感觉是整体吃喝不多,但气氛不错,还有点搞笑。有一组带了火锅的食材却没有带火锅料,等开锅做饭时才傻了眼,幸好另组也是火锅,借了点料,这才得以圆满。我们这组的食量不知道是不是都够大,但我知道有几个酒量不错,结果吃饭时个个都谦虚的不得了,一瓶酒竟然没喝完;不过转眼再看,几个喝酒的就都跑到另两组去了,喝的不亦乐乎,不知道是要省下自己的,还是因为我们这组太没有喝酒的氛围。我吃饱准备回帐睡觉,看另两组喝的吃的还热火朝天,又有点馋火锅,抱着蹭点火锅和向驴友们敬杯酒的想法,也跑到别的组去了;酒量不行,一喝便好,有驴友颇有鄙视之意,无所谓,我已经习惯了,只是火锅没吃好有点可惜,刚吃了几口,便有驴友不停地往里加东西,拿着筷子等了半天没意思了,天寒地冻,还是回帐睡觉吧。
       好久没在外宿营了,以为这次可以睡个好觉,结果又让自己失望了,夜野醒了几次,一泡尿也硬是没憋住,好不容易睡着又天亮了。山里晚上还是有点冷,帐内也冷冷的感觉,胳膞伸出睡袋,或吸口气都是凉凉的感觉,虽然是二手的羽绒睡袋,也还是蛮暖和的,心里默默感谢那个卖睡袋驴友;睡不着实在无聊,月亮亮的像盏灯,帐内不用开灯也可看清,我瞪着两眼望着帐顶,用心赏月。有人在打呼噜,还挺响,隔着帐篷都听的很清楚,还一边一个,忍不住拉开帐篷看了看,又发现有个帐篷亮着灯,竟然不关灯睡觉,也就是天凉,要不然一定会招不虫虫,如果有个什么兽兽出来,估计这个帐篷要先替我们挡了。呼噜照旧,灯光依然,月色如灯,音乐隐隐,不知何时,我终于又睡着了。
       虽然睡的少,还是早早地醒来,躺在暖暖的睡袋里想起又不想,最终还是被大小内急逼的不得不早起,看看别的帐,都静静地还似梦中,真让人有些羡慕嫉妒恨。我这次没像往常一样去爬山,解决完内急的问题,只是沿着四周的山坡转了一圈,从不同角度拍了些营地的晨照,感觉营地的早晨也是一种美景,很静态的美,常常透着一丝安逸和逍遥,也许我是忘了爬山,后面看到有驴友去爬山似乎才想起来。
       又被领队骗了,明明昨晚睡前喊着十点拔营,结果九点多还没起来,更没有吃早饭,显然十点拔营是不可能了,等问起时,领队一阵哈哈大笑,领队的话靠不住,领队酒后的话更靠不住。没等到太阳出来我就开始装包,等太阳出来时已经装的差不多,只能晒晒帐篷和地席,等别人开始装包时,我已经装好,不过我不认为这是心急的表现,我对自己说这是“笨鸟先飞”,收拾的慢就要早点收拾,可以等大家,但不能让大家等。
       早饭除了面条都是剩饭,昨晚的火锅还有满满的一锅,乍吃的?!没下锅的还有好多,都喊着来吃饭,我蹭了几口火锅,还是回自己的组吃面条。肉可以不吃,菜必须要吃,带来的生菜舍不得扔,看到几个驴友围成一圈,一人抓着一把组团吃生菜,场面好不感人。
       拔营后,领队似乎没按计划路线走,沿山谷“虚晃一枪”,又折向山顶。山不高,但爬的有点累人,我带着戏谑的口气向后面的驴友喊到:“让你们再很吃,这是领队赠送的,难受了吧!”。等爬到山顶,我想大家都认为这山爬的很值,也不觉的很累了,因为眼前,脚下,整个山顶都被金黄色的小花装点一新,“塔斯特”的山花最美也不过如此了;于是,大家卸包,尽情享受着大自然的馈赠和美的盛筵,手机也好,相机也好,噼里啪啦拍个不停,各种姿势,在甜美的笑容里都是一个畅快。我带的两罐加长啤酒就“牺牲”在这个美丽的山顶,一想起,就有些耿耿,刚拿出来就被群驴迅速瓜分,想私藏一罐也没成功。

2018.5.1-5.JPG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尽兴则止,我们在恋恋不舍中告别了美丽的山花,再次踏上归途。归途也不错,并非枯燥无味,两个深沟,有下坡,有上坡,走的让人也很有滋味,满眼的绿色和新发鲜嫩的绿叶,溪水潺潺,牛羊悠悠,牧道的前方是归途,后方,则是白雪依待的山顶,它是我们的美景,我们也是它的风景,我们都在彼此的遥望。
       最后的几公里,我走很没劲,速度起不来,背包老觉得往下坠,头天不是这样啊,心里很困惑,前脚掌也磨的疼,感觉快起泡了。最最后还有一段感觉很漫长的下坡,下的我都有点醉了,不过硬是咬牙坚持住了,等走到公路边,便再不想走了,背上的背包也觉格外的沉重,怎么这么重呐!不过,走的很过瘾也是真的。没多会,接我们的大班车便来了,我几乎是拖着背包上车的。
       个人认为这次活动相当的顺利和圆满,线路规划的很好,景色也不错,领收队都表现的很出色,配合的很好,队伍也很团结,也没有人拖后腿,没有大的意外发生,从头到尾都是快乐的主题,队员都能安全回归。

http://www.tai2.cn也迷里论坛-欢迎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2

主题

518

帖子

566

积分

等级:5级

Rank: 6Rank: 6Rank: 6

 楼主| 发表于 2018-6-22 09:11 | 显示全部楼层
0+.jpg

巴尔鲁克山大穿越探路梦想与挑战之旅
       第一天,晴转多云,10:00-22:00,用时12小时,日行程约11里,总行程约11里。海拔:1629-2800-2044。
       早晨四点半起床,五点半出门,提前十五分钟到达集合点,六点十五送的车到其他人也到,基本准时出发。
       去时候比较顺利,没有遇到限速,时间上比预计的节省了一个多小时,且“十四”又尽可能地往山里多送了三公里,又为我们节省了更多的时间和宝贵的体力,否则的话,按最初的计划,当天很可能就要在达坂下扎营,没有水源(要是那样,第二天下雨翻不了达坂,有可能直接导致探线失败)。去掉三公里枯燥的碎石路,到达坂下的八公里路程缩减至五公里,省了不枯燥和力气,于是我们发了发狠,一鼓作气,花了六个半小时爬升1100余米,登上了海拔2800米的达坂(垭口)。对我而言,哪真是一个很累很累的感觉,从来没有觉得轻松过,但也觉得已经很顺利,垭口的风并不很大,天气清朗,风时有时无,虽然已经到雪线,四处散落着未化的积雪,却并不太冷。

7+.jpg

       上达坂虽然很累,但身体没什么异常,登上达坂后却有点状态不好了,半躺在石堆中休息时,右大腿忽然猛地抽起筋来,刚开始是右腿,等到下坡的时候左大腿也开始不时地抽几下。从二月底开始,每月我都有一次十五公里以上的重装热身,如果说是体能跟不上或不适应,觉得的可能性不太大,猜测有可能是高反现象,因为此前还没爬过这么高海拔的山。但领队认为或是攀登强度过大和护膝扎绑过紧所致,不是高反,我没有深入讨论这个问题,不管那种情况都不好,别因此拖了队伍的后腿,好在每次抽筋持续时间不长,可以通过伸直腿紧蹬脚跟慢慢地舒缓,不怎么影响走路和下山,随着下山寻路和寻路下山的迫切,也就没再当回事,等到晚上扎营基本恢复正常。
       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可我还是比较喜欢下山,至少没那么累和和费时间,至于是不是比较陡和到底有多伤膝,那就没空多想了。上达坂不容易,下达坂也挺难,速降800米左右,坡度很陡,有点站不住人,往上看是仰望,往下看有点俯瞰,大概在五六十度左右,积雪,碎石,枯草,头200米基本没有路,马道、羊道都没有,全凭感觉或直觉下行。到达松树林和灌木丛位置,还不时有大片分布不均的雪,或挡住下行,或覆盖着路,在雪和雪水的侵蚀下,旧马道也是似有似无,寻的很辛苦。下降600米左右,马道才逐渐变的清晰,但感觉很多有始无终,走着走着就没路了,还是不能随便或轻易相信“路”的通畅。我在前面带了一段路,就带错了,最终走了回头路,耽误将近一小时左右。路很多,却总不容易找到下山的路,随着天色渐暗,松林里的视野也变的很差,即便离河很近,也不容易看清,我们四人也分为两组走散,不过通过对讲机在领队的指引下很快又聚到一起,晚上十点多才下到河道,有种筋疲力尽的感觉,匆匆选了块地方扎营。
       支上帐篷,烧了水,吃了面条,领队说要开个会,计划有变,要放弃这次探线,打算明天或后天从另个方向撤出,我没吭气,说什么呢,一切听指挥吧,即便不情愿,或可猜出一点原因,也知道自己怎么想的。
       夜里两点半开始下雨,之所以记得清,是因为我正醒着,听的清清楚楚,我又失眠了,等着天亮和听着雨声的嗞味实在不怎么好,那感觉,只能用不停地翻来覆去形容,直到五六点快天亮时我才迷糊了一会。可能是累的睡不着,但绝不是亢奋的睡不着,刚刚开始就要结束,那来的亢奋,要有也只有泄气,但失眠又是我一贯的风格,或淡不上与累有关系吧。
15-1+.JPG

http://www.tai2.cn也迷里论坛-欢迎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2

主题

518

帖子

566

积分

等级:5级

Rank: 6Rank: 6Rank: 6

 楼主| 发表于 2018-6-22 21:5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休整)
       天亮了,雨还未停,领队决定原地休整。雨下了一天,雨势不大,小雨,但却足以让马道湿滑难行,面对峡谷急流,如果硬行,风险和危险肯定是成倍的提升,也还可能是一种不计后果的冒险。所以,我们被困住了,不休整也得休整,当然,这也是领队的果断。
       昨晚没睡好,天亮好不容易迷糊一会,还又被一阵阵风性大风吹醒,营地多石,帐钉都插的不牢实,外帐已经有明显的松动,有些地方已经有贴在内帐上渗水,摸了摸了帐底,还好没有湿,赶忙穿上雨衣起来,找木头,找大石头,各种加固帐篷,连从来没用过的风绳这次也用上了。晚上睡不着,白天也容易睡,而且还躺的不舒服,好几次钻出帐篷,穿着雨衣在营地和河边转悠,或望着山,或望着河,或望着丝丝细雨,发呆,除了发几声无聊地叹气,似乎也没什么令人提神兴趣,最终还得回帐硬睡。
16+.jpg
       午饭时,领队又较清楚地说了一下撤出的计划,天气不好原地休整,待次日(6月4日)过河,上山切腰线到旁边有牧点的山谷,扎营继续休整(消耗一下多余的食物),第三天(6月5日)抄近道沿河出山返回,大家都没有反对。
       这一天过的很“奢侈”,睡的腰酸背疼,连不疼的腿都开始疼了,为了打发时间,手机是各种,看电影,打游戏,看小说,结果都是一个,直到没电,早早地耗完充电;罐气也是无节制使用,不停地烧水和做饭,谁饿了谁渴了就起来烧锅水下锅面,四罐气基本用光两罐;食物也大量消耗,挂面吃了大半包(共两包,属共用),馕是连吃带扔(两个整馕和大半个被雨水泡过的,属个人),带了十个菜(按每人带两个菜,一人没来菜已买,属共用)炒了三个——姜豆炒肉、茄子炒肉、葫芦炒肉(野大葱炝锅);酒,自然也有喝,一共带了两瓶酒,倒是没怎么喝,有种寂寞的味道,可能是下雨的缘故,都没什么兴致,倒是我,本已躺下,又爬起来喝了三四杯(小半杯),不是酒量好,也不是兴致,只能说心情使然。
20.jpg
       这一天过的真慢,雨始终下个不停,一阵接一阵,感觉漫长的不得了,等到傍晚时才略有好转,有阳光照在河道旁的崖壁和山坡的松林,阴冷的傍晚忽然变得有点温暖了。

http://www.tai2.cn也迷里论坛-欢迎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2

主题

518

帖子

566

积分

等级:5级

Rank: 6Rank: 6Rank: 6

 楼主| 发表于 2018-6-23 09:1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天晴,12:30-19:30,用时7小时,日行程约9公里,总行程约20公里。海拔:2044-22062273-2092-23932393-2544-2401
       可能是因为要放弃探线的缘故,早晨的拔营没有催促和紧凑,尽管昨天已经睡了一天,大家起的还是都不早,不紧不慢地起来和吃饭,等到出发的时候已经十二点半。
       都不走了还背这么多干嘛,减负吧,馕属个人物品,有人不喜欢吃馕,就把自己的两个馕放下了,尽管如此,感觉负重也并不轻,应该还在二十五公斤左右。我也想扔点吃的,但想了想,觉得还可以承受,扔了又可惜,不能扔,吃不完就背回去吃。除此之外,都再没扔什么物品,按每人两个馕算,至少还有五个馕、一包半挂面、两袋揪片、五六个菜及不等小零食,榨菜每人四包,剩于的应该也不少于十一包。背包还是那么沉,减了不少的负也一点没见轻,似乎都被昨天的雨水占了,上了山得赶快找个地方晒装备。
       河水看着挺大,但早晨的河水相对较小一点,我不知道这个“小”是该用来说水浅还是该说流速,其实两者给我的感觉都没有“小”的意思,所以这个“小”似乎更多的是一种自我导向的潜在意识,直到看着领队带头过河和我自己过了河,我才确定河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深和急,还是挺好过的。
       过了河就是一个坡度较陡的百米爬升(看着挺高的),草丛中有马道可寻,但在营地看不清,这个马道主踩的我想更多的可能是马鹿,因为除了第一天大坂顶上有一群马外,就再没看到任何家养的马牛羊和牧民,而且新鲜“羊粪”看上去是家羊粪便的三倍左右。
29.jpg
       上到山顶,有种豁然开朗感觉,山坡上马道清晰可见,都不想下沟底再往上爬,就开始寻着清楚不清楚地马道印迹切腰线,绕,绕到对面的山梁,没有路基本不成立,好走的感觉如同豁然开朗。翻了两个小山梁,下切沟中准备绕第三个大山梁(翻过这个梁沟谷中就有牧点),主领队又临时开了个会,计划又变,看大家状态都不错,决定还是按原计划往“塔斯特”方向走,如果到达“塔斯特”后体力不行,再经“德隆山庄”(音译)绕回托里,如果可以就继续走;亲自设计线路,有绝对权力,要服从指挥,有意见或问题直接说,有什么事也可以商量,临时调整;吃的够了,昨天下雨,休整没耽误时间,目前原计划暂不改变。
       又是一个反转,变撤为进,否定了昨天“扎营继续休整,然后出山返回”的决定,沉闷的气氛一下来了精神,让人又有了“探”和“穿”劲头,没什么好说的,打起精神继续前进!就连随后在山坡上晒装备,也好像多了一丝悠闲的惬意。
       晒完装备继续爬坡,一个上扬大弧形,再来一个,快到顶部时,发现野生马鹿,不是一只,是一群,数了数共有七只,有两只跑到松林里去了,还有五只低头吃着草。马鹿的灵敏度很高,路上多是只见新鲜的脚印和粪便,基本见不到真身,能够看到这些大山的精灵,大概是离的比较远和走的也比较安静。后面没多远又有遇到一只,起初我没看到,跑了,但等走过一处积雪后,无意回头发现又有一只雌性马鹿(头上没角)出现,正沿我们走过的马道往回跑。
41.jpg
       翻了一个梁又翻了一个梁,当我们努力翻上一个计划中的“鞍”部时,发现背面有大量积雪,没法按计划下行,总领队绕行和观察后决定从侧面迂回下去,发现也有马道,下到沟中又是一个百十米的缓坡小爬升,虽然才七点多,但都有些累了,如果硬爬上去或也没问题,但都担心没有下山的时间和扎营的地方,没法预测背面山坡的情况,最后领队决定在一片积雪旁就地扎营。
       紧日子来了,要节约用气和吃饭,当晚的晚饭不下面条,只炒两个菜(土豆片炒肉、包包菜炒肉),吃馕,水一次性烧够;第二天早晨下面条,不再烧喝的水,如果还需要灌水,就只能灌凉水(后面早上再没烧过水,但一路泉水很多,基本不缺水)。九点以前拔营。
51+.jpg
       我也有点“紧张”了,手机开着GPS及轨迹自动记录,加上不时查看,开着“飞行模式”一天最少也要损耗30%以上的电量,带的充电宝还能充两次;相机有三块电池,本来计划一块用两天,昨个听说不走了,可惜之余一顿很拍,直接用掉一块,今天计划又变,第二块电池到扎营时还剩一格电,还有四五天的时间,一块电池怎么撑啊!

http://www.tai2.cn也迷里论坛-欢迎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2

主题

518

帖子

566

积分

等级:5级

Rank: 6Rank: 6Rank: 6

 楼主| 发表于 2018-6-24 09:3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天,晴,8:00-22:00,共用时14小时,日行程约16公里,总行程约36公里。海拔:2401-2555-19211921-21732173-2275-1562
       今天的路程概括起来就是两鞍两坡两河道,两上两下两平行,下的强度大于上,平行的时间多速度慢。
       九点以前拔营,我一点没问题都没有,五点左右就醒了,等到六点多便起来了,先清理了一下“内存”,然后又做了点热身活动,开始收拾装备,等到七点多就开始等着吃饭和出发了。
       出发就是一个山顶小漫坡爬升(150米左右),热身很快,山顶背坡有雪,还挺厚,不好下,旁边有突出山梁,虽也有雪,但不多,可以走,还有清晰马道。我们就沿梁顺道往下走,这是一个2公里左右落差较大和坡度较陡的大速降(600多米),可以下到腿软膝抖,中间还有一段没路,只能自由发挥,慢点就行。
       下山,过河,沿河岸有十分好走的马道,顺马道两公里半的回绕又是一个一百多米的鞍部小爬升,并非对面山坡上看到的那个鞍,那是往外走时经过的一个鞍,要爬的鞍被挡着看不到,没有多高,但爬的挺累,感觉还挺高。个人认为这个鞍不但是个关键的切点,还是一个很漂亮的风景观赏点,视野开阔,对面山势尽收眼底。
       欣赏完风景,再从鞍部一个反转百米小爬升,就又是一个三公里多先陡后缓的700余米下降,就进入了比较宽阔的河道。河道宽阔却并不好走,留存积雪较多,水量较大,流速较急,三公里半河道,过河六次,拉保险绳两次半(半次是没成功后踩枯树过),大部分穿涉水鞋走,速度慢,过河也花费时间较多。在离开河道处有牧民点,有牧民,领队向其咨询了有关路况,又向牧民讨喝了些热咸菜,吃了点包尔萨克,大家体能得到有效补充;临走时“传奇”又买了五十元钱的包尔萨克和酥油,算作食物补给(次日午餐,酥油因天热融化)。
55.jpg

56.jpg


68.jpg

http://www.tai2.cn也迷里论坛-欢迎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2

主题

518

帖子

566

积分

等级:5级

Rank: 6Rank: 6Rank: 6

 楼主| 发表于 2018-6-25 08:5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天,晴,8:00-18:30,共用时10小时,日行程17公里左右,总行程52公里左右。海拔:1500-1973-22732250-1345
       当日行程:一上,一下,一过河。
       每天出发就爬坡已经像例行公事一般,已经有所习惯,一二百米的基本没什么感觉了,今天的不错,700多米,马道并非直线,是Z或S形的,但热身还是绰绰有余。爬到山顶“鞍部”转向的时候,我们停了下来,有阳光,坡度较缓,裸露地面较干,抓紧时间晒装备;昨晚宿营地很潮,虽然没下雨,外帐却都是湿的,我晚上没怎么睡,可以感觉到一股明显的潮意。
75.jpg
       晒装备的空当,领队爬到左边较高的山顶转了一圈,发现有手机信号,赶紧给大家说了,除我外三个人都打电话报了平安,我手机还是飞行模式,懒得打,既然大家都平安,我当然也不例外,还开着GPS和轨迹记录,很费电的,能省则省吧。老驴拿着领队的手机竟然和老婆聊起天,旁边的等着的领队着急了,哥,有事说事,没事别吹牛逼浪费电啦,电量可主贵着呢!嗯,老驴的手机硬是玩没电了,早已关机多时。
       虽然上了山顶,有高速公路一样的马道,但蜿蜒起伏,在山顶不停地下坡和上坡,走起来一点也没轻松的感觉。晒装备的时候碰到一个放羊的牧民,领队询问前面的路况,说有有牧道很好走,就是有个“鬼门关”牛羊马不好走,人还可以,过了好几处比较“险要”乱石道,都以为是“鬼门关”,直到最后下山时经过一处较窄的石道,觉得那才是最有可能的“鬼门关”。下山相对还是比较顺利,山顶的马道已经变成牧道,相当清晰,视野也很开阔,没走错路,很顺利地就切到了“巴尔鲁克山(塔斯特)环线”上山路段。
76-4.JPG
       不停地上坡下坡走的人腿软脚疼,下山过了河,领队感觉大家状态不是很好,决定在河边提前扎营,以作休整。本以为又要到天黑才扎营,路上小休息时,抓紧时间把被树枝挂烂的背包套缝了,结果出乎意料提前扎营,那也不能闲着,先把开线的裤子缝了,又把穿了好几天的内衣裤和袜子洗了,一股浓厚的馊味,自己都快受不了了,没有洗衣粉,只在水里揉搓了几下,感觉上也要好一点。状态方面,除了脚掌磨的有些疼,别的都好,没有太过疲劳的感觉,明天就接入传统穿越线,两天可能走不完,不知体能能不能跟上,食物方面主食好像有点短缺。
       晚饭一下变得简单,四人一锅汤,一锅炒菜用的肉块和皮芽子煮的菜汤,说不了谁多谁少,完全吃饱可能有点困难,只能是不至于完全饿着和适当补充体能。资源紧张,领队怎么安排都行,我没意意见,我先倒了些菜汤,从包里拿了块馕又掰成小块泡上,三下五除二就下肚了,这便是一天的晚饭了。晚上要补充的开水,也有气烧改为烧柴禾,老驴在河边用石头垒了个简易炉子,水烧开了,锅也熏的不成样了,开水里还有一股重重的熏烤味,不过我介意,开水怎么也要比喝生水好,好在一路泉水不断,也算是别有滋味。
79.jpg

http://www.tai2.cn也迷里论坛-欢迎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2

主题

518

帖子

566

积分

等级:5级

Rank: 6Rank: 6Rank: 6

 楼主| 发表于 2018-6-26 09:31 | 显示全部楼层
无标题.jpg

第六天、第七天内容均有此提示,第八天懒得再发,仅发图片以简示,如有关注,见谅。


81.jpg



88+.jpg



96+.jpg



104.jpg



110-2.JPG



119.jpg



118.jpg


http://www.tai2.cn也迷里论坛-欢迎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2

主题

518

帖子

566

积分

等级:5级

Rank: 6Rank: 6Rank: 6

 楼主| 发表于 2018-7-6 23:32 | 显示全部楼层
酝酿7徒事多磨
       又静中思动,走完“大线”要好好休息一段时间的想法,很快被将近一个月的休息推翻。
       最近又听驴友说,今年一起走冬狼C的一个内地女驴友,走完冬狼C后,几乎每个月都在走,没闲着,不是狼塔C+V、就是夏特、要么乌孙、连鰲太也没放过,大有一年内走遍“大线”之势,听了,让人着实有些自卑,无论是体能还是money,给人都是一种很强悍的姿态和感觉,唉,比不了,也不能比!
       也许是受了些许刺激,觉得再这么休息下去,就是一种自甘的堕落和退步,不行,得走,哪怕小山小线,无所谓,走就行,对于我这种自卑的心理也是一种无比的安慰。
       (1)又在想“四区”的事了,已经过了计划的时段,在考虑是不是要放到明年。虽然现在走可能更容易,天气不冷,有牧民,雨水较少,河水小,但总有点提不起精神,有错过了花季的原因,也有已经走了一条百公里线路原因。
       最近几天都在想“四区”这个问题,也像个心事一样有点纠缠,而且我已经开始想下个月该到哪走走,想去探新设计的“阔克萨依心形线”,可又点有长,三十六公里左右,重装一天感觉很有难度(轻装不想考虑),水磨沟小环线五月份已经走过,大环线?要不要加上一段新设计的线路呐。
       再说吧,还没到七月,要走也想放到中旬左右,虽然感觉身体和体能已经恢复正常,但还是想再多休息几天,让走的状态更好一些。最近有关户外活动的消息不少,有徒步斋桑古道的,有徒步孟布拉克小穿越的,有骑摩托上孟布拉克的,还有要骑摩托去西藏的,还有要一日酷跑传统巴山穿越线的,还有要自驾“塔斯特”的,除了与徒步有关其它我基本不关心,无关,也不想,只想做一个纯的或专一的徒步爱好者,趁着还有劲和精神,好好珍惜,努力走路。
       (2)背包已经装好一个多星期,出行的计划也确定,ABC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各种选,却由于各种原因,计划已经推迟了两次,眼瞅着气温从三十度飙升到三十六度,有点不想冒酷暑而行。
      心中的“酷暑”也在飙升,可能很快就会变成一种烧脑子的欲望,我可以抵抗,但我却想放弃,让这种欲望变成策马奔腾的脚步。
       脚想动,心也未闲,忽然有了下半年的计划,七月中旬水磨沟大环,八月中旬野果林环线,“十•一”四区穿越探线,九月暂闲,要参户外俱乐部组织的活动,看来还得提前和我预约,哎呀呀,是不是有点太过膨胀了,嘿嘿,权当井底自恋吧!
       关于“四区”,最想走的季节是春季,最不好走的也是春季,且已错过,那就只有秋季的金黄值得一看。虽然事事不能完美,但也要力求好线配好景,否则,岂不会大煞心情,没有好的风景,那会有好心情,心情好,再累,走的也是一种舒服,看的更是一种过瘾,那才对得起一双苦行的脚,一副求解的心。
       (3)前几天,我从8264往论坛转了篇资讯帖——《UL是不可能UL的,这辈子都不可能UL。传统重装末路了吗?》,昨个好友又从QQ给我转了篇8264一个有关轻量化的攻略帖——《难以模仿的 我的狼塔C+V UL超轻装备》。
       论坛转帖,内容只是大概看了看,主要是冲着标题转的,相对于内容,我更欣赏这个标题,值得探讨和思考。
        QQ转帖,也大概看了几眼,第一感觉就是“道不同不相为谋”,用帖主的话来说,大概就是:
       “本贴有些观点与主流观念相异,请各路大神绕路,不喜勿拍。
        (既然如此,那就萝卜青菜各有所好吧
       看惯了各种晒装备贴,有种炫富堆砌的感觉,本帖的装备给你一种不同的风气。
       (其实说白也不过还是一种炫而已
       楼主风格惜字如金,不重要的一概不表。
       (字如其人,如其行,皆尽“轻量化”。)”
       我的转帖,是希望可以有更多的驴友坚守“传统重装”,友人QQ转帖,唉,我想大概是想以此探讨和劝我放弃坚持“重装”的固执观念。
       一直以为户外“UL”(ultralight),也就是所谓的轻量化,离自己很远,与自己无关,别人尽可去追求和享受他的“轻量化”,我也尽可追求和享受自己的“重装”。但“轻量化”似乎正朝着一种趋势的方向发展,很多人正在接受和被潜移默化,身在户外,又怎么可能完全的置身事外,因为根本就没有完全一个人的户外。
       关于“轻量化”,在此不想作过多的探讨,只是认为,适当的轻量化没有什么不可以,而若单纯或片面追求轻量化,则或有违户外运动之初衷和舍本逐末。我视“徒步”为一种运动,也喜欢带一点“虐”的味道,倘若只是一味追求所谓的“轻量化”,我的挑战又从何而来,我的超越又从何而来,我的那种累到极致便是美的享受又从何而来。
       总得来说,我不想选择“轻量化”,因为我随时可以选择“轻量化”。

http://www.tai2.cn也迷里论坛-欢迎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亚心论坛 ( 新ICP备09005267号 )

GMT+8, 2018-10-20 13:00 , Processed in 0.103015 second(s), 3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