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心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index_today!
!index_yesterday!
!index_posts!
!index_members!
搜索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em-野鹰

随笔畅想徒步•手记(II)

[复制链接]

82

主题

518

帖子

566

积分

等级:5级

Rank: 6Rank: 6Rank: 6

 楼主| 发表于 2018-8-9 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巴山克环”变线之旅

2.JPG

       两天的环线竟然走的大腿疼,我有点想不通,“克环”已经走过两次,以其难度和我现在的状态都没理由走成这样,但真的腿疼。
       腿疼归腿疼,“作业”还是要写,到底什么样的环线这么历害。
       (这个“历害”,只是一个纯粹的用词而已,有点戏谑的成份,并非脱离实际的夸大和炫耀。)
       先说说此行的队友吧,计划十二人,在托里县会合时,克拉玛依三个驴友只来了两个,托里有两个驴友参加,“十四”和“红绿灯”,但因工作原因“十四”也临时取消,最后实际人数十人。
      十人当中认识七个,这么多熟悉的驴友,心里少了一份陌生感和拘谨,所以不管走成什么样,都可以确定是一次不错的出行。
“音乐迷墙”,克市驴友,认识不多的克市驴友中的一个,一起走过多次,我的首徒里就有他,我们对徒步似乎都有点狂热的成份,但他比我历害;“沙枣树”、“浪子”、“海鱼”,都是十年以上的老驴,也是目前伟人山户外比较活跃的核心成员,“鼻祖”级人物(还没挂在墙上),如果在塔城地区(至少北四县)没有与他们一起徒过步,那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所以我感到非常幸运;“天涯浪子”,第三次同行,话少,热心,有“收队”的倾向(因称呼上与“浪子”有冲突,大家决定以后改称“天涯”,以下如是);“小胖子”,第二次同行,还不太了解,有待继续,但能继续,想必也有投缘的成份;“酒瓶”,第二次同行,放在最后有点“压阵”的想法,能力很强,不仅仅是指能走哦,看名子也能有点联想吧,一句话,别骚情!
       人说完了,那就开走吧。
3+.JPG
       【D1】出发的地点和开头的一段小爬升没什么变化,还是一上来就出汗,走过“克环”的驴友一定还记得那个小山坳和那个上扬的小山沟吧,没错,就是那。
       出了沟还没到顶,一个小绕,继续往上爬,算是到了半顶,坡度缓了不少。等我们爬到顶的时候,领队“沙枣树”已经下到侧面的半山腰了,我有点纳闷,原线不是这么走的呀,应该是沿着山顶继续向前,下个高台,穿过平顶,最后一个大下坡,没从侧面走过。我想按原线的方向走,但“浪子”坚决反对,不同意分开走,要跟着领队,领队怎么走就怎么走,我想想,他说的没错,于是我们就从侧面跟着下山。
       出发时已经一点半,起始的山坡还没爬到顶,走了不到一公里,就在休息等“天涯”的小半坡上吃了。“浪子”带了十八煮鸡蛋,有点类似茶叶蛋,人人有份,味道不错,一人两个不够,我吃了三个。
       就这么刚开始一上一下出了三个小故事:
       故事一:首推非“天涯”莫属,头天喝多了,不但误了点,而且出发不久便有“歇菜”的迹向,喊着走不了,让把背包里的菜拿出来分了,要回去等我们。我正好在他前面,距离大概五十米左右,我懒的往下回这五十米,也累人呢,喊着让他爬上来替他拿,结果等了半天也没爬上来;再往上十几米便是个略缓的小坳,大家都在哪里休息和等待,我索性爬上去把包卸下,又下去替他拿菜。只见“天涯”脸色不佳,说话有气无力,从包里拿出一大袋菜和一袋菜果,至少五公斤左右吧,我看着心里犯嘀咕,都走求不动,还拿那么多菜;我对“天涯”说,菜和苹果可以替他拿上去,但走不走,我做不了主,先原地休息和等着,我上去给领队说一下再说。我上去把情况给“枣树”说了,大家都不同意“天涯”不走的想法,小胖子下去帮着把“天涯”的背包背了上来(好像是他,当时没太注意),“天涯”盛情难却,只得跟了上来,休息了一会,又吃了点东西,在大家各种劝说和鼓励下,只好继续跟着走。
       拿上来的菜和苹果大家又重新分配,我没敢全拿,怕背不动,只拿了一袋辣子和茄子,还有一袋苹果,大概两公斤左右,苹果有八九个,个不太大,当即被我“卖”出去三四个;出门时背包称重二十二公斤左右,出发时又加了两罐菜和两小瓶矿泉水,再加上重新分配的菜,负重可能到了二十五六公斤,虽然这不是我的极限,但也相差无多,除非情况特殊,否则再不想增加重量,还要尽量预留一点体能空间,以保证最后的圆满。
       故事二:快下到山底的时候我突然一个侧滑滑倒了,没受伤,也没什么危险,却有点尴尬,踩在一泡比较新鲜的牛粪上了,当时也不知道眼睛看哪去了,脑子想啥呢。滑到也没什么,只是背包套上沾了一些粪粪,没看到想想都觉得恶心,别说跟在后面的人了,我赶快停下卸包找纸擦掉,又不禁心生内疚,这些擦过的纸看来是不能带走了,一上来就弄点垃圾扔在山里真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请原谅。
       故事三:本来已经被拉在最后,没想到前面还有个走的慢的——“红绿灯”,很快,我便把倒数第一的位置爽快地让给他了。“海鱼”逗他说是不是绿灯没亮红灯亮了,“红绿灯”则一脸的郁闷,原来是新鞋有点不合脚,下山顶脚。我很同情他,却爱莫能助,新买的户外鞋如果不提前磨合一下,很容易磨脚,如果碰到尺码小的(一般要大两码),那就更受罪了。
       故事说完,继续走路。记得下了头个大坡,前面正对着条沟,沿着沟直直走就行了,后面再走几个腰线,翻过一个垭口似的山梁,便是“松树沟”了,下去就是“小刀”一“举”成名的拴马桩,过了这道“景点”,沿着一条小溪,穿过松林,再往前走两三公里便是宿营地。
       跟着“枣树”一气埋头狠走,没感觉出什么异样,也是一个山谷,也有一条路,只是休息时候,才发现看不出是哪儿,没有走过的记忆。
       “枣树”说他变线了,在前面有个路口要拐的地方没拐,我并不怎么明白,只是恍然为什么没有走过的印象。等再继续往前走,翻上一个小山梁,又绕又下又上,又下到一个更陌生的山沟里时,我才确切地感觉到,真的变线了。我努力盯着“枣树”的身影,怎么走就怎么跟,对于捷径或绕线不看也不想,哪怕是个深沟和草丛,只要他从那里走过,就是不二之选,不需要想太多,跟着走就行;“枣树”腿长,体质也好,随便一走就跟跑的一样,想跟上他不容易,山里不像平路上,一不留神就看不到了,对我来说能看到他的影子已经很不错了。
       心里实在没底了,这到底是在哪?坐在一个陌生的山沟里休息时,我终于忍不住打开手机看地图、看轨迹、看位置,哦哦,原来如此,原来在这。
       沿着休息的沟直直往前走,上升不大,却觉得挺累,有点迈不动脚,这才走了多久,就这样,我对自己的状态很怀疑。等爬上横在沟头的山梁,眼前,下面,横着的是一个深且宽阔的山谷,说深也并不深,百十来米吧,主要是我们所在位置的坡度有点陡,又处于山顶部位。
10.JPG
       面对山谷,我们的左侧,是山谷上扬的顶头,横着一条漂亮的腰线,飞舞在群山之间,谷底有小溪,小溪旁有马道,上升平缓,直通腰线,往下俯瞰清晰可见;面对腰线,我们的左侧也有条马道通向略高一点的山顶,但看不清山顶的另一边是什么样,不知道好不好下。怎么走,走山顶的马道,还是下到山谷走小溪旁的马道,二选一,最后“枣树”选了后者。
       下行路线虽然避开了灌木和陡峭的地方,坡度还是有点徒,主要以草丛为主,没有明显的路,有些旧马道的痕迹,也看不很清楚,整个下降过程略有小惊。“酒瓶”摔倒一次(可能跟的快了没踩稳),手杖起了作用,略作下滑,前侧下方带路的“枣树”也反身作保护。“红绿灯”走在最后一个,下到接近谷底缓坡时腿忽然抽筋,休息了好一会才好点;当时我正坐在小溪对面的马道上,一来等他,二来喝点水吃点东西,感觉有点饿了,没劲,啃了块馕,又吃了个“士力架”,太甜,又多喝了好几口水。
       终于爬到腰线上了,感觉真好,没走过环线的几个老问我离“松树沟”还有多远,离营地还有多远,其实真的也没多远了,我指了指对面一个山梁似鞍部的地方,到哪就到了,直线距离大概一公里多,只是中间还隔着两个大深沟。
       腰线的美感还没来得及充分欣赏,天色渐变,乌云突起,这时的队伍分成了三拨,前面一拨“迷墙”和“小斯”跟着“枣树”跑的没影了,中间一拨我和“浪子”、“海鱼”、“酒瓶”,上了腰线,走走停停,后面一拨“天涯”、“小胖子”和“红绿灯”,老不见上来。等我们一拨走到“松树沟”的“垭口”时,前后两拨都看不到,我打算在“垭口”等,让他们三个先下,忽然天空一个响雷,把我吓了一跳,快要下雨了,我想到低一点的一个山梁上去等后面的人,在那个位置可以看到垭口上的人,如果后一拨上来正好可以看到,另外雨下大了也好下一些。下山时我们这一拨四人又分成了两小组,我和“海鱼”一组,走传统下山线路(即拴马桩线),“浪子”和“酒瓶”一组,顺牧道往前从另个看上去缓一点的侧沟下山。
       谢天谢地,终于看到人了,还没到预定的山梁,“天涯”就出现在“垭口”,我喊了一嗓子,告诉他我们的位置,问他还有两个人呢,“天涯”向后指了指,没听清说什么,不过已经放心,看到人问题就不大了。其实最后就我和“海鱼”走了传统下山线,其他人包括“天涯”他们,都没有从这边走,从另一边的侧沟下的山。
       雷声不断,天色越来越暗,空气中的雨味也越来越浓,我穿的短袖,裸露的胳膊已经可以感觉细微的雨滴。下到谷底,过了“拴马桩”,便与“迷墙”、“小斯”、“浪子”、“酒瓶”会合,没见“枣树”,没走过远就是以前的老营地位置,我并不知道,“海鱼”说是老早以前的,那阵我还没参加户外。距“新营地”还有两公里半左右,已经没时间再往前走,“迷墙”往前又走了一段,没有更好的营地位置,到了“木屋”位置,除了老营地,再没更好的地方可选。我们还在犹豫和徘徊,老天不犹豫了,开始下雨,再不扎营就要挨淋,“天涯”、“小胖子”、“红绿灯”这时也到了,唯独不见“枣树”,我拿出“求生哨”使劲吹了几下,希望他可以听到,赶快回来。
       雨开始下起,虽然还是小雨的程度,已经凉意来袭,冷意渐多。我把背包反扣在地上,有包套护着暂时不碍事,先帮“海鱼”和“酒瓶”支帐篷,三人六手,还是比较快的,内帐一撑好就快了,外帐套上再用地钉固定就差不多了,避雨已经是没问题了。大家都在忙着支帐,互相帮忙,“海鱼”的帐篷支好,“酒瓶”又帮我支,“海鱼”又去帮“小斯”支,雨下大前,大家的帐篷基本支好了。这时,“枣树”也回来了,找人去了,等也等不上,找也找不到。我吹的“求生哨”根本没听到,看来在山里迷路或遇到危险,指望这玩意救命也不是很靠谱的事。
       帐篷支好,雨没停的意思,但饭还得吃,于是“枣树”和“海鱼”主厨,其他人打下手,有洗菜的,有挡雨的,有拿东西的,冒雨备饭,洗好、切好,都准备好,用雨布盖上,都回帐休息,等雨停了再开火做饭

http://www.tai2.cn也迷里论坛-欢迎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2

主题

518

帖子

566

积分

等级:5级

Rank: 6Rank: 6Rank: 6

 楼主| 发表于 2018-8-9 17:18 | 显示全部楼层
21.JPG



23.JPG


29.JPG


QQ图片20180809171257.png


http://www.tai2.cn也迷里论坛-欢迎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亚心论坛 ( 新ICP备09005267号 )

GMT+8, 2018-10-21 20:33 , Processed in 0.096233 second(s), 3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